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湖城(6手)


1.
如茵的草地画出
床的曲线,男人拒绝
躺在上面,女子的长袍掀到胸部
决策者碰到了碗


但我们无法在呼啸的列车上想象
她的身体,是油灰抹出来的
乳制品,被时光之箭
射伤。此前我们一直幻想
在深深的河水下面,她沉重的关门声
起自黑色的软泥的河床
但是老天,并非如此


一个奇怪的家伙,谈狗
的灵魂明天会化成谁。明天,青铜
那是我们记忆的第一道闸门。你可以回忆
女人的每一处石头
的棱角在船身剐蹭的全过程


日日夜夜,每一道拦河大坝下
前来复仇的清脆的马蹄声
像一条新闻色眯眯地盯着街上的女人
我们宁愿给她一杯
破晓的肥皂水,如果她的自画像
在出发的路上
鼻子朝天浮着


2.
桌子上乱七八糟地堆满
铸铁的,硬质石灰岩所造就的
法官吸剩的烟头。
夜晚的赌场放贷人,他脑袋的电脑
是中国制造的
像爽口的、合法的
你脸上的楔形文字


总有一天,她朋友的三个梦
只是为了寻求解释
为什么当冰,取代了冰
恋爱中的情侣传出痛哭声,如果岛的南部的耳环
代替了她的黑眼圈,讲究进食的鼓
等待恢复原形


法老们,在湖边挖掘
他们的身体日渐凸出并插进
咆哮的河道,但你不会听见
他们天鹅的叫声


多大程度的虚构,如果长途电话里的女人
她冬季的衣服是制作
一座桥的材料,供应商的改良版本


或许可以假定
那些暗流和浅滩
假设,湖水很凉,她的肩胛骨
夜里,锤子敲打声响个不停


女人说,我父亲的脑袋
是耶稣基督手里的一颗水晶球,像蜻蜓
那样任意变绿,像沉默的墙
一言不发


3.
游向黄昏的女人,体内的引擎
轰鸣,并带动一根大烟囱冒出黑烟
但一股霉味
使鸟的飞行姿态有点僵硬


她爬上地图的最高点,指着一块石头
发誓,玩偶的星期五
是块状雾
而她的嗓子眼
是地图抠出的一个洞


我们尾随的那些船
带给我们它全部的失忆症,她渴望的
一长串的梦


在不远的地方,每天都有一张嘴
啃食她植物的根茎。但这里的水
跌落,又从夜晚的深处翻涌上来
女人的胸
抬升到了一定高度


因为,一只椰子
为他们提供奶,一只蝙蝠
吸他们的血


4.
你精力旺盛的屁股
总有一天
像皇袍那么扁


总有一天,你退潮时
东游游,西逛逛
再现那把拂尘掸子的一幕。


没有舞女
在你遗骨安放的晚上
摆动你腿的田野的一把铲子
一边嘀咕,一边摇头


超过夜晚的阴影,但是怀有
同样的希冀。也许,最初的夜晚,芒果树
一种遥远的悲伤
相爱的盘子离去后
我用烧红的石头
喂给你吃


5.
他们生活在大海里。在空气中
田野更青翠
田野多么古老,在盐碱地
空向鹟鸟哀嚎


但是,很大的贝壳
刻着他们的名字
他们全部的秘密,当秋天的家庭被连根拔起
波浪的丑陋的玩笑
你若割舍不断,它只有死


农民们,在河边将船舱装满,象征一种勤勉的产业
在笑声中
牟利数十年
而你,抚摸一个姑娘,我在旁边
抚摸你,像抚摸一只鸽子。


但是,一个人,我们谈论他,十年、二十年,我们谈论一个人
我们谈论他曾经的
复发的痉挛。为什么,她在哭泣
留下一些绿色地区
安放她的屁股


另一些思念之情,拉手的宽容的微笑,对一幅画的
黄昏的狡猾的评论
当我们私人物品的梦境
搭乘飞机旅行


6.
一张老唱片。
法官专吃早起的鸟
她在胎盘中
像正午的海市蜃楼
那样颤抖


一星期或更长时间
直到她恢复原形。顽皮的姑娘
用她母鹿的粉红色的舌头制造一把刷子
但她上锁的姓氏
被剪短了羽毛。女人的叫喊声
轻雾的一种方式


那些爬墙植物
闭上眼睛,在半月形的容器里
蘸着夜晚的胆汁吃


爱她的人,像山坡上的一座墓
她裸奔的男友,我们如何
让他静止
回到洒满月光的屋子,她塑料瓶的山峰
是我曾吃过的美味


我不能同意也不能
躺在床的花园里,我的脸
开始生锈。鸟叫声此起彼伏。指南针
指出
一座岛
在那里,她的秘密,空旷的日子,没有或者
只是对她部分的猜想
而我们整个的世界,我们整个生命
那来自远方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