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摄影:马洪杰

图们江江边公路

  辽阔的东北大地,白山黑水之间,森林广阔,良田阡陌,群山俊秀,江湖清澈,物华天宝,美丽而又富饶,一直是我向往的自驾游之地。2015年曾和家人一起驾车纵贯东三省南北,从黑河开始往西沿东北的西、北部边界,经塔河、漠河、大兴安岭、满洲里、呼伦贝尔大草原环游了一番。而东北部边界,却几未成行。此次因事赴大连,利用五一假期,补上了这一缺憾,了却了环游东北的愿望。

  一个人,一台车,从大连至黑龙江的抚远,沿着蜿蜒曲折的边界公路,往返近五千公里,历时九天。这一路,千里走单骑,独自驾车闯边关,不但增强了自己征服自然的信心和勇气,而且收获和感受满满,真是不虚此行。

  沿着东三省的东部边界前行,既能感受辽阔的东北大地的壮美和边疆的美丽特色,也能浏览了解边界的另一边异国他乡的真实面貌和风土人情,实地考察对比,更能感受到中国特色的发展之路是多么的正确。而且这一路,人文历史深厚,特别是近现代发生的一系列大事件更是对我国的发展产生了重大的影响 ,也更让人深刻的认识到国家的发展和强盛,才是人们安居乐业的最根本保障。

  驾车出大连,沿着整修一新、曲折起伏的滨海公路,一路向东北方向行驶。一边是丘陵山地,一边是浩瀚的大海;一边是田野阡陌,一边是帆影点点和滩涂上赶海人忙碌的身影;一边是泥土和早春花的芳香,一边是湿润海风的吹拂;山风海风交织,清新而又有些许凉意,让人神清气爽。一路上有山有水,风光无限,走走停停,自由自在,非常惬意,这真是一条适合自驾的路。

赶海

  此时在家乡,早已是树木葱茏,春花落地成泥了,而这里却还是早春时节,树木刚刚抽出嫩芽,桃花、连翘花、丁香花、梨花等花卉才刚刚开始渐次开放,五彩缤纷的渲染装扮了寂寥枯燥的大地,显示出了一片生机。

  辽东的田野里,辛勤的农民们刚刚翻耕整理了土地,一垄垄、一行行十分整齐,由于都是丘陵坡地,没有水浇条件,在等待着墒情播种。

  傍晚到达丹东,入住在鸭绿江断桥附近的江边酒店。晚上沿江边散步漫游,只见江边的景观步道上,游人如织,摊贩的吆喝声此起彼伏,鸭绿江大桥和断桥上的彩带在不断的变幻着色彩。这一条江边景观带,也是市民休闲的好去处,跳广场舞、街舞的,散步锻炼的,网络平台直播演唱的……,显得热闹非凡。江边马路上的车辆川流不息,岸边的一幢幢高楼鳞次栉比,霓虹闪烁,灯火辉煌。

丹东市容一瞥

丹东沿江夜景

  而再看一眼对面的朝鲜新义州市(相当于我们的省会城市),只能看见零零落落的灯光,到处是漆黑一片,黑黢黢的只能看见个大概轮廓,显得十分宁静。两岸对比,构成了一幅魔幻的现实景象。

夜色中的鸭绿江大桥

  因丹东已来过多次,不再停留,第二天一早沿鸭绿江边的公路继续北上。驶过丹东,溯江流而上,告别滨海公路就开启了沿江公路模式,也进入了绵延的群山之中。沿江公路,依江傍山,一边是悬崖峭壁,一边是国境线上的铁丝网和鸭绿江,路面狭窄崎岖,但却是风景如画。

江边公路

  前行六十多公里,进入到辽宁宽甸县的河口境内,江边的山坡上满山遍野的桃花扑面而来,姹紫嫣红,粉红如霞,香气袭人,沿鸭绿江边绵延十多里,蔚为壮观。公路边、小道上、农家院里到处停满了大小车辆,游人熙熙攘攘的穿行在桃林之间观赏桃花,这里的桃花节才刚开始。

  河口地区地处鸭绿江下游,是我国燕红桃的主要生产基地,素有“塞外江南、鱼米之乡”的美誉,是鸭绿江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的一个重要景区。电视剧《刘老根》就在这里拍摄制作,是刘老根的故乡。蒋大为演唱的那首脍炙人口的歌曲《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也采风取材诞生在这里。

