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玫瑰园的诗恋】章节

——《你是我生命中最重的行囊》


作者:花花


自从与原青邂逅玫瑰园后,安俊才真正体味到爱情具有多么巨大的魔力,才明白相思有多苦,相思有多甜。他清楚地知道,只有原青才会给自己带来这种刻骨铭心的苦与甜。

—— 题记


💘🌹🌻🌷🌸💝


安俊对着温柔月光百感交集。在新春的第一缕曙光尚未露白时,他情不自禁地将内心的怀想洋洋洒洒写在自己的文字里:


青儿,不管我身处哪里,不管我的旅途多么遥远,你啊你,永远是我生命中最重的行囊。


我是多么爱你,究竟爱得有多深,只有我最清楚这份爱的重量。


当我在玫瑰园看见你时,一种似曾相识的亲近,让我认定你就是我的美丽娇娘。然后,我走近了你,你也靠近了我,两颗心的距离仅仅相隔在一指间。

  人们都说,江南女子,才如泉涌,情如水隽,端庄贤淑。是也!是也!确实这样!江南生芳草,便出才子佳人;酝出缠绵情愫,便有秀丽文章。如今,你已成了我心中的丽人,我也成为你诗中的那一抹蓝。


人总在本能地寻求靠近与温暖。当有意或无意间、刻意或不刻意间将自己置于某种孤独的境地,然后一次次清晰地咀嚼着孤独滋味时,那时的生命,会被情感牵扯着。于是,便成了某种情绪或是梦想的载体,虽然能够容纳下那个时段的生命状态,却不能容纳下全部的思想。


  当一个人背起行囊行走于天地之间,纵然你领略到了德国神秘且若入仙境般的浪漫;法国花都香醉痴迷的夜景;地中海美女如云的蔚蓝海岸;意大利水城贡多拉的歌声;荷兰港口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瑞士小城精美绝伦的钟表等等,这一切会令你驻足观光,然:如同一本书被你摊开,仔细地看了书名或目录,对感兴趣的章节甚至去关心它的出处,但是,待看完后,便会在这本书的扉页题上一行字:“我是一艘漂泊的船,我将停靠在爱的港湾。”然后,静静地转过身去,一本书,已悄悄合上。


  人生出处自心来。家是心灵的港湾,爱是心灵旅程的终点站。我期待心灵的港湾,我期待可供心灵休憩的终点站。


那行走的魅力自然而然地消逝在爱的港湾里。窗前梧桐树下的匆匆行者,几时才能够吃得上家里餐桌上尽管素淡却飘着暖香的饭菜?咖啡店里的侍应生殷勤的服务远没有亲人替你沏的茶浓。因为这杯茶无需去考证是普洱酝酿岁月,抑或是铁观音名贵与否,亲情会随着袅袅的茶香溢满四方。

  一个人行走在黄昏里,落雨时,谁为你撑开一把遮雨的伞?即使风大吹开了伞,雨却打湿了衣袂,谁又与你牵手,于一处大伞之下共避这一天的风雨?


  你啊你,你是我生命中最重的行囊。我载着你的情前行,我载着对你的思念翱翔。你永远是我心底那个“炉边人似月,皓婉凝霜雪”的亲密爱人,“雨过琴书润,风来翰墨香”。


你用心书写冰清玉洁,我用心书写沉静温婉。在生命的诗与画里,让我紧随在你的身边,为你撑起一把遮风挡雨的伞,陪着我走出忧郁的小巷,迎着飘雨的柔曼,共度生命的悠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