鸦鸣


村前一颗古枫树,

常聚乌鸦群,

有时沉默,有时鼓噪,

鼓噪时声儿一个惨。

村上老人闻声说,

谁谁又该老了去了。

挂鼻涕的二疯子说,

乌鸦愁哭了。


村东古枫开发了,

公路已从树下酒家门前过,

有人玩手机丢了孩子,

有人开车喝点酒去了那世界。

村上老人常叹气,

咋不见乌鸦在树上捎个信。

缺牙的二疯子伯说,

乌鸦赶不上趟都去开庆功会了。


2019..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