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22


  作者:廖东平


我们一行六人,乘火车在广东最北的砰石镇下车。在砰石镇索桥下的简易码头乘上橡皮艇,惊险刺激的漂流旅程就开始了。经过一小段平缓的河道,我昂头一看,只见坪梅大桥在阳光下象一道彩虹,凌空而过。小舟在“彩虹”下穿过,正前方一处弯弯的河滩上,一只巨大的石龟正在探头张望,其神态就象被我们六个漂流者的欢声笑语惊醒了它的千年美梦。石龟的脖子伸得老长,龟首、龟颈、龟背俱全。橡皮艇在石龟前一漂而过,石龟却在河滩上目送我们远去。 告别了石龟,很快就到了鱼鳞滩。开船的船工对我说:鱼鳞滩并没有归入九泷十八滩之内,它距九泷十八滩之首的老泷还有数里之遥。鱼鳞滩景色优美,清澈见底的水下,粒粒细小的石子如珠玑,平铺在河床中,在太阳光的折射下似一片片银亮的鱼鳞。这里有一个美丽的传说,天上的鲤鱼仙女为追求纯真的爱情,宁愿忍受雷公的惩罚,在这里挣扎了九天九夜,将身上的鱼鳞玉衣脱下抛于河中,在凡间的武水河沐浴了一天,终成凡女。于是有了鱼鳞滩的美景。 转眼间到了惊心动魄的老泷,老泷处于九泷十八滩之首,是韩泷中最狭窄之处,两旁的山峰如刀削,紧紧地挤压着河道,江水飞泻如瀑,大浪滔天,吼声阵阵,惊天动地。人坐在小舟上,如骑龙首,一升一降,水雾飞溅,一会儿功夫便飞下百米之外。船上有三位女士,惊吓得“哇哇”大叫,也顾不了平时的矜持,两手紧抱身边的男士,河浪扑来,坐在船头的朋友早已溅湿了衣衫,身上的救生衣也挡不住那多情的浪花。古代的著名诗人韩愈,当时被贬为潮州刺史,路经此地,触景生情,写“鸢飞鱼跃”四字,并题诗云:“不觉离家已五千,仍将衰病入泷船,潮阳未到吾能说,海气昏昏水拍天。” 惊险过后,河面稍有平缓,这时,我们看到位于老泷南岸有一老祠。导游说,那是韩公祠。是后人为纪念诗人被贬,韩愈谏迎佛骨,被贬潮州,路经此地时,留下了诗文而建的。我们登岸到祠内参观。宫厅中心高悬着端庄劲秀的“韩泷祠”红匾。祠内供奉着韩愈,另外还供奉着两位人物,一个是汉先帝的手下将军名叫马援,另一位是汉灵帝的太守周昕。马援将军是平定岭南的大臣。周昕太守是因常见泷水犯难,组织民工修道治河的功臣。后人将三人圣像一并供奉。身在其中,使我有一种古朴肃穆的感觉。 参观完韩公祠,我们继续漂流行程。船到了三层滩,水好象一层一层地铺在河床上,这里,滩不徒却很长,是九泷十八滩中最长的一个滩。它似乎有意让船放慢速度。干嘛呢?哦,原来著名的大瑶山隧道口,就在上面的山腰中,从北往南来的列车,就从这里入口。商承祚先生手书的“大瑶山隧道”几个大字清晰可见。这水也有灵性,好让我们看一看,全中国最长的隧道,是从这里开始穿越古老的大瑶山。据说,隧道的贯通,使南来北往的列车缩短了十多公里的路程。 “喔喔喔,哟嗬嗬……”船工大声地叫喊!他告诉我们:船马上就要到垂泷和崩泷了!两泷之间相隔很近,是韩泷中落差最大的地方。浪高河深,突然坠落,船象从高处垂直而下,船头几乎钻入河底,因此人们便叫它垂泷。船随水朝下而急流,速度飞快,还未待船头抬起,就到了崩泷,一不小心还可能撞到河底的礁石,将船头撞崩,于是这里被称为崩泷也是名副其实了。漂流到这里,已经体现到一“垂”,一“崩”的惊险场面。经历了老泷的惊险锻炼,船上的三位女同事,在垂泷和崩泷之间已由惊怕到好玩,虽说不惊,但在一垂一崩之中,还是嘻嘻哈哈地成了男士们怀中的小妹妹。哈哈哈!