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20

年华轻度,过眼如烟,缕缕轻淡,迎风呈现的是一片浮扬。打开尘土肆溢的话匣,里面存放的是没有少时的轻言浮语、高谈阔论,只有一份静安沉默的留守。如今,细数着满身尘埃的点滴,看着苍茫中渐行渐远萧索的身影,泛起那一抹泛黄记忆中的温情。低眉,轻轻捡拾起一枚岁月的浅笑,绕着岁月清澈的轨迹,流淌过一季又一季。


那些想要挽留住的容颜,却被带上了晦涩的桎梏,如温婉清亮的箫声,歌泣着逐落于粉末尘嚣。“未觉池塘春草梦,阶前梧叶已秋声 。”人生的风景,总是一半忧伤,一半明媚。时间都去哪儿了呢?一天里,我还来不及拥抱清晨,就已手握黄昏,一年里,我还来不及细品初春,就要打点素裹迎接秋冬,一生里,我还没好好感受年轻,便迟暮已近。

在某一个清晨,照镜子的瞬间发现眼角出现了一些浅浅的皱纹;在某一天突然发觉脚步没有了年少时的轻盈;在某个时刻突然看到了头上冒出了许多白发;在某一件事情上,突然发觉自己失去了往日的激情……


站在时光的路口,看着朝来夕往的人群,哟!原来,走着走着自己的时间已经到了玩不起,原来,悠悠时光转眼间也就差不多过去。宁静的路口,幽淡的时光里,一晃,一天,一晃,一季,一年瞬息也就过去。或许,我还会徘徊,还会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迷茫的找寻着自己的身影,回味着过去时间里的点点滴滴。但却素不知这时间正飘然的从指尖上溜去,悄悄地走的无踪无影。在这些散落在地上的时光里,又有多少的不服输和不甘心?又有多少的无奈在这时光的流逝中毅然殆尽消失?

展开我的记忆,如轻起的尘封,一样样,一件件,历历在目。我感触人生之颠,我感叹这岁月的无情。这人生啊,如长江之水,东流不止,窜流不息;这人生啊,如秋之光,无论你当初繁茂怎样,鼎盛如何,终究是要枝叶凋零。生从何来,无至何去?呵,原来都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谁也挡不住光阴流逝,我更拽不住阔行的年轮。我默默地唯有感叹,唯有叹惋,唯有凄凄,唯有哀怜。我静静地捡拾起岁月之叶,一枚、两枚、三枚………想筑起我生命之藩篱。多想遮挡住这生命的无情流失哟,可遮挡中的终要梦去魂离,终要与昔日的记忆浪花做一番相离。离别这,离别这伤感之痛,离别这似水柔情。

在岁月的长河里,我曾有过多少次暖的相遇,也有过多少次冷的惆怅别离。谁的情迷了谁的眼,谁的记忆温暖了谁的脸,已无法分清。在流年里,期许着每一场的春暖花开;在春花秋落间,期许着岁月的静好与月圆。日月两盏灯,春秋一场梦,红尘里看破的只不过是浮沉一片,生命中看破的变幻无常让人无言,爱情里看破的只不过是聚散,美丽的容颜也只不过是百年后芳华刹那间。流年里酣畅日子渐渐消逝,只点燃了一个人的孤单,倒数年华中那片片单薄的记忆,彷惶的心,却总难使人静安,是因为无法忘却昔年那嬉笑欢愉的人与事吗?好像又不是这么简单。在一天天的日子中,在一页页凄美的文字间,在一杯杯缠绵的往事里,一个个惆怅的每天,一份份不舍的牵念,在记忆深处,温暖着流年,它总想始终留在心间。情在梦里盘旋,梦在情里入眠,透过指间的光阴,唯有心中的风景,才是人生的不变。

往去今来,岁月的无情流逝,再也回不到往昔,再也回不到从前。只有记忆,唯有只言片语的记忆往我的生活里填塞,唯有影影绰绰的记忆充实我的未来。我暗自伤神,暗自疼痛,最后,将这伤痛在落叶之下掩埋。当轻轻翻开落叶,见到的那是我的伤,那是我的痛,那是我昔日的身影。也许就这样欠着,今世不能抹平,今生不能相还。


我知道,我已经老了,否则不会沉醉在往日的记忆中,这心中的记忆,就像是一道沟壑,像是一道山梁,像是一处山坡,像是一道丘陵。哦!我无力翻过,我无法逾越,无法翻过心中之巍峨,无法越过心灵之群山峻岭。

静静地,静静地,又一年过去。轻轻地,轻轻地,人生又一岁远离。在寂静与轻悄中,时光一点一滴地流失,没留下一片云影,不带走一丝呼吸。现在就连回忆,也愈来愈模糊,愈来愈清浅,总要在夜深人静或独处光阴中,才会蓦然想起。那些老去的时光,曾是走过的无数个的今日,远去的每一寸光阴里,都镌刻着自己的足迹。好吧!走过的路,遇到的事,错过的人,都把它安放在已老去的时光里。回眸,把那生长着的记忆,就研一池水墨,提一支狼毫,执笔于旧时光里,把它装帧成笺,为岁月深处,摇椅上的日子留一丝安暖,添一抹绿意。

时光的岸边,无需循着过往的踪迹,我会依旧安然无恙。温一壶流年似水,参一道寂静安然,让岁月释然那些哭过、痛过的痕迹。盈一怀淡然,执一袖从容,许自己一份静安随遇。指尖轻敲的温柔里,总会有一丝淡淡的清香,摇曳着的红尘深处,总会有一丝贴心的暖意。低眉,捡拾一枚岁月的浅笑,从此,将淡淡岁月,静静守侯,静观千帆过尽。日子照旧熙熙攘攘,搁置好在红尘之外的心,站在属于自己的角落里。携一抹岁月的安然,淡看春去秋尽,花开花落,让这生命,如花般盛开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