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21

隐情

文/霍才元


凤过门还不到一年,尹氏就抱了胖孙子,就理所当然地搬到城里,跟儿子儿媳孙子一起住,一家四口三世同堂,日子过得挺有意思。

后儿子因公出了国,是到什么埃及建房子,三年后才能回来。

开始常收到儿子的信,后来逐渐少了,这个月从头盼到尾竟没有一封信来。尹氏心想:儿子一定好忙!就把这想法对凤说,凤没吱声。

最近,凤经常上夜班,回来得很晚,孙子又总是哭哭啼啼,尹氏哄也哄不住。

在一个星期天的上午,凤带孩子出去了。尹氏看到隔壁的石老头回来拿什么,见左右无人,忍不住悄悄地扯着石老头的衣角问:凤是不是经常上夜班?石老头是凤所在厂的老收发。石老头难得回家一次。石老头说:好像、好像……尹氏马上追问:有没有看见凤跟什么人在一起?有个男的,好像在什么电视里见过。石老头一边说,一边抱着一抱东西,匆匆离去。

尹氏在院子里呆了半天,回屋子里左想右想,还是觉得应该跟凤摊牌。

晚上,尹氏跟凤摊牌了,并从从容容地说:石老头可以作证。

以后,凤就不再上夜班了。尹氏也放心多了。

在另一个星期天的上午,尹氏忽想起,应该买两包烟送石老头。于是就买,就送到凤的厂里石老头的门房里。而石老头不在!尹氏等了半个钟头,最后怅然若失地走了。

回到家里,凤不在,孙子也不在。尹氏压根也未想到,凤跟踪了她!

次日,凤的厂里,关于石老头的传说很多,有鼻子有眼的。

不久,石老头要走了,要回乡下跟远房侄子过。石老头无妻,也无后。

搬家的时候,石老头的侄子突突突地开来一辆手扶拖拉机。尹氏诧异地从屋子里跑出来,问:石老头,你这是往哪儿搬?石老头低着头,默不作声。石老头的侄子狠狠地鄙夷地瞪了她一眼,然后突突突地开走了。

氏于是一整天六神无主,晚上问凤:石老头到底出了什么事?

凤支支吾吾。尹氏越发疑惑地追问。凤就藏头露尾地讲了。

听着听着,尹氏就受不了了。凤扶她上床,冲一杯糖开水说:妈,就当我什么也没说,你什么也没听到。凤还在絮絮地说着什么,好像提到……尹氏却一言不发,脑子里一片空白。直到凤回房休息去了,她才下了决心似的,搜出半瓶安眠药,一古脑儿倒进口里,吞进胃里,然后悲哀地低唤一声:儿呀,娘从二十五岁开始守寡……

那边,凤正倚床看着一封信,泪水止不住唰唰而下。

选自霍才元小说集《草堂志异》;

首发河南《百花园》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