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若安好 便是我愿

(原创) 夕照峰影

图 百度图片

立夏前后,楼下凉衣绳上,两只燕子在喃喃私语,卿卿我我。它们一会在楼檐口上下翻飞,一会在凉衣绳上交头接耳,嘀嘀咕咕。它们是在谈情说爱,抑或是规划未来,或者二者兼而有之。

热恋很浪漫,现实很骨感。两小情侣现在头等之事即先得有个能遮风避雨的家。

果然,第二天刚蒙蒙亮,就听窗前楼下吱吱喳喳。两只燕子已开始筑巢,它们胸前羽毛不知是汗水甚或露水打湿,一缕一缕沾在一起,象姑娘们围的那种犬齿披肩,令人顿生怜悯敬佩之情。

晨练归来,我到楼檐口看看小情侣婚房进度。进度很快,但选址错误。原来它们将基础筑在一块已开裂的涂料板上。那是楼上阳台转角处,防水不到位,遇大雨时有渗水,因此楼板下面有水渍,久之涂层龟裂。

偏偏这俩少不更事的小情侣,被热恋搞晕了头,将爱巢基础筑在此处,随着重量增加,涂料板落下是随时随地的事。

看着小俩口忙碌的穿梭着,不忍心它们作此无用功,将辛勤劳作毁于一旦。纠错要趁早,防患于未然。于是我拿根竹竿将裂开涂料板捣下。

两只燕子飞回一看,顾不上喙上衔的泥,喳喳大叫,一边绕着我飞。我虽不知道它们脸上表情,但从它们叫的声音中听出愤怒,从它们扑翅的动作中感觉到怨恨。

我象一个做错事的小孩,带着几分委屈,几分内疚,立刻狼狈地钻进了屋。

我从楼上窗口窥探,这对小情侣在凉衣绳上不停的吱咕,声音一会高一会低。一会又飞到檐口转一圈,好象还时不时朝窗口前站着的我愤怒地瞅上一眼。

我知道它们在骂我呢,咒我呢,在编排着我呢。

唉,闲事不能管,管闲事惹闲事。对,好心没好报,爷才不问你们的破事呢。

嘴说不关我事,可晚上回来还是忍不住朝楼檐口瞄上一眼。谁知这两傻子还在那水渍处重砌炉灶。还偏偏就以水渍线为砌墙线,经过一天艰辛,一个椭圆墙已初见成型。

这闲事管好还是不管好?这一夜我很纠结。

虽说现在未下雨,这小俩口筑好巢住上段时间没问题,问题是一旦有了小燕宝宝,偏偏遇上了一场大雨,泥巢被水一浸,倾刻间土崩瓦解,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世上死人事常有之,我心安然。但我如遇到将死之人而不施之援手,我心不能安然!

第二天早,我又拿起竹竿,心里默默的说,对不起,小燕子,你俩如懂中国话我则说给你们听,如识得中文字我就写给你们看,写诗也行。为了你俩幸福,为了你们家庭幸福,我只有做你们认为我的匪夷所思之举。

念祷毕,在俩燕子的哀嘤中我举起了竹竿。

往常每天天刚亮,凉衣绳上燕声呢喃,如诉如歌,我躺在床上倾听一会后才起身,是一种别样享受。现在销声匿迹,两燕子带着无限的怨恨离我而去,不觉心里有丝莫名的失落感。

燕子,我知你们怨我恨我。但性格使然,怨也好恨也罢,我心坦然!

燕子, 你们再砌新家,但愿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如犯,但愿能遇到也象我这样的人!

你若安好,我心所愿!


2019 05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