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是因为淡季的原因,在恩格罗恩格罗火山口国家公园里行驶的越野车并不多。

在行驶中,我们忽然发现了一对冠鹤。

当我们乘坐的越野车在路边停下时,这对冠鹤像是欢迎我们似的,忽然跳起了优美的舞蹈。

我查阅了冠鹤的相关资料:“每年5月到7月是冠鹤的繁殖期,这时的冠鹤经常成双结对地跳起优美的舞蹈。它们先是相互躬身颌首,以表相邀之意,然后双翅微展,企足延颈,跳将起来。舞步起始轻盈,渐趋急骤,最后竟如醉似痴。东非冠鹤喜欢鸣叫,“哦啊!哦啊!”的声音轻柔舒缓,清脆动人,或抒发自己的欢愉,或表达相互的情爱,特别是在子夜和黎明时分,声闻遐迩。”


就我们所看到的情景,上述文字所描绘的的确是事实。

冠鹤的舞姿的确非常优美,我拍了几十张它们翩翩起舞的照片。

回来后我在查阅资料的时候得知,冠鹤上个世纪50年代就被引进了我国,早就有人工饲养了。这种美丽的鸟儿翼展可达两米以上,如果算上头上美丽的冠,身高可以达到1.2米。

路在绿色的草原中延伸。

眼前出现了一大群野牛。

这只落在野牛耳边的红嘴牛椋鸟好像是在和野牛说悄悄话。

红嘴牛椋鸟栖息在常见的食草动物身上,比如斑马、野牛、犀牛、大羚羊、黑斑蹬羚、河马、长颈鹿、甚至大象等,在它们身上来回飞翔攀爬,寻找隐藏于这些动物身体毛发和褶皱中的寄生虫。对于这些食草动物来说,巴不得有人免费为它们清理身上的虱子牛虻等,所以非常欢迎这些“清洁工”。

等我们拍够了野牛群,司机又启动车辆,向前方驶去。没走多远,就发现了一只斑点鬣狗。这只斑点鬣狗很奇怪,它就在我们已经停下的车附近绕来绕去,不像其它斑点鬣狗那样见到我们就掉头走开。

我们朝它张望的方向看去,发现那里有两只狮子正呼呼大睡。

两只狮子旁边有一只雄狮没睡,它警觉地抬起头,似乎发现了这只斑点鬣狗。

另外两只沉睡中的狮没过多久也醒来了。我通过照相机的长焦镜头看过去才发现,这两只也是雄狮。

斑点鬣狗和雄狮的目光都投向了一个地点。

我用长焦镜头搜索了半天才发现,原来它们都盯着山包后的一具野牛尸体。这句野牛的尸体头部的皮都已经被啃光了。毫无疑问,这头野牛是这几只狮子猎杀的,狮子已经吃饱了,但是并不允许斑点鬣狗来分一杯羹。我们在这里待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也没看出个结果。斑点鬣狗还赖在那里,三只雄狮对野牛的残骸依旧不离不弃。我们也拍够照片了,只好离开了。

回程中,野牛和斑马横穿游览土路。

大多数野牛都吃饱了,趴在草地上倒嚼,对我们不理不睬。只有这只野牛好奇地看着我们。虽然相距遥远,可是这些非洲野牛看上去和我们在北美洲看到的野牛长相差不多。

再见了,野牛们!

回程中,其他车上的团友给我们拍的照片。

回程中,司机把我们拉到了这个湖边。湖边的这棵大树整体上看像一个❤形。

湖边还设有洁净的卫生间,大家可以在这里下车方便一下。

这个湖里有一群河马。

这群河马比我们后来在其它地方看到的河马幸福多了,它们不仅有丰富的食物,而且置身其中的湖水看上去也很干净。

看看这个大家伙的眼神。

湖对面飞来了一群水鸟。

一只埃及圣鹭一动不动的单腿立在湖边的一块石头上,看上去真好像是一位智慧神祗在思索着什么。难怪埃及人把它与智慧之神托特联系在一起。。

湖边的草地上有很多漂亮的鸟儿。

看看这只小鸟儿的眼神,像不像“愤怒的小鸟”?

它们几乎不怕人。

有团友想拿饼干屑喂它们,遭到了公司和导游的制止。

在这里留下的打卡照。

湖边有一大群非洲野鸭。

看来湖中的食物也非常丰富,它们也都吃饱了。

只有靠近山坡的盆地边缘才生长着一些树。

远方飞来四只冠鹤,我来不及调转镜头,所以只拍到了它们的背影。

又发现了几只狮子,这几只狮子都是雌狮。

距离它们不到百米外,有几只角马在吃草,双方都安然无事。

忽然司机又通知我们远处有两头黑犀牛。司机的视力真好,我们车上4个人用望远镜,照相机长焦镜头搜索了半天,才依据司机所指的方向发现了这两头黑犀牛。

黑犀牛曾经遍布东南非的稀树草原。但疯狂的盗猎致使绝大部分黑犀牛消失了。盗猎者主要是为了获得犀牛角。在国际黑市上,犀牛角的价格被炒到同体积黄金价格的3倍。在暴利的驱使下,不断有人铤而走险,针对黑犀牛的盗猎屡禁不止。

它们距离我们太远了,我的照相机只能拍到它们模糊的身影。

即便如此,当我把黑犀牛的照片发到朋友圈时,发现旅行社的李总还是说,“你们的运气爆棚了!”我们车上的司机也说,他来这里很多次了他还是第1次能在这么近的距离看到黑犀牛。

山坡旁也有一群角马和斑马。

还有一头孤零零的大象。

非洲的野生大象,原来有很多,据说在欧洲殖民者来到这里之前,非洲大陆上的大象多达100多万头。由于人们喜欢象牙及象牙制品,在狂捕滥杀下,非洲的野生大象数量急剧减少。我在曾任英国首相丘吉尔先生年轻时所写的《我的非洲之旅》一书中,看到过丘吉尔他们一行人狩猎大象、犀牛等野生动物的文字描述及照片。即使是现在,也还有钱人以到非洲猎取一头大象、狮子等野生动物为荣。

离开恩格罗恩格罗火山口公园前,游客可以在这个地方下车,去洗手间或者放松一下。

我们虽然离开了恩格罗恩格罗火山口国家公园那个水草丰美的盆地,但是接下来的很长一段路程还属于恩格罗恩格罗火山口国家公园的保护区内。

马赛人在恩格罗恩格罗火山口国家公园保护区内放牧的牛群羊群。

在这个保护区内,只允许以游牧为生的马赛人居住。马赛人与政府签署了协议,协议明确规定他们不得猎杀野生动物。

这里虽然也是水草丰美,但与我们刚刚离开的那个盆地相比,还是有点儿相形见绌。

开满黄花的草地上,随处可见马赛人的牛群羊群。

沿途随手拍。

沿途随手拍。

沿途随手拍。

马赛人赶着一群毛驴。

沿途随手拍。

保护区内也有成群的斑马、角马等野生动物。

在恩格罗恩格罗火山口国家公园保护区边界地区,可以看出草场已经退化得很厉害了。

开始一路下坡。

前方就是东非大裂谷的谷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