  在河口还有一处著名的景观一一河口断桥。河口断桥,是抗美援朝时被美军炸毁的两处断桥之一。原名清城桥,是鸭绿江上最早的公路桥,当年,日本鬼子侵略中国时为方便掠夺和运输物质所建。

河口断桥

  抗美援朝时,彭德怀和毛岸英就是从这座桥上首次进入朝鲜,志愿军的很多部队和物资大都是从这座桥上通过,1951年被美军炸毁,同丹东断桥一样,被炸毁的都是位于朝鲜的一侧,中国一侧则完好无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有所顾忌。

站在桥上,遥想当年,似乎能感受到在民族的危亡时刻,为抗击侵略,打下一片和平安定的天空,千军万马渡过鸭绿江赴朝参战的那种悲壮情景。此次战争,多少中华优秀的儿女把鲜血洒在了江对岸的那片土地上,令人感怀感念不已。

河口断桥

  抗美援朝战争,中国付出了几十万人生命的代价,没有得到一寸国土,但得到是周边环境的和平和安定,一战立威,赢得了自尊与尊敬。其实,纵观世界强国的发展史,哪一个国家不是靠打出来的?美国是,西方的强国更是,他们没有一个是靠妥协退让、任人摆布而强大的。那些说朝鲜战争不值、拿国人生命做赌注逞强斗狠的论调,都是对历史的亵渎和对民族历史的不尊重。

实际上,抗美援朝战争的战略意义远远大于战术意义,长远利益远远大于现实利益。它至少有两点郑重的向世界表明:第一,中国近百年以来受尽凌辱、任人宰割的日子到此结束了,谁也不能对我们再进行任意的侵犯和霸凌;第二,如果你想再和以前一样肆意的侵犯和霸凌,我即使付出再高的血的代价也要和你战斗到底,直到取得最后的胜利。事实证明,也正是这样才让中华民族一雪前耻,昂然屹立在世界的民族之林。

抗美援朝时志愿军修建的简易渡桥遗迹

  联想到当今世界,国家和人口众多,但资源有限,不可能每一个国家和所有的人都能平等的享受到现代文明发展的成果。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就曾公开的说:如果10亿中国人也过上美国和澳大利亚那样的生活,那将是人类的悲剧和灾难,地球根本承受不了。 因为人类文明目前的生产力水平——或者说对地球资源的利用水平只能支撑10亿人口过上舒适的生活。

断桥另一边朝鲜城镇

  这才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围堵封杀中国、害怕中国发展的真正原因,哪里有什么普世价值和民主政治?那些说什么靠普世价值和民主自由、忍辱妥协实现发展的也都是痴人说梦!国家不强大、不发展,没有血性,不去抗争,只能是任人摆布和受凌辱,只能是别人吃肉,你甚至连骨头也啃不上。

事实也是如此,如果没有抗美援朝之后的中国周边的几次战争,如对印度的反击作战、抗美援越、对越南的自卫反击战、珍宝岛战役、南海岛礁冲突等,能有中国今天的和平安定和发展强大吗?落后就要挨打,弱小就要被欺凌,这是被世界战争史和正在发生的中东战乱,以及我国的近现代历史已反复的证明了的。

河口断桥

  时过境迁,断桥依在,却换了人间,这里已成了和平祥和的乐土,游人可以自由自在的饱览鸭绿江和岸上的秀丽风光,在边界上悠闲的行走,这一切不都是得益于当年的那个拼死一战吗!

  从丹东到吉林珲春一千四百多公里的中国和朝鲜的边境线,除了中间很少一段在长白山与朝鲜陆地相连外,都由长达近八百公里的鸭绿江和长达五百多公里的图们江相隔。这两条江就是中国和朝鲜的界江,都发源于长白山,却一个向南流入北黄海,一个向北流入日本海。

鸭绿江对岸的朝鲜城市一瞥

  沿着江边的边防公路而行,除了能够欣赏领略鸭绿江、图们江和我方一侧的秀美的自然风光、风土人情和城市及新农村建设的情景外,江对岸朝鲜一侧的山水和城乡面貌也是近在咫尺、尽收眼底,像是隔着一条街。其实,这一路更多关注的还是江对岸的朝鲜一侧,就是想看看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度。随着车窗外掠过一座座朝鲜的城市和乡村,印象渐趋清晰,看完后不尽让人心生感慨。

