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红颜多薄命,痴情女子殇更重。


几年后桃花婆婆看桃花孤零零的一个人甚是可怜,就把自己的娘家侄孙过继给了桃花做养子。

那孩子母亲得了产后风死了,父亲又续了贤,后娘嫌弃孩子是个累赘,父亲只得把孩子送了人。

孩子来的时候已经七岁,桃花给他起名字叫雁来,意思是大雁飞回来的时候丈夫也能归来。

自从雁来到了这个家以后桃花的脸上有了近几年来难得的笑容。

她对雁来视如己出百般的疼爱。



天有不测风云,一年后当地流行瘟疫,桃花的父母公婆相继染病去世,家里只留下桃花与雁来母子相依为命。

她送雁来去学校读书,在桃花看来孩子只有念好了书才有出息。

每天早晚上学放学桃花都会去接送雁来,因为堂哥堂弟家的几个孩子爱欺负雁来。

雁来十五岁上的一天傍晚,天黑的特别早,

天空阴沉沉的,还飘着零星的雪花。

桃花来到胡同口的老槐树底下等雁来放学回家。

等到天完全黑下来了,雪也越下越大。还是没有雁来的影子。

她惦着小脚踏着满地湿滑的街道,找遍了所有的跟雁来一起去上学的孩子家,又央求人去了雁来的亲生父亲家以及学校都没有雁来的身影,只听的一个孩子说:

上午的时候镇上的学校门前过队伍,雁来在队伍跟前跟人说话,之后再也没有看到他。

深夜雪越下越大,屋顶天井里落满了厚厚的白雪。只有满院子的白絮般的大雪能听到桃花撕心裂肺的哭声。



  自从雁来不见以后桃花的精神有点恍惚,她时常的自言自语。

有时候她会傻傻的站在老槐树,望着路口发呆。

新中国成立后桃花家被画成了地主。

其实自从公婆去世后她家的土地都被那几个本家抢去种了,只给桃花留了很少的一点。

但是土地却都在桃花名下,又加上李世坤是国民党官员,尽管桃花与他不曾做过一天的真正夫妻,新中国解放前夕李世坤领着他的老婆孩子跟随岳父一家逃往了香港。

1950年朝鲜半岛发生战争,村里陆续有人去响应国家号召:抗美援朝。保家卫国。

战争结束后,胡同口的石头和胡同里的秋生却再也没有回来。

桃花经常听到石头媳妇和秋生媳妇的哭声。

堂嫂家的儿子要结婚,要桃花拿出她的嫁妆来。桃花不同意,堂嫂就让儿子拿了铁棍把箱子撬开。

当看到那连绣了桃夭的被子也要被抢去的时候,桃花惦着小脚用力的拦着,被堂嫂用力一推一个趔趄倒在了炕沿上。

桃花满头的鲜血滴在那朵朵桃花上,那鲜艳欲滴的桃花瞬间变成了大红的花朵🌺。他们抢走了所有的嫁妆,连同桃花给李世坤做的满满一箱子鞋子-每年桃花都要给丈夫做上几双新鞋子。

