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滾向前的改革春潮,

風雨滄桑,鳳凰涅槃;

一路走來的流年里,

有"你"有"我"也有"他";

年輪變成了歲月的痕跡,

歲月的碎片拼成了記憶。


    閒來翻出厚厚的記事簿,紅色的絲綢硬皮封已經鬆脫,周邊泛黃,蛀成了小洞。幸虧里面的筆跡依然,那是塵封已久的工作記錄,是我浮沉商海十多年的跌事隨筆。

  或許一通電話、一次會議、一筆匯款、一個同事的咨詢、又或是老總的囑咐,都來一個潦草的記錄。多少往事,多少"那年拼搏"交集着,感慨着。

~窗外一片農地~

  雖生不逢時,卻是幸運的。在我生命力最旺盛的時期,遇上了祖國的改革開放,此乃千載難逢。二十多歲妙齡,雖然沒有高等學歷,也沒有從商經歷,卻如願扯了下海。

  1985年,是改革開放的初期,我受聘於經濟特區一企業,簡單而言是做生意的公司。何謂"生意"對於當時慒懂的我,一切來得如此新鮮,什麼"進出口貿易""中外合資""保稅區"等一系列新鮮詞匯,陌生而好奇。

  來自四面八方的新同事,有高等學歷的,有跟我同樣的高中生。說國語的、粵語的,還有說家鄉話的。打破傳統的上班模式,不是每個人都向同一目標狂奔。跑的、跳的,溪邊濯足的,叼牙簽曬太陽的,五花八門,各司其位。這就是商海。

~公司年會~

  首先是擺脫其氛圍,絕不能放棄自己,目標雖是模糊不清;好奇心卻是無限膨脹,但願帶著飽滿的求知欲去海納百川。

  給我差遣的首份活兒是財務,與數字打交道,可不要小看這0至9,十個阿拉伯數字呀,打算盤、寫憑證、記帳,銀行業務,證照的登記、年審⋯其充斥著會計科目的數字~報表。企業效益佳否?也得以"盤數"為依據。都離不開那0至9;真是有數得計,才可心中有數。慶幸這工作的奇妙而有趣。

  人們總說時間會改變一切,但事實上一切都需要你自己努力去改變。

 一天,臨時接到通知:與一女同事到海南島出差,任務是帶款項(支票),與正在當地談生意的同事接應。雖是有點突然,但卻樂意着,填寫好旅差借款,找領導簽字,簡單的行裝,帶上公司的重托:一張七位數字的支票。

我們倆怱怱坐上了拱北開往徐聞的通宵大客巴,啟程出發啦,約顛簸了6小時,到達徐聞時天還未亮,便馬不停蹄轉乘跨過瓊州海峽的電船。海口就是我們的目的地。

車上沒能瞌眼呢,可上船歇歇啦,上了船,俺倆不知天高地厚,半刻鐘不到,感覺頭昏腦脹,這是從未坐過的公海船,風大浪大,海流喘急,搖幌難耐,望著同伴,臉色蒼白得嚇人啊,原來我們是暈船浪,開始噁心,繼而就嘔,吐了又吐,等全吐了。雙雙找地方去,找個無人的地方,是!船倉!因為實在乏力,我們蜷縮在船倉。不知過了多久,"船泊岸啦,快起來"聽到有人叫喚着,蒙朧中醒來,第一反應,摸摸袋里的支票,幸好,完好無缺。

我們二人興致勃勃登了上岸,剛才一幕已拋諸腦後。兩位男同事早就在碼頭等候著,我小心奕奕將那張超百萬元的支票交給了他們。

這就是我的第一次公差。

海南島~

  假如我們把自己力所能及的亊都完成了,我們會真令自己大吃一驚。

 不到一年的財務工作,便有機會嘗試新的工作內容~報關員,報關是一個新興行業,沒有前車之鑒;小試牛刀,鋒茫不露,第一次到拱北海關,走進報關室,眼前繁忙一片,我左顧右盼想找個位置,似乎沒人察覺我的存在。來自不同公司的報關員都正在為到岸、離岸的貨物做著各種报關前的填寫單據工作。

我拿出早已填好的進口報關資料來到櫥窗,輪候,等待,只見那穿著威武制服的關員,將一份份單查看,輪到我了,眨眼工夫將整份單退了回來,不說因由,示意自己查找。

我滿頭霧水,緊張了半晌,原來批文還要找他們科長簽署;找到了科長,見我生澀,示意拿"報關員"證,咪著眼睛戲謔道"你之前沒報關?怎不似報關員。"我苦笑著跟他說:是啊!我原來是護士,"就是嘛,白衣天使怎麼來了這"。

嗨!原來報關員還有樣子看的。

  拿著簽署了的批文,再返回櫥窗,卻要下班了,當天申辦不了啦,無奈貨物只可存放在海關的倉庫。

這是我第一次報關。

  一個人倘若需要從思想中得到快樂,那麼他的第一個欲望就是學習。

  記亊薄有這樣一段:報關工作,涉及的知識面廣泛,商品的歸屬,稅收的計法;臨場的應變,很具挑戰性。与公司的進出口業務息息相關,報關暢通了公司效益就來了。

  後來,我被調到了辦公室。

 十七年太多回憶了——

從職員到中層管理——

集團的綜合性業務,營運流程⋯⋯都讓我誤打誤撞,也讓包容了。

慶幸我出身於護士,沒有被物欲顛僕,沒有在不經意間被同化,所有的彎路都是必由之路。一歩一個腳印,踩出一片屬於自己的天空。

珍藏照片

文字:虹彤

多謝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