姥姥的麻花被

蓝迪

<h3>作者: 崔晓灵</h3><h3>剪纸: 崔晓灵</h3>

<h3>  记得前年,我去乌镇游玩,当走到有着悠久历史的蓝花布作坊时,我的心抽紧了。我仿佛回到了乡下的姥姥家,看到她那又厚又沉的蓝底儿麻花被。她的音容笑貌,她的喃喃叮嘱,在我的脑海里涌现出来,牵出我深藏心底的无尽思念。</h3>

<h3>  在我一周岁时,因父母工作忙,无暇照顾三个孩子,就把我送到了乡下姥姥家。</h3>

<h3>  那是个很美的小山村,与大山大海相邻,与青山绿水相伴。</h3><h3> </h3>

<h3>  从我记事起,就经常跟着小伙伴,上山挖野菜,拾草;到海边赶海,捡波螺,捞海菜。虽然每次收货不多,但乐此不疲。白天玩了一天,晚上就去河里凉快、戏耍,累了就回到姥姥家,盖上麻花被,依偎在姥姥怀里,美美地睡一觉。</h3>

<h3>  其实姥姥很不容易,我未见面的姥爷去世得早,只剩下姥姥一个人操持着十个孩子的家。在那个年代,生活之艰辛可想而知。我被送到乡下后,就成了姥姥的重点保护对象。怕冻了,怕病了,怕我吃不好,还时常给我开小灶,把玉米面筛细了,做成细面饼子,在那时可是优待餐了。冬天存几个苹果,每到晚上,趁老舅老姨去玩了,不在家时,就偷偷拿出来给我吃,也因此常引起他们的不少怨言。</h3>

<h3>  后来我回城读书,每天期待的,就是假期的早日到来。放假的第一天,我就像急待归巢的小鸟,第一时间飞到她身边。</h3><h3> </h3>

<h3>  姥姥家院子里有一棵枣树,我不在的日子,她就把成熟的大枣收起来放好,等着我回来吃。</h3>

<h3>  转眼姥姥离开我,已有二十个年头了。</h3><h3> 那个让我魂牵梦绕的美丽山村还好吗?那条长长的斜土坡呢?我每次离开时,姥姥都站在村口,向走在斜坡上的我招手,用衣角不停地擦着眼睛,我也一样,每次都是含着泪回头。</h3><h3> </h3>

<h3>  姥姥,您在天堂还好吗?</h3>

晓灵剪纸作品

<h3>【后记】晓灵姐的这篇文章写得真切感人,5月19日刊登在《大连晚报》上。晓灵,人如其名,心灵手巧、知性善良。我们剪纸班的同学们都为她感到骄傲!我帮晓玲姐编辑整理成这篇美篇,给姐姐留纪念,并与大家分享。(蓝迪 2019.05.20 夜)</h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