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阳光中的谜;图片来自网络

    

     十二年了,花花从不愿从这个院门里走出去。无论主人怎样呼唤。它只呆在这个院子里,看日升月落,看花开花谢,它的世界就是这里。对于这只狗而言,世界的边界就在墙边。

它从不向往墙外的世界。为什么呢?

因为它曾经是一只被人遗弃过的小型流浪狗。朋友从门卫那里给带回家,养在院中。花花非常满意现在的岁月,天冷的时候,它可以躺在另一只大狗金毛的肚子上。金毛是一个好脾气的孩子,花花怎么蹭它的肚皮,金毛都由着它。

     金毛爱墙外的世界,朋友每天带着它出去溜,它都欢欣鼓舞。完全可以看出金毛是一个心理健康,不缺爱的小狗。它心安理得地享受着安宁的生活,认同爱享受爱,并回馈给世界以热情。

     没人知道花花经历过什么?被遗弃过几次,怎样的过程,挨饥受冻的生涯,被嫌弃或被其他流浪狗欺负的过程。总而言之,年龄已相当于老人的狗花花把它的生涯安置在这里,阳光暖暖的,植物茂盛生长,世界是安宁且不饥馁的。

                            5号楼的阿黄

     阿黄来自哪里,没人知道?阿黄多大了,没人知道?阿黄的一只脚瘸了。不知是被人打的,还是被车蹭的。自从阿黄来到了5号楼,阿黄就再也没离开过这里。5年了。

     阿黄是一只流浪的小黄狗。是狗中的犀利哥。

     从阿黄的体积看,阿黄的母亲应该是一个血种不错的贵族狗。但阿黄是杂交狗,因为品种不好,阿黄遭到遗弃。这是人类的残忍。养了一只漂亮的贵族狗,穿金吃银,可是它一旦生出杂种狗,那么小狗多会被无情地扔掉。

历经沧桑地阿黄看到我回来,就摇头摆尾地过来,表示出热情,可是它又非常地有分寸,知道不能接触你,知道人类嫌它脏。因为我常带给它食物,它就心怀感激。

    如果我手里没有食物,我会摊开手说,没有,然后手一举,说,去玩吧。阿黄就会识趣地走开,绝不纠缠。


     阿黄常常跟着我母亲,非常有分寸地保持三四步的距离,到了我家门口,就止步,不会向屋里进,因为阿黄明白,它没有资格,那不属于它的世界。

如果我带我家的博美,进家了,阿黄会站在门口看博美狗进去,它安然地站在门外,那个样子,很像一个穷孩子看一个命好的富孩子,而穷孩子是认命的。

5号楼的人,互相之间都不说话,也不认识,可是却因为阿黄,不知不觉中形成了一个不沟通的联系网。比如说,常常有人给楼道里打扫干净。有人给阿黄铺上一个旧棉袄,棉袄隔一段时间就有人换掉。常常有人给阿黄食物,放在楼道里,隔天会有物业打扫掉。

阿黄认识我们5号楼每个人的程度,远远大于我们人类,其实我有90%的5号楼住户都不认识。可是阿黄认识,阿黄把大家都当成了乡亲。从阿黄来到这里,阿黄再也没有走过。

我家的小博美,阿黄看到它,就开心地又蹦又跳,小博美也欢欣鼓舞。但是我阻止它们接触,一来我怕小博美会怀孕,二来我担心阿黄身上脏有虱子,小博美内外都做了灭虫,而且每周都洗一次澡。我自然不能让它们接触。每每阿黄看到博美下了车,就飞快地从远处跑过来,三只脚用力,一只瘸脚蹬着,看起来就像是跳过来。它在博美三四步的地方停下来,高兴地又蹦又跳又转圈。博美也开心地叫着跳着,但是两只狗自动拉开距离,并不接触,这我也暗中诧异,原来两只狗也都有这样好的记忆的。它们已经知道我只允许它们这样。

阿黄毛长的时候,也有人给它剪掉,过一段时间,看它毛也干净许多,不知是不是有人给它洗。但我没洗过,我妈和我老公严厉地禁止我这个想法,说万一咬一口,就要命了。但我不觉得阿黄会咬人,因为阿黄太知趣了,太能看懂人眼色了。

说实在话,我觉得历经沧桑的阿黄比许多人都懂得人情人心,因为它真的知道适可而止,永远保持对你热情,但永远知道识时止步,你对它好,它就开心,你让它走,它就走开,它对5号楼的老人、孩子都知道分寸,特别是小孩子,蹒跚学步地走向阿黄,但阿黄是慢慢后退的,后退时眼神瞟向一侧的大人,它知道大人不允许它接触孩子。楼下有人跳广场舞的时候,阿黄也拉开一段距离地看,所以,5号楼的人都不讨厌阿黄。