桃花彻底的疯了,人们说她得了失心疯。

等到堂弟家儿子结婚把她赶出去到以前喂牲口的屋子里去的时候她已经不再反抗。

她不再跟人说话,只有一个人自言自语。

人民公社化后石头家的跟秋生家的受到了政府的救济,可以不去生产队干活就能分到粮食。

桃花因为年事已高干不了生产队的农活,还要跟着地富反坏右在下雪天去扫雪。

桃花挣不到公分就按人分的那一点粮食,还经常被那几个本家给抢去。

也怪不得人们心狠,那时候生产力极度的低下,人们也是穷的没法子。

胡同口的老槐树上拴着一口破钟,每当生产队要上坡安排农活或者开会的时候都会敲响。于是老槐树底下经常聚集许多的人。

夏天的晚上妇女们则聚集在一起纳鞋底,做针线,因为白天还要去农田里劳动。

那时候没有电灯,人们就用盛钢笔水的小瓶,里面盛上柴油,因为那时候煤油紧缺。

一个晚上下来女人们的鼻孔里经常是呛得乌黑。

那棵老槐树底下也就成了村子里的新闻中心。人多的时候桃花是不去那棵老槐树底下的。


三年自然灾害期间上面让生产队开了食堂,桃花属于地富反坏右不能去食堂领饭,她只得去生产队荒芜的地里去挖野菜,扫野绿豆,再在石碾盘上杂碎了掺了一起煮着吃。

文革七十年代以后桃花的岁数大了,去挖野菜,拾柴火拣人家掉落的豆粒和路边拉麦子掉落的麦穗都是蹲在地上,一步一步往前挪。

冬天没有野菜的时候她就去人家收了的白菜地里去拣没人要的干白菜叶子掺点碎粮食粒吃。

后来李世坤从同乡那里知道了桃花的境遇,自觉对不起她,就每隔几个月给她往家寄一点钱,可是钱刚到公社邮局就被那几个本家给抢去了。

那几家人家也为此打过几次架,后来有人在中间调停每家平分,但是从来没有人提出给桃花留一点。

桃花连一点买盐的钱都没有,她就去沟头湾边拣人家扔了的破布鞋,烂布头来家。

用烧火的草木灰用水淋一下洗干净,再用平时拣的粮食磨成面粉打成接被,拿到集市上换上一毛五分的换点盐巴。

桃花每当去拣柴火,挖野菜的时候都会经过老槐树底下,她走累了会在树下歇息一下。

胡同里传来了秋生媳妇嘶哑的吵骂生:

你要再敢胡说八道我就撕烂你的嘴,说我勾引你男人,怎么不说你桩子不计拴不住驴。

胡同口人们捂住嘴嘻嘻的笑着,他们怕被秋生媳妇听到挨骂。

有时候也能听到石头媳妇家里传出孩子被责骂的声音。

石头媳妇跟石头没有孩子,也是过继了娘家侄子。那孩子母亲得病死了,家里还有五六个孩子,父亲拉扯不过来就把孩子送给了姐姐。

石头媳妇不似秋生媳妇那么霸道,她平时挺疼爱那个孩子的。就是一个女人生活难免有心烦的时候,拿孩子出气是正常。往往责骂完了又拿好吃的哄他。



这年秋天天气渐渐的变凉,老槐树底下只剩下石头媳妇跟秋生媳妇。

桃花背着她的破烂布包袱,,那包袱是缝了又缝补了又补,里面的柴火都有扎了出来。

她她现在是大不如从前了,走路颤颤巍巍的。

秋生媳妇扯着她那沙哑的公鸡嗓门喊着:

疯桃子,快过来。

按辈分石头媳妇跟秋生媳妇都要叫桃花婶子。

秋生媳妇的嗓子又哑了,不知道这几天是谁又惹到她了。她经常哑嗓子,骂人骂的。

桃花不知道是听到了秋生媳妇的喊声,还是走累了,就把她的包袱从背上放下,然后做在了 那块许多人坐的都光滑的石头上面。

石头媳妇示意给她个座位,说:婶子石头上面凉,

桃花知趣的摇摇头。然后冲石头媳妇笑笑什么也不说算是感谢!

秋生媳妇满脸涨得通红,红脸子老婆乌脸子鸡🐔得不到便宜受不的,人们喜爱用这样的话来形容秋生媳妇这类型的人。

其实秋生媳妇心眼也不是太坏,就是一个女人带着几个孩子,再加上政府对优抚对象有许多的优惠政策,她喜惯了刁蛮。

她愤愤不平的说道:

怪不得人们叫你疯桃子,你就是疯。你看你别说在我们这一块,就是三里地五里村论心灵手巧,模样长相那样都是数得着的。

我不再改嫁是为了我的几个孩子不去找后爹,这样政府还对我们有照顾。

你看看你,男人没有跟你拜堂就跑了,你还在这里等人家这么多年,人家早就跟资本家的女儿结婚,孩子都好几个了。

人家一大家子在外吃香喝辣的,这些年是多少给你往家里寄了点钱,这是他觉得亏欠你的还不是让人都使去了你捞到一分了吗?

你再看看你整天拾柴火挖野菜,连点粮食都没有。家业也都被那些没人味的本家抢去了。要叫我早跟他们拼了,就是拼不过他们也去他们门口吊死去。

桃花喃喃自语道:我丈夫会回来的,他还给我写了书信,让我在家等他。还给我买了围巾。

父亲说好女哪能去仕二夫,那是不贞洁的女人。

秋生媳妇更来气了:那是你的那个老封建爹爹骗你的,他怕你改嫁坏了他的圣贤门风,围巾也是你爹爹买的,书信也是你爹爹写的。

再说你那个养了八年的儿子吧,人家当了兵还当了官,还不是嫌弃你家是地主成分,你那个男人有海外关系不肯认你么?

