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云:“三千年读史,不外乎功名利禄;九万里悟道,终归于诗酒田园。”深思之,然也!

驰马挥鞭效边疆,煮酒高歌意气扬。
勿睁眼,梦一场。
洗尽征尘看夕阳!

时光匆匆岁月长,早把新土作故乡。
明月净,倚空墙。
遥听号角又悠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