那个淋漓酣畅,至今想来,还回味无穷。 我们一行六人,嘻嘻哈哈沉浸在快乐的漂流旅程中。“咿呀哟,嗬嗬嗨,……”一番惊险之后,大伙儿心情放松,船工唱起了古老的瑶歌,在山水间,阵阵迥荡。令人心旷神怡,我们情不自禁也哼唱起江南民谣。头顶上的青天,一行大雁,排着人字,向北飞去,河风微微掠过,一阵阵的花草香,沁入心脾,使我们陶醉。 船到了和尚滩之前,河中有一尊露出水面,形似蛤蟆的大石头,本地人都称为蛤蟆石。船家对它很有感情呢!船工说,那是龙王爷专门派它到这里,为来往船只报告水情的。船工说:“蛤蟆不开口,大小船只不能走。”意思是:假如河水涨过了蛤蟆口,在这条河中行船就会有危险。至今船家们仍然这样看河水涨落而定航程。 转眼间船过百鸡滩,长长宽宽的河滩,平缓空旷,河滩中露出上百只大小各异,形状似鸡的卵石,在明媚的阳光下,宛如群鸡在峡谷深处嬉戏,有的低头寻觅食,有的昂首长鸣,有的在相互追逐,好一幅活灵活现的水中百鸡图。水涨之时,发出阵阵声响,传到峡谷之中,如百鸡齐鸣,悦耳动听! 过了风景如画的新秦滩,前面是名不符实的黄牛颈滩,原来水滩上有三块大礁石,似三条水牛牯各占一方,在河道上形成一个三角。船过此地,万分惊险,我第一次漂流时,在这里真正看到了船工的功夫,简直象耍杂技一样,心也和着浪涛,啪哒啪哒响。船通过此滩时,船头冲上去后,船尾只能在牛颈上刚好拐弯而过。有时船头冲上去后不小心或来不及将船尾拐过,船就会触礁,后来为了使河道畅通,把三只大牛牯炸掉,船工到此才敢松一口气。 让你喘一口气,船就到了伸腰滩,由于河道陡斜,大船到此,必要十几个纤夫在岸上拉纤,船才能过。过滩后,纤夫们才可真正的歇口气,伸伸腰,伸腰滩就是这样,从远古的纤夫中叫开了。然而,到此船工叫我们起来伸伸腰试一试。哇,真是比别的任何地方伸腰都舒服。那山,那水,那景,那清新的空气,在伸腰的舒展中与大自然融为一体,十分陶醉。 梅泷至惊泷之间,是韩泷景色最美、最有韵味的一段,被称为十里画廊。两岸绝壁悬崖上,树木丛生,枝叶蓬密,更有杨梅树片片,梅红叶绿。杂树错落有致,深浅各异,相间有粗细不一的山藤,如干丝万缕,远远看去,象国画大师神笔随意勾来。由于树种多样,随着季节的变化,产生出不同的色彩,春绿秋红。我第三次去漂流时正值秋季,山顶的杂枫金光灿烂,一片秋色,而山脚下的水苇白茫茫又如北国雪皑皑的风光。河岸的礁石,奇伟怪崛,有的象睡龙,有的象卧虎,似飞禽、似走兽,栩栩如生。高高的蓝天下,河水清清,涛声阵阵,与山中树丛,岸边怪石相映,时不时有小鸟从头上飞过。蓝天、绿水、青山相辉相映,互为依蕴,清新飘逸。一幅有声有色的十里画廊。朋友们,兴高采烈,相机咔嚓咔嚓,舍不得放过一景,冷落了三位女伴,听得假扮的娇嗔声,引得大伙又是阵阵爽朗的笑声,哈哈哈在峡谷中传得很远很远,慢慢消失在远山之中。 漂流之中还有很多泷和滩没有一一介绍。我想就留给网友有时间自己去韩泷漂流时再细心地领略。 我们的橡皮艇已经进入九泷十八滩最后一个滩---张滩。张滩离乐昌市仅有三公里。原来张滩也是一个水急浪高的险滩,后来人们在张滩下筑起了一道矮小的拦河大坝。用于蓄水发电和灌溉。从此,涛涛的河水到这里就变得驯服了,宽阔的河面水平如镜。经过几小时惊险刺激的漂流历程,我们都有一种敢于与大自然搏斗的万丈豪情。一种新的感受,真是其乐无穷。

砰石金鸡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