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世间之树,没有那种树比得上菩提树神圣。说到菩提树,就不能扯开其与佛教的联系,在印度、斯里兰卡、缅甸以及国内各地的丛林寺庙中,普遍栽植菩提树,它在《梵书》中称为“觉树”,被虔诚的佛教徒视为圣树,万分敬仰。传说佛祖释迦牟尼是在菩提树下修成正果的。

      “菩提”一词为古印度语(即梵文)Bodhi的音译,意思是觉悟、智慧,用以指人如梦初醒,豁然开朗,顿悟真理,达到超凡脱俗的境界。佛祖既然是在此树下"成道",此树便被称为菩提树。

       传说在2000多年前,佛祖释迦牟尼是在菩提树下修成正果的,在印度,无论是印度教、佛教还是耆那教都将菩提树视为"神圣之树"。政府更是对菩提树实施"国宝级"的保护。

       在印度,每个佛教寺庙都要求至少种植一棵菩提树。印度非常讲究菩提树的“血脉”,并以当年佛祖顿悟时的圣菩提树直系后代为尊。有种说法称,公元前3世纪,阿育王的妹妹砍下了圣菩提树的一棵树枝,将其带到了斯里兰卡并种植成活。后来位于菩提迦耶的圣菩提树在阿拉伯人入侵印度时被毁,斯里兰卡的菩提树便成了维系佛祖渊源的“唯一血脉”。时至今日,在印度佛教圣地所植的菩提树,包括佛祖打坐原址菩提迦耶的圣菩提树,全部由斯里兰卡的菩提树嫁接而来。

       随着佛教传入中国,菩提树在中国也有深远的影响。唐朝初年,僧人神秀与其师兄慧能对话,写下诗句:“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慧能看后回写了一首:“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这对师兄弟以物表意,借物论道的对话流传甚广,也使菩提树名声大振。

  这是在广州中山纪念堂拍摄的菩提树,高大参天,少说也有几十年,它栽种在纪念堂的两旁。过去,只知道有人在树下练气功,因为这样容易"得气",而不知道它与佛教的关系。舒拍特的《菩提树》名曲,也是响誉世界,是我喜欢唱的一首歌。今天就为菩提树记录这深刻的回忆吧……

       印度是佛教的发祥地。在印度,无论是印度教、佛教还是耆那教都将菩提树视为“神圣之树”。政府更是对菩提树实施“国宝级”的保护。

      菩提树经冬不凋,巨大的树冠形成天然穹顶。“菩提”在梵语中为“大彻大悟”之意。菩提树又叫毕钵罗树,按佛经记载,佛祖释迦牟尼曾在位于菩提迦耶的一棵毕钵罗树下潜心打坐,终于在七七四十九日之后顿悟成佛,从此,毕钵罗树也改名叫菩提树。

        1954年印度前总理尼赫鲁来华访问,带来一株从这棵树上取下的枝条培育成的小树苗,赠送给我国领导人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理,以示中印两国人民的友谊。周总理将这棵代表友谊的菩提树苗转交给中国科学院北京植物园养护。植物园的领导和职工都十分重视,精心养护,使之生长茁壮,枝叶茂盛。每当有国内外高僧前来时,植物园的这棵菩提树都会受到高僧们的顶礼朝拜。这棵菩提树也成为中印两国人民友谊的象征。近年,国内植物学家通过嫁接技术,培育一批批树苗,才使菩提树得以遍植祖国大地。

    《菩提树》是奥地利作曲家舒伯特创作的声乐套曲《冬之旅》中的一首歌曲。由于这首作品的旋律优美动听,情感表达细腻,因此它成为舒伯特创作的大量艺术歌曲中最受欢迎的作品之一。

     《菩提树》的篇幅不长,但是舒伯特在创作中注入了严密的逻辑思维。无论是歌曲的旋律、调性、结构、和声以及钢琴伴奏都严密地融合为一体。

        舒伯特的《冬之旅》是根据德国浪漫主义诗人缪勒的同名诗歌而创作的,为舒伯特艺术歌曲的代表作。

《菩提树》歌词大意是:

井旁边大门前面 有一颗菩堤树

我曾在树荫底下 做过甜梦无数

我曾在树皮上面 刻过宠句无数

欢乐和痛苦时候 常常走近这树

常常走近这树

仿佛像今天一样 我流浪到深更

我在黑暗中经过 什么都看不清

依稀听到那树枝 对我簌簌作声

朋友来到我这里 你来找求安静

你来找求安静

冷风呼呼地吹来 正对着我的脸

头上的帽被吹落 不忍转身回看

远离开了那地方 依旧念念不忘

我常听见簌簌声 你会找到安静

你会找到安静

远离开了那地方 依旧念念不忘

我常听见簌簌声 你会找到安静

你会找到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