前一段时间同学聚会,偶遇高中一位女同学H。
如果不是眉目之间的一点依稀的轮廓,我几乎无法敢承认她就是记忆中的她,时光荏苒,于大部分的人是杀猪刀,于她却是雕刻刀,在绝大部分同学女的粉褪花残,男的油腻光头的不惑之年,她竟清秀苗条,皮肤白皙细腻,打扮得更是优雅得体,谈吐也落落大方。
破茧成蝶的蜕变,让人惊讶!
好多年的同学聚会她都没来参加。按照以往的惯例,男同学们对席上的美女同学总是缺不了殷勤,但是对她,男同学位更多的是打量,深思,然后……
喝酒——
我不知道他们心里是怎么想的,或许有些自卑,或许有份悔疚与不安,
但我知道H高中三年过得很痛苦,那种痛苦是隐忍的、沉默的、是欲言又止然后再绝望失语的。
H其实长得不丑,就是有点胖,那点胖也不过分,但与圆圆的鼻子和嘴巴配在一起,一乍眼看上去,显得笨拙。
也是因为微胖的身材,动作比别人缓慢些。
成绩不错,一直在中上。
但性格木讷的她一直很内向,不爱与同学交往。
也不知道什么原因,班里的男同学像突然结成了联盟一样,他们集体地疏远她,孤立她,还给她起了个很难听的绰号——疯婆子。
单单是这样,对H的影响应该不大。但不知为何,事情越来越恶化,H好像变成了一个瘟疫源,他们如果正在聊天,看见H走进教室,会立即停止交谈,然后用眼神互相示意,接着捂着嘴小声偷笑。H拿了些东西后走出教室,男生们不约而同放声大笑。
“疯婆子看了你一眼,她喜欢你!”
“乱说,她喜欢你!”
“如果她喜欢我,我立马跳楼死!”
“我也是,我宁肯跳楼死!”
……
我不知道H是否知道在她背后发生的这些事情,只觉得她变得更沉默,脸色更阴沉,行动更缓慢、笨拙。
某一天,老师让某位男同学发试卷,发到了H的卷子,H刚好不在,该男生作惊吓状,对其他男生作了个鬼脸,男生们起哄:你要倒霉了,碰到了疯婆子的试卷。发卷子的男生马上像碰到了瘟疫般,迫不及待地把试卷扔出去,没想到试卷却轻飘飘地,飞到了刚刚走进教室的H脚边。
毫无疑问,H目睹了这一幕,她脸色惨白,大家也被她的神情吓到了,静止片刻,她弯下腰捡起试卷,慢慢地走回座位,然后趴在桌上。肩膀起伏不停,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令人窒息的死寂感染到全场的每一个人。
很多年后,新闻媒体给了这种感觉一个名字——霸凌。
最近一位女孩S的新闻刷新的网络。
S长得清秀可人,却因为一句戏言遭受校园霸凌许多年。她说的每句话,做的每件事,都会以扭曲的方式在同学间,在网络留言板,在校园群里不断流传,恶毒的语言,恶意的目光,像一条条毒蛇纠缠着她。
一年,两年,足足十年。
她在网上获得了“神女”的称号,她的一举一动都会被推向舆论的风头。
一个又一个看官加入了霸凌者的行列,有的认识她,有的不认识她,他们也说不出做这些事的理由,却又一次又一次地扩大自己对她的伤害。
女孩描述,由于网络恶意的不断扩散,她身边变得没有朋友,最过分的一次,是一位女孩假意对她友好,已经久被友谊抛弃的她迫不及待地付出真心,她和这位女孩逛街,请她吃东西,玩耍。
没想到几天后,发现那位女孩竟在网上发布了两人一起游玩的视频,女孩还嘲笑S:太愚蠢了,她还竟把我当知心朋友。
受尽创伤的S不敢再相信任何人,不敢交朋友,不敢谈恋爱,甚至不敢出门,她对这个世间充满了怀疑,她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事,需要受到这般惩罚。
当事情发展到她只要上街,她被迫远走他乡,改名换姓,才过上了平静的生活。
许多年后,S猛然醒悟,自己并没有错,有错的是那些恶意利用网络霸凌,伤害无辜的人。她决定拿起法律武器,为自己争取权益。把当年的始作俑者送上法庭。
那位男生工作多年,谈到这事,他显得很诧异:我没想那么多,刚开始只想着玩玩而已,后来就觉得像个游戏,能召集到越多的人参与,就感到越开心。
世间有两种东西不能直视,一是太阳,一是人心。
人心,你说复杂它很复杂,可以炮制各种谎言,夸大各种事实,编造各种骗局。你说简单它很简单,只是玩玩而已。他的玩玩而已,毁的是一个人的前途与人生。
在学校里,在单位里,常常会遇到这样的人,他们不善言辞,不喜欢参加集体活动,喜欢独来独往,甚至会有一点缺陷,或比较胖,或长得没那么顺眼。
某一天,他(她)就成了众矢之的,成了大家的话题中心,他(她)无意的一个动作,一个行为,一个表情,都能让引起大家的关注,然后私底下讨论,网上热烈交流。大家碰到他(她)时,彼此交换个都能意会的眼神,私下窃笑。
没有人觉得这些行为有什么问题,只是一个无聊的消遣而已。没有人试着换位思考一下,如果你是他(她),你会有什么感觉。
被一群人当成异类,痛苦吗?
天天被一群人私底下嘲笑,痛苦吗?
时刻被关注,时刻被议论,时刻被讽刺,痛苦吗?
在这些痛苦背后,参与霸凌的人有没有想过一个最根本的问题,他(她)到底做错了什么事,要受到这样的惩罚。
我不知道H是如何破茧重生的,她不再提起往事,也许是遇到了善意的人,也许是遇到了善意的集体。
感觉最有可能的是,霸凌的行为让她痛苦的同时,也让她产生抗争的意志,她努力地,将自己从一只丑小鸭打造变成一只白天鹅。
但不是谁都有这样的毅力和运气,可以绝处逢生的。
对于恶意就没有任何的惩罚吗?
S遭到10年霸凌的案子,始作俑者被判入狱五年,目前申请二审,等待期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