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江边,我提议拍照,辉应许。


两人都陌生于如何操作,打开美篇中的摄影作品,边学边拍,这对于辉和我都是第一次。器材是普通的华为手机,三个多小时后,我们终于在黄昏的曦光倩影中,得到少许自己满意的作品。


不专业,但专注,在心被专注清洗得越来越洁净之时,突然有种温柔落泪的感觉,尘心惊鸿,万物静怡美好。

尘心

不用提醒我的渺弱 小草旁森然的树木 不用提醒我的渺弱 羚羊面前的雄狮 不用提醒我的渺弱 我已知晓 不因你好言的规劝 实物的对比,价值的裁定 而是来自头顶的苍天 身处的长江 他们什么都不说 只是慈爱的包容 那容纳让我深知 我的渺弱

惊鸿

鸟啼断枝 菜蝶慵懒 风转落桂 时起时止 翁抱孙戏 笑声莞尔 零散观察 这立体的世界 富裕到令观者 目不暇接,还有 风夹携远方的青草 就近的合欢香袭来 才扑过脸庞又戏弄发梢 某种旋律巨大隐蔽 那旋律是他的心跳 散播气味,声响,冷热 万物是他的内在 虚静,富饶永恒的神秘 寻觅中 轻试着和声起舞 如鱼得水而又忘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