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前面的话

趁着退休后上帝恩赐给的时间,补一补以往因忙于工作欠下的课,是件自感十分惬意的事。尤其是读一读经典著作,悟一悟人生哲理,更是觉得心旷神怡,好像自己也变得聪慧了许多。读过之后,便想问一问自己有什么心得。有了心得,又不忍独吞,于是就有了《读经典 悟人生》这个感言系列。我将随读陆续谈吐自己的感悟,与朋友们切磋、交流,不妥之处请赐教。

✿16✿

 

【原文】

     戊辰,太子即皇帝位。帝姊鄂邑公主共养省中,霍光、金日、上官桀共领尚书事。光辅幼主,政自己出,天下想闻其风采。殿中尝有怪,一夜,群臣相惊,光召尚符玺郎,欲收取玺。郎不肯授,光欲夺之。郎按剑曰“臣头可得,玺不可得也!”光甚谊之。明日,诏增此郎秩二等。众庶莫不多光。(选自《资治通鉴》二十二卷世宗孝武皇帝下之下•公元前87年)

 

【译文】

  戊辰(十五日),太子刘弗陵即皇帝位。因为只有八岁,所以他的姐姐鄂邑公主与他一起住在宫中,负责抚养照顾,霍光、金日、上官桀三人共同主管尚书事,负责主持朝政。霍光辅佐幼主,国家政令都由他自己发出,天下人都想一见他的风采。殿中曾出现怪物,一天夜里,群臣为怪物所惊,于是霍光召见担任尚符玺郎的官员,想要取走皇帝的玉玺。尚符玺郎不肯给他,霍光便要强夺。尚符玺郎手持宝剑说道:“我的头你可以拿去,但玉玺不能拿走!”霍光对他这种态度甚为嘉许。第二天,便以汉昭帝的名义将这位尚符玺郎的品秩提升了两级,众人无不因此对霍光更加尊敬。

 

【袁公感言】

     常说看人要看气度和格局。我们观察和认识一个人,往往通过他的一言一行,特别是看他对某些问题的处理,就能基本得出结论。心胸狭窄、小肚鸡肠、目光短浅者,任其张牙舞爪、不可一世,也难成大器;宽宏大量、忍辱负重、小事犯傻者,再观之无奇、视之若愚,亦不可小觑。当年韩信能忍胯下之辱,方成开国之三军统帅,如今霍光能为几朝元老,由上所言亦可见一斑。

✿17✿

 

【原文】

     春,二月,诏有司问郡国所举贤良、文学,民所疾苦、教化之要,皆对崐:“愿罢盐、铁、酒榷、均输官,毋与天下争利,示以俭节,然后教化可兴。”桑弘羊难,以为:“此国家大业,所以制四夷,安边足用之本,不可废也。”于是盐铁之议起焉。(选自《资治通鉴》二十三卷孝昭皇帝上•公元前81年)


【译文】

     春季,二月,汉昭帝下诏命有关官员向各郡、国举荐的贤良、文学询问,了解民间疾苦和教化百姓的要点,大家都建议:“希望取消盐、铁、酒类的专卖制度,罢黜均输官,不要与天下人争利,向百姓表示节俭,然后才可以振兴、教化。”但桑弘羊表示反对,他认为:“盐、铁、酒类的专卖制度和均输措施等,都是国家赖以控制四夷、保卫边疆,使财用充足的根本大业,不能废除。”于是,一场关于盐铁专卖等问题的辩论开始了。

 

【袁公感言】

     早在两千多年前,古人就把事关国计民生的战略物资牢牢把控为“国有”,不许“民营”。现在看来,仍不失当。公益单位一旦钻入钱眼儿,与孔方兄拜了巴子,甭说驷马难追,恐怕百匹、千匹马也拽不回来。此时的“公益”,只能是充饥的画饼了。有些事,若不从体制上解决问题,只是在原有框架内搬倒腾挪、微改小革,无异于隔靴搔痒。

✿18✿

 

【原文】

     许丞老,病聋,督邮白欲逐之。霸曰:“许丞廉吏,虽老,尚能拜起送迎,正颇重听何伤!且善助之,毋失贤者意!”或问其故,霸曰:“数易长吏,送故迎新之费,及奸吏因缘,绝簿书,盗财物,公私费耗甚多,皆当出于民。所易新吏又未必贤,或不如其故,徒相益为乱。凡治道,去其泰甚者耳。”霸以外宽内明,得吏民心,户口岁增,治为天下第一,征守京兆尹。顷之,坐法,连贬秩;有诏复归颍川为太守,以八百石居。(选自《资治通鉴》二十五卷中宗孝宣皇帝上之下•公元前63年)

 

【译文】

  许县县丞年老耳聋,郡督邮禀告(颍川太守)黄霸,打算将其斥逐不用。黄霸说:“许县县丞是个清廉官吏,虽然年老,但尚能下拜起立,送往迎来,只不过有些耳聋,又有什么妨碍!应好好帮助他,不要使贤能的人失望。”有人问他这样做的原因,他说:“频繁地变更重要官吏,会增加送旧迎新的费用,奸猾官吏也会借机藏匿档案记载,盗取财物。公私费用耗费过多,全要由百姓们承担。新换的官吏也未必贤能,或许是还不如原来的,就会徒然增加混乱。治理的方法,不过是去掉太不称职的官吏而已。”黄霸外崐表宽厚,内心明察,很得官吏百姓之心,郡内户口年年增加,政绩天下第一,汉宣帝征召他担任京兆尹。不久,因被指控违法,连续受到降级处分。后汉宣帝下诏让他重新回到颍川,以八百石的官秩充任颍川太守。

 

【袁公感言】

     这的确是个人尽其才、才尽其用的范例。不过,放在当下恐难行通,因为擅长你有政策我有对策的人太多,经文再好也管不了和尚嘴歪。不是好法的“好法”就是“一刀切”。这也可能就是为什么人们都知道应试教育弊端种种却仍旧施行的原因吧!人文环境不行,无奈。好在当今道德正在回归,风气正在好转。盼望有一天不再受良知不存的羁绊。

题图来源:网络

插图摄影:赵振恒

原文译文:百度

袁公致读者

(●—●)

您的关注,是我出征的战鼓;

您的点赞,是我渴望的美餐;

您的评论,是我前进的指针;

您的分享,是我挺胸的脊梁!

若有兴趣,可加我微信h189311414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