沿江公路

  一条鸭绿江,一条图们江隔出了两个世界,隔出了两个完全不同的社会发展形态。一江两岸,对比真是天壤之别,差别之大,让人惊诧。

朝鲜城市一角

  一千多公里江对岸朝鲜一侧的城市(不管是地级市还是县级市)乡村几乎分辨不出,除了住宅房屋好像是统一建设、稍显整齐以外,看不到多少现代化社会的原素,基本上还处于小农经济的封闭状态。没有硬化建设的城市街道和公路上看不到一辆小汽车,一座电视塔(通讯塔),也没有公园等公共设施,到了晚上,无论是城市乡村都是漆黑一片,也就更没有什么广场舞、卡拉OK、徒步方队之类的休闲娱乐活动了。

朝鲜城镇

  位于鸭绿江边的清水市(相当于地级市),号称是朝鲜的第二大工业城市,城市面貌破旧凌乱,像个落后的村镇;工厂企业看着也就相当于改革初期我们的乡村企业的水平。而农业生产则完全是靠天吃饭,大片大片的山坡地上,没有任何水利设施和农业机械,这也是这些年粮食总是不够吃、饿肚子的原因吧。

清水市一瞥

  这些情况和人们到朝鲜的平壤和著名景点旅游看到的可能完全不一样,我想,这才是一个真实的朝鲜。我认为,一个国家的发展好不好,除了人民能够安居乐业、享受和平自由的生活外,还能够共享现代文明发展和科技进步的美好成果,跟上时代发展的步伐,与现代文明同步,而不是强制性的禁锢封闭。否则,标榜的再好也都是骗人的。

朝鲜南阳市一瞥

  走过漫长的中朝边界,就进入到了中国和俄罗斯的边界地段。中俄边界除了少部分的陆地相连外,也是由江河相隔,一条是乌苏里江,一条是黑龙江。这两条江原来是我国的内河,由于满清政府的腐败无能,使江东江北的大片土地(150多万平方公里)被沙皇俄国武力侵占,这两条江也就变成了现在的中俄界江。我们现在也只能无奈的站在江边,看到江对岸那片曾经的国土成为了别人的家园,飘荡着别国的国旗。

走在中俄的边境线上,一些地名和历史上发生的大事件总是能和战争相连,总是能让人想起我国历史上的那一段屈辱和任人宰割的血泪史。

乌苏里江源头

  位于黑龙江东宁县的“东宁要塞”和位于虎林县的“虎头要塞”,就是这一段屈辱历史的很好见证。当年日本人侵占东北以后,为了对抗和进攻苏联,在环东三省的中苏、中蒙边界上修建了十八处战略要塞,而东宁要塞和虎头要塞就是其中最大、最著名的要塞。

  这两处要塞,规模庞大,面积都达几十平方公里,占据数座山头,分地上和地下两部分,地下部分用钢筋水泥建造的异常坚固,坑道和暗堡相连,内部各项设施完善,进可攻,退可守,据说在封闭的情况下,里边的人能坚守半年之久,被称为“东方的马其诺防线”。

地下工事出入口

地下设施一角

  为建设这些要塞,每一处要塞都强征数十万中国劳工和战俘以非人道的方式进行修建,时间长达六七年至十多年,最后竣工的时候,这数十万劳工和战俘都被残酷迫害致死和杀害,几无幸存者逃出。

这就是战争带给受害国人民的灾难。参观游览完这些要塞,使人强烈的认识到,国家不强盛、民族不强大,只能任人奴役、宰割和欺凌,国土被残暴践踏、恣意妄为,人民也会是苦难深重,命如蝼蚁,一钱不值。

  占据要塞的日本鬼子,在日本正式宣布投降以后,仍然凭借坚固的地下要塞工事进行负隅顽抗,拒不投降,战争被推迟了十多天以后,才在苏联红军强大的攻势下宣告结束。这两处要塞也因此而成为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最后终结地而驰名中外。

  参观游览完这两处要塞遗迹后继续北上,就到了中俄边境线上的不能不看的一个著名地点一一珍宝岛。

去珍宝岛的路不太好走,都是省、县道,要在农场和林场的稻田和原始森林中穿行,路虽然平整,但却是蜿蜒曲折,坡陡弯急,路也很窄。

黑龙江省三江平原(北大荒)上刚刚注满水的稻田

  珍宝岛位于黑龙江省虎林市的珍宝岛乡,是中俄界江乌苏里江主航道中国一侧的一座江心岛。面积很小,只有0.74平方公里,因状如元宝而得名。该岛因1969年3月发生的中苏边界冲突事件而一战成名。这次冲突战中,双方的力量对比十分悬殊,当时的苏联无论在军事力量和经济方面都很强大,是与美国比肩的头号世界强国。但在解放军官兵的奋勇反击下,却以我们成功的击退了苏联的入侵,完全掌握了对珍宝岛的控制权,并从此派兵长期驻守而结束(之前没有人员驻守,双方一直有争议,都称拥有主权)。

