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金莲害死了给自己带来无数烦恼和威胁的最大敌人李瓶儿和她的孩子,达到了自己的目的,长出了一口气,潘金莲终于可以睡一个安稳觉了。


但好景不长,潘金莲发现新的敌人又出现了。

奶子如意儿是李瓶儿房里的奶妈,让潘金莲没有想到的是,李瓶儿和孩子死去不久,西门庆又和如意儿鬼混在了一起,这让潘金莲猝不及防,又紧张起来。


西门庆勾引的女人多了,为什么潘金莲独独对家里的奶妈如意儿如此紧张呢?


其一、李瓶儿有了孩子,俨然成为了家里的明星,孩子更是全家人的宝贝,所有的人都围着孩子转。这个孩子却带给了潘金莲无尽的烦恼,也就是说,孩子很重要,如果有了孩子,谁都可能成为家里的明星,最恼火的是自己偏偏没有生育,这是潘金莲心中的痛处。

其二、奶子如意儿是李瓶儿孩子的奶妈,虽然现在李瓶儿和孩子都死了,可奶妈就意味着生育过。西门庆和如意儿已经混在了一起,如意儿怀上孩子的机率非常大。如果如意儿有了孩子意味着什么,潘金莲心里十分清楚。


事实确实如此,西门庆和如意儿鬼混时,又给如意儿衣服又给首饰,还答应如意儿“你如果有造化,也生长一男半女,我就扶持你起来,与我做一房小,顶你六娘的窝儿。”


身为奶妈的如意儿听了西门庆的话时又惊又喜,一个奶妈居然有转正的机会。生孩子这件事如意儿有绝对的把握,毕竟,自己有生育的前科,不像西门庆的妻妾们,除了李瓶儿生过孩子,别的妻妾并没有生育孩子的经历。这番话对如意儿来说,无异于天上掉下了馅饼,想不高兴都难。


于是,平日里如意儿就掩饰不住的得意起来,如意儿想低调,可实力不允许。毕竟,如意儿有生育的光荣历史。


但如意儿显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成为了潘金莲潜在的敌人。


看见西门庆和如意儿又混在了一起,无可奈何的潘金莲妒火攻心,又气又急。骂道“饿眼见瓜皮,甚么行货子,好的歹的揽撘下,不明不白,到明日弄出了孩子来算谁的?”潘金莲虽然这样骂,可这也是她最担心的问题。

在一次洗衣服的过程中,如意儿和春梅争吵了几句,刚好被屋内的潘金莲听到了,潘金莲恶向胆边生,新账旧账一起涌上心头,冲出门外,一把扯住如意儿的头发,一手去抠如意儿的小腹,骂骂咧咧道“奶子就行你奶子的事,怎么在屋里狐假虎威?成了精儿来?老娘成年拿雁,教你弄鬼去了?”


扯头发是女人打架吵架的惯用伎俩,可抠小腹就是潘金莲下意识的一种嫉妒行为,其原因就是害怕如意儿肚子里有了孩子。


经过了这次事件,如意儿认识到了现实和梦想的差距,选择了隐忍。


最后的结果,如意儿还没有生孩子的迹象,西门庆就死了,人算不如天算。如意儿也没有从奶妈转换成为小妾。反倒是吴月娘有了孩子,于是,如意儿给吴月娘的孩子继续当奶妈。

如意儿也是最下层的可怜人,被生活所迫来西门庆家当奶妈。其实如意儿是有丈夫和自己的孩子,但进西门府如意儿不敢说也不能说。贫苦人家找工作本来就难,怕雇主嫌弃不要,她只能说是自己孩子死了。潘金莲就对孟玉楼说“淫妇还说没有家人,一个男人抱着孩子在大门口转悠向门里张望呢。”


当西门庆答应她有了孩子让她当妾的时候,如意儿受宠若惊,这也是改变自己身份地位最简捷的路。如意儿刚开始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想法,是西门庆的许诺让如意儿有了幻想,也是人之常情。如意儿和西门府其他的人比起来不是坏人,也是一位值得让人同情的人。


西门府最后树倒猢狲散,吴月娘把如意儿许配给了家人来兴儿,一起过起了日子。如意儿的结果真的不算太坏,出生贫穷的受苦人有这样的生活已经相当不错了,如意儿就如她的名字一样“如意”,这一点让读者很欣慰。


附读书笔记:

图片封面来源于网络。

特别声明:本文系美篇簽約作者原创作品,转载必须带有原创作者“风清扬”的名称。

本人创作的品读《金瓶梅》系列发现被某些平台转载盗用,再次重声:欢迎转载,但没有本人授权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表,否则将被视为侵权行为,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