人家回来探亲就去了他亲爹家,你这里连个脚印都没有拔。

石头媳妇叹了口气说道:是啊婶子这里就我们三个苦命的人了,我们才这样说,我不改嫁是盼着石头还能回来,他走之前跟我说好让我等他的,我怕我走了家产被人站去他回来连个家都没有。

秋生媳妇唾沫星子乱飞说道:你看现在好劳力的人家妇女还去生产队里的地里偷粮食偷棉花呢,你就在路边拣你去偷点他们能杀了你呀,

你不知道,我这人心直口快看你这样我都替你着急。

桃低声说道我父母从小就说,人穷志不短再穷也不能偷人家的东西。

石头媳妇冲着秋生媳妇摇了摇头,说道:

可惜呀这么好的人一辈子就这样糟蹋了。

堂嫂家的儿子结婚,嫌弃桃花破衣烂衫在家丢人把她赶到了外面场沿的棚子里,那个破棚子夏天露雨冬天透风。

但是桃花觉得这样更好,不用在家看她们脸色听他们骂了,还能挨着她亲手栽下的那棵桃树。

半个月后,桃花又去拣豆子回来经过老槐树底下,秋生媳妇又叫住了桃花。

你还去拣豆子,你那个男人死了你知不知道?

桃花楞楞的站在那里,你胡说八道,她有点生气的说道。石头媳妇对着桃花说:

婶子,嫂子说的是真的。前天上午你侄媳妇拿着信在这里念的,还说以后香港再也不会往这儿寄钱了,那个老头子死了。

听完石头媳妇的话桃花跌跌撞撞的往回走了,石头媳妇在后面说:婶子你慢点走。

当走到以前的家的时候正看见两个侄媳妇站在门口,只听到其中一个说:

那个老头子死了,这个疯老婆子也不死不烂的,活着只膈应人。

另一个说道:是啊,你说她这样还活个什么意思!

说完两个人笑起来。

从不高声说话的桃花声嘶力竭的喊道:

你们这些没人味的东西,我跟你们拼了。

说完拿起地上的半头砖朝着两个女人扔过去!

那两个女人被吓了一跳,一边说:

要不是我儿媳妇家离的近我饶不了你这疯老婆子,一边关上了大门。

桃花颤巍巍的回到了自己的小破棚子里,她东翻西找,终于在一个在盛破衣服的包袱里找到了一个凤凰型的灯盏。

那是父母在她出嫁时陪嫁的,是个红铜的造型很别致精细。是个祖传的老物件,她没有舍得用,还有一个龙型的被那几个人连同嫁妆给抢去了,这个她藏在了墙上的洞里,才没有被发现躲过一劫。

她用那个破布包袱裹好,来到了村里的供销社门市部。

央求人换给她几张黄纸,那个营业员认识货,假装为难的说:

好吧,我权当可怜你,多给你几张黄纸。

桃花拿着换来的黄纸,回到家把仅有的一点为打结被用的白面,包了几个水饺。

天阴沉沉的黑的特别早,就像要掉下来的一样。

桃花拿着她的黄纸和包的水饺,还有那绣了桃夭的绸缎被面,还有那她写的上邪的宣纸,来到了村外的小桥上。

她用火柴点着了黄纸和被面,嘴里喃喃自语,也许是: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也许是:我愿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

雨渐渐的下的大起来,桃花没有什么感觉,她静静的跪在地上一直念叨着。


第二天人们看到了躺在湿地里死去的桃花。她的脸上带着从没有过的微笑。

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不知道曹雪芹借林黛玉之口说出的两句诗用在桃花身上算不算牵强。

至此一朵娇艳欲滴,灼灼其华的经过了半个多世纪的凄风苦雨,在封建社会思想的影响下,没有结出本该属于自己的香甜丰硕的果实。

桃花的悲剧是时代的产物。是长期封建思想束缚的结果,现代人是无法理解的和相信的。

假如当初的父母不去把女儿的足缠了;

假如桃花知道李世坤不爱自己去勇敢的争取自己的人生:

假如父母能让女儿去选择另外一种人生!



命由天定,运在人为。

桃花与她的李世坤就像是两天永不相交的平行线。

祥林嫂死了还担心两个丈夫抢她,可是桃花因为李世坤死了葬在了香港,几个本家依照自己的坟茔里不能埋葬个孤人为由,不让桃花进她们的祖坟。桃花死了不但没有像她父亲希望的那样被立了贞洁牌坊,而是死无葬身之地。

思来想去人家在黄河北岸外的一个凸起的土堆上埋葬了这个苦命的女人。



后来人们在埋葬桃花的地方生长出了一棵枝繁叶茂的桃树。

那棵桃树开的花比别的桃树开的花鲜艳,结的果实也无比香甜硕大红润。许多人都来这里打接穗,于是在黄河北岸就有了远近闻名的桃乡,有了大片的优质桃子产区。

人们说这是上天怜悯桃花的苦难,让她转世变成那棵桃树。

也许邻家那个侠骨柔肠,伟岸英俊,倜傥潇洒的大男孩,娶到的那个面若桃花,动若惊鸿,温润贤惠,知书达理的女孩就是桃花的转世!

她们注定相爱有加,子孙满堂。幸福永远!


抛珠滚玉只为潸,镇日无心镇日闲。

枕上袖边难拂试,认他斑斑与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