珍宝岛

  这次反击战胜利也被称为中国对俄国的百年首捷,因为这是百多年来,中国在和老毛子的战争中第一次取得了胜利,以前都是被老毛子打的割地赔款、满地找牙、受尽屈辱。从这个事件中也可以看出解放军英勇顽强的战斗力和毛泽东的胆略气魄与伟大。同时也说明,能打敢战才能止战,忍辱妥协只会更受辱。

珍宝岛战役的规模虽然不是很大 ,但却对当时的国际、国内形势产生了十分重大的影响。苏联自恃强大的军事力量在我国边境陈兵百万,虎视眈眈的想入侵我国。中苏大战一触即发,国内紧急进入了一级战备状态,形势十分紧张。在“深挖洞,广积粮”的号召下,全国全民都进入了备战和挖防空洞的情形,虽然自己当时在上学,但也是印象非常深刻。所以一直以来都想到珍宝岛来看一看,凭吊战争遗迹,这也是一个退伍老兵所特有的情感情结吧。

珍宝岛上的部队营区

  没想到,来到珍宝岛却遭遇了闭门羹。珍宝岛属于军事区,并不正常对游人开放,也没有相应的旅游服务设施。想登岛参观只能通过有组织的、并事前和部队联系同意后,或者找关系经内部人批条子才能行。最后几经曲折,才终于登岛。这是一处很好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早就应该开发开放,不知道怎么会这样,那些千里迢迢、不辞辛苦而来的外地游人只能站在江边望岛兴叹,无奈的掉头折返,确实让人不解和遗憾。

珍宝岛上的部队驻地

  现在岛上只建有守岛官兵的营房,而且这些营房也经历了一至五代的升级建造,使驻守官兵的生活条件有了很大改善。

第一代营房

第二代营房

新建的营房

  穿过营区就是当年建设的一些防御工事,由战壕、坑道、掩体、暗堡等组成,规模不大;岛上还有一棵大树被称为英雄树,不但目睹了侵略者的横行霸道和解放军战士的英勇顽强,还经受了战火硝烟的洗礼,树身上布满了弹痕;还有后来新建的颂扬英雄事迹的雕塑墙等。

战壕

  岛的大部分面积还处于原始的状态,被杂乱的丛树林和芦苇荒草所覆盖。站在岛的东岸边,能很清晰的看到江对岸俄罗斯一方的高高的嘹望塔耸立在树林之中。

岛上的丛树林

江对岸的俄军哨所

  现在乌苏里江的两边都是宁静无声,天蓝水清,树盛草旺,鸥鸟飞翔。除了那些供参观的防御工事外,战争的痕迹已无处可寻,战争的阴云也早已远去,人们也似乎淡忘了这一段历史。但我们不能忘记的是那些不怕牺牲、奋勇反击的解放军官兵们,是他们的拼死一搏才保住了我们今天的和平美好的生活。

乌苏里江

  此行的终点是位于我国国土最东端的抚远(雄鸡鸡嘴的那个地方)。抚远紧靠黑龙江,与俄罗斯隔江相望。抚远被称为“华夏东极”和“东方第一县”。以盛产鲟鱼、鳇鱼、大马哈鱼等名优特鱼而闻名遐迩,是“中国鲟鳇鱼之乡”、“中国大马哈鱼之乡”。

抚远市一瞥

  抚远是我国最早迎接太阳的地方,夏季2点多、现在3点多,我们还在沉沉的睡梦中的时候,这里就能看到太阳从东方升起,比泰山顶上的观日出,要早两个多小时。

东极广场

  抚远还是国家级生态示范区,生态环境优美,绿色覆盖面积在70%以上,漫山遍野的白桦林和松树林长势挺拔、枝干苍劲。而且空气异常清新,在这里能真切的感受到PM2.5为零的感觉。

  到抚远一定要去黑瞎子岛去看一看,因为这是一块曾经被苏联侵占而又被部分收回的土地。

黑瞎子岛,位于黑龙江省抚远市境内,是被黑龙江和乌苏里江交汇环绕的一个岛,总面积330多平方公里。历史上就是我国的固有领土,1929年被苏联占领。2008年经过谈判交涉,该岛的西半部分(171平方公里)归还给我国,而东半部分(164平方公里)仍归俄罗斯所有,从此正式划界确定。

