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妈妈到102岁,历时22年,因此学到了许多老人健康的经验与方法,加上在陪伴时边记录边学习边思考边总结,又增加了许多知识与能力。

然而妈妈还是走了,妈妈的离去是我此生最大的痛,令我创深痛巨,不能自己。

痛定思痛,与其沉溺于痛苦中不如将这二十多年学习、思考、总结、研究老人健康的经验、教训、方法和感悟写出来。

于是决定写作《老人与健康》。

并将它作为余生的方向和目标,将高质量的晚年生活方法传播给更多老人。

皇帝喜欢神仙,百姓喜欢神医。

皇帝不退休想活五百年,百姓六十岁退休后便疾病上身。

被疾病纠缠的老人,开始了与病魔奋斗终身的伟大征程。

老人们不仅自己还带领儿女孙子与疾病战斗,寻医问药更成为老人晚年的大事。

头痛脑热,伤风感冒,关节疼痛,鼻炎痔疮……都到医院看医生。

入院挂号排队,医生看病排队,付费取药排队,车库停车排队,越大的医院病人越多。

医院比菜市还热闹。

但是,我妈妈却极少去医院。

她能活到102岁的原因之一是,她作了自己的医生。

妈妈当了一辈子教师,她不是医生与医药不搭界。

她作自己的医生是她不看医生。尤其是80岁之后,除一次白内障,一次带状疱疹,两次膝关节积液,一次摔断大腿之类的器质性病变与损伤外,所有的小病慢病外病连便秘都是自己治好。

这里的作自己的医生是自己治与不治。自己治是小病慢病外病自己到药店买药;不治是不治也能好的病和治不好的病,靠自己养。

这里的不看医生是小病慢病外病,大病急病内病器质性病变和损伤当然需要去医院就医。

其实“你是最好的医生”只是一个说法,说这句话的是“医生的医生”纪小龙。

中国工程院副院长、西京消化病医院院长樊代明的“人的疾病,三分之一不治也好,三分之一治了就好,三分之一治也不好”把“你是最好的医生”说清楚了。

为什么你是自己最好的医生?

是因为你和你的疾病相依为命,患难与共。

疾病就住在你的身体里,成为了你身体的一部分,它们与你的健康呈负相关关系。

老了,身体机能退化、老化,身体自然就衰退、虚弱。

疾病就随着身体的变化而变化,你健壮它弱小,你衰弱它强大。年青时生命蓬蓬勃勃地生长,疾病被压制萎缩,年老时气血衰微生命力减弱,疾病便野草般生长。

疾病时时刻刻,事事处处作用于身体,从小到大,从强到弱,健康衰损,它们都在并参与其中,你对它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它什么时候开始怎样开始,它怎样变化怎样发展,它因为什么加重又因为什么减轻,你都服用了什么药物或施用了什么方法……闭着眼睛,你都能“如数家珍”。世界上任何一个医生都没有你对你的疾病这么接近这么熟悉这么认真。

你身体“风吹草动”的任一细微变化都逃不脱你的眼睛立即感之并都在你的掌控之中。

“久病成良医”之后,我们甚至无师自通地悟出了:

我们只需强健自己,对疾病只能哄它玩它“骗”它,而不能灭它。

因为打它就是打自己,弱它就在弱健康,祛除它就很可能损伤身体甚至要了自己的老命。

自由学者王东岳说:无病不检查,微恙不用药,小病不就医,大病不大治,绝症不乱治。

——所以你是最好的医生。

美国医生特鲁多说:“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

特鲁多医生这句话把“你是最好的医生”说得更透沏:

一、人的疾病极少数能治愈,医生能治愈的不多。一是科学对人体的秘密破解不够多;二是治疗的手段不够先进;三是当代的医药还不能够治愈更多疾病;四是医生的水平还不够高;五是医生诊病不准而产生许多误诊(纪小龙说:“医生的诊断有三成是误诊,如果在门诊看病,误诊率是50%”);六吃错药(医药腐败还未列入)。

二、人的疾病大多靠自己,医生只能帮助。一是强大的心理;二是自强自立自主的能力;三是自己增强免疫力;三是小病慢病自己调理自己养。

三、人的疾病绝大多数与心理有关,需要医生安慰。一是医药无能为力;二是对疾病的恐惧;三是疾病被自己和他人夸大;四是心理感受而非身体疾病。

所以特鲁多认为医生的工作大多数时间是去安慰病人,去帮助病人,极少的时间能治好病人。

反过来,人都有病,但医生能治愈的病极少,多数的病是病人自己“治”好,更多的“病”与心理有关,正确认识与对待便自然“药到病除”。

或者老人们可以将“与疾病斗争”换一种思路:与疾病和平共处甚至与疾病成为朋友。

这就是:

你是最好的医生。

生老病死是天道,不可逆转,只能接受。

世间生物都有一死,不可怕,怕也无益。

我们能做的就是延长生的时间,推迟死的到来。

疾病因此成为老人与死亡间的通道,

让这条路变长的是与疾病和平共处,让这条路更长的是无疾而终

——你便是最好的医生。

附:

纪小龙(1952-),男,江苏句容人,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总医院病理科主任、肿瘤生物治疗科主任、纳米医学研究所所长,主任医师、教授、硕士、博士生导师。现任国内11家杂志的副主编、编委以及美国《环境肿瘤病理杂志》编委,全军解剖学组织胚胎专业委员会委员、全国抗癌协会淋巴瘤委员会委员、全国全军及北京市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