     阿黄的世界就是这样,安然的游走于家养狗与流浪狗之间,行走在小区的边缘。

                        栏杆外的小白

     有一天,我一个朋友说,这哪家养狗的真作孽啊!母狗是纯种贵族狗,留下了,母狗生的一窝小狗,都给扔在垃圾堆了,五六个,这么冷的天,还不冻死啊。

过了一段时间,有一只小白狗,常在小区转哒,据说就是被遗弃小狗中仅存的一只。不知这小白用什么方式长大。

朋友家喂了一只哈士奇,特别酷,就是太能吃,而且劲头猛,出门溜狗,一个劲往前挣,我朋友一女的,经常被它挣的身体呈60度后斜型。我们都笑她,是她溜狗,还是被狗溜。

   

    大哈被关在栏杆里,朋友家常没有人,小白就来陪它,不知它们用什么方式沟通,但是小白不走,小白每天都陪它,从早到晚,朋友来家了,小白才走。朋友一走,小白又来。大哈永远在栏杆前站着,小白在栏外看着它,有时候,小白去跑一圈,但仍在大哈面前站着,两只狗凝视着,慢慢地它们就有了坚固的感情。

    有时候,我带小博美出来,如果小白来绕着小博美转,大哈就会妒火万丈,大声狂叫,并向小博美冲过来,小博美吓的软着一堆,浑身骨头都酥了。朋友赶快把怒气冲冲的大哈挣命拖走。一边拖,一边不好意思地向我道歉说,没办法,它妒忌,它不许小白和别的狗玩。

     我们走时,回头看小白,小白就忠实地跟在大哈身后,保持几步距离。渐渐走远。朋友经常给小白狗零食吃,因为感谢小白陪着大哈。但是我总有些担心,因为朋友住的是租借的陪读房,校区离城十公里,今年高考后,朋友就回城了,如果大哈走了。小白还留在这里。那么它们会痛苦吗?

       大哈会不会思恋小白。小白,它还会再遇上大哈这样的朋友吗?

                  乖乖,这狗还会哭哩

 

    舅妈家里养了一只雪白的狮子狗,叫毛球。这只狗来源于一个小偷,小偷把来自城里的毛球送到乡镇里卖,于是舅妈便得了这只狗。

舅妈之所以判断它来自城里,是来源于对它的观察,它的生活习惯很干净,而且它不愿趴地下,要到沙发上爬着,而且这也不吃那也不吃,看着就很娇气的样子等等。

     慢慢的,毛球适应了舅妈家的生活。舅妈虽不精致,但也是爱狗的人,对它照顾的也挺好,它也温驯。它也适应了在院里厨房的地下铺就的简陋的狗窝,也适应舅妈的剩菜拌饭。后来毛球生了一窝雪白的小狮子狗,特别可爱,这在小镇上引起了哄动,这也要抱那也要抱。每抱走一只,毛球都知道,四外找小狗,过了两天,找不到,毛球就知道,找不回来了。

舅妈看着揪心,就说,一定要给毛球留只小狗,看着母狗伤心。终于留了一只,毛球天天看着带着。但是镇上有个小三子看中了,翻墙进来,把最后一只小狗也抱走了。舅妈找他,他不承认,当然不退。

毛球四处找小狗,找不着。它不吃不喝,只在哪哭,舅妈对邻居说,母狗又哭了,人们不信,一齐来看毛球,只见毛球呜呜地哭,大颗大颗的眼泪流下来,人们都奇怪,因为没看见这么漂亮的狗会哭。

“乖乖”!人们齐声啧道:“乖乖,都来看哦,这狗还会哭哩”!

                         被处理的大宝

 

        朋友家有一只狗,叫大宝。养了两年,忽然妻子怀孕了,因为结婚几年才怀孕,这当然是家中的大事,岳母说,怀孕的人不能养狗。

后来大宝被岳母扔了,扔到了哪里,朋友也不知道。又过了两年,有一天,朋友调到乡下所里任所长,途径乡下一公路边,看见了一群野狗。忽然,野狗中一只狗向他跑了过来,那只狗看到他,激动地呼呼喘气,流泪不已,朋友一看是大宝。朋友看着很难过,也很感慨。想着走,但是又不忍,一想到孩子也两岁了,大宝带回去,也未尝不可,就给带到了乡下的所里。

     大宝养在了所里,过几天,朋友去出差,临走时,对下属说,我有几天才回来,你把大宝给处理下。

      朋友走后,下属找两个人,把大宝给勒死了。朋友的意思是让下属照顾下大宝,但下属误解了朋友的意思。

      朋友回来后,很难过,觉得对不起大宝。他说,还不如不带回来呢。大宝遇见了他,那么幸福,居然有缘再见主人。它还以为重新回到了以前的生活,谁知道,这一见,竟然是一条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