  千里迢迢兴冲冲的赶到,却被告知因防火已经封岛了,禁止游人上岛,真是让人败兴。岛外大桥边的桥头上停有上百部汽车,都是外地赶来想上岛的。真让人想不明白,东北的大片原始森林防火任务比这重的多,怎么不封闭?为什么不提前告示?这可是五一黄金假期期间啊!一座荒岛,不加强管理和防范,却一关了之。看来东北经济的振兴和发展,还真是需要从自身各方面进行改进和提高。

没办法,只好转到乌苏镇旁边新建的东极广场去看一看。不死心,询问广场上的商店老板怎么才能上岛,老板说他可以带上去,一人150元,但要等下午快下班人少的时候才能去。既然来了也得去呀。就这样由商店老板开车带着在太阳快要落山的时侯登上了黑瞎子岛。

黑瞎子岛远眺

  黑瞎子岛的这一部分回归以后,岛和陆地之间新建起了一座跨江大桥,成为进出该岛的唯一通道。登上岛一看,还是满目的原始荒凉,大都是荒草湿地和灌木丛,稍大一点的树上都筑满了鸟巢,倒成了鸟类的天堂。

  岛上没有多少开发建设,只是在原苏联驻军的兵营附近开发建设了湿地公园,在靠近俄罗斯我方一侧建设了我国的东方第一哨。看完这些,天就已经完全黑下来了,夜色中匆匆游览了中俄交接仪式地和界碑、东极宝塔等处就结束了游览,也算是没有白来一趟。在黑瞎子岛不仅能迎接第一缕阳光,看落日也还是蛮漂亮的。

原苏军兵营

  游览完珍宝岛和黑瞎子岛,了解了他们的前世今生,会有一种强烈的对比感,也不禁让人心生感慨和感叹。同一个中国,新旧两个时代,这两座岛的命运就完全不一样。

1929年,当时的国民政府指示张学良的东北军以武力强行收回苏联在中东铁路的特权,逮捕和驱逐苏方的管理人员,从而引发了史上著名的“中东路事件”,双方爆发了严重的军事冲突。最后的结局是,东北军被苏联红军打得找不着北,以伤亡惨重而惨败,不但苏方的路权没有收回,苏联还乘机完全侵占了黑瞎子岛,岛上的中国居民反而被完全驱逐。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耻辱至极。

湿地落日

  而珍宝岛,苏联也想来一次黑瞎子岛事件的重演,但却遭到了迎头痛击,丢盔卸甲的逃了回去,武力侵犯没有得逞。珍宝岛战役是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经典战例,也只有在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解放军才能得以实现。这里面不光是有国力强盛的问题,还有体制、理想、信念、胆略、决断和智慧。

黑瞎子岛上的中、俄哨所

乌苏里江对岸的俄罗斯小镇

  东北东部的边界之行,这一路走来,虽然没有进那些收费的著名景点,走的都是崎岖蜿蜒的山区边防公路,看到的也都是偏远而且平时旅游所看不到的真实自然的风光景色和人文景象,但感受依然深刻。其实,最美的风景就在路上,能引发人的思考。

吉林图们市掠影

我国朝鲜族民居

  这一路,过去都是战争和冲突的多发地,人们不可能自由自在的行走在这条路上。现在,战争的阴云早已散尽,和平祥和的阳光普照着这块大地,任人霸凌和欺辱的历史也一去不复返,使不可能成为了可能。这一切都得益于国家的发展、安定和强大,也正是有了和平安定的环境,人们才能够过上自由和幸福的生活,才可以随心所欲的驰骋在祖国的每一块土地上,也才不会像江对岸的那个国家那样依然处在落后原始、远离现代文明的封闭环境之中。强烈的反差对比,也让内心有了深深的祈愿,祈愿我们的国家能够长久的和平安定,能够长久的发展强大,能够永享和平。

我国朝鲜族民居

  这一路车辆和行人稀少,又是第一次一个人驾车跑这么远偏僻的路,但并不感到孤单寂寞和劳累,也不用为安全担忧。相反,却感到自由随意,兴致昂然,常常被车窗外掠过的自然风光所吸引,常常的停车驻足欣赏,常常的思绪万千、感慨不已。

九天后顺利的返回出发地,结束了这一次愉快而又令人难忘的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