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很小

出门的时候它有些迟钝

像我的表情

总是被枝叶和人群

落在后面

在街口等红灯的时候

我以为还有可以

虚度的后辈生

走过的山水和荒漠

遇见的熟悉与陌生的人

喝下的生水没熟透的果实

在一个田沟摔下去又爬上来

和迷路的旅者告别的黄昏

我从不示人也没必有说清楚

我的目的地不是此地彼岸

有时候我躺在旷野的茅草中

有时候在台阶实在迈不动双腿

我都咬牙坚持了下来







直到今天在沙滩上

遇见这帮孩子

我允许我风光地走出去

无泪痕地回来

我也想把自己的隐痛

和对尘世的不满

掩埋进去然后挖出

再供奉于阳光下

坐在树荫下看过去

每一个孩子

都不像我的童年

又似我的童年

那沙滩分明就是一条河流

一个孩子走下去

就能看到我的暮年

云朵是向下生长的

我是向心路跋涉而去的

我愿我在人间

已失去的多年的大河

有小手替我扔下一枚石子

泛出浅浅的涟漪





诗歌摄影系紫气东来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