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的初夏,

除了满眼的嫩绿之外,

没有一点儿夏天的味道。

天暖暖的,甚至有点儿凉。

南北的气候似乎在大反转了,南方的气温甚至没有北方的高。

很久也没有下过透雨了,秦淮河干的快见底啦。

时间,又象变戏法一样,改变着田野的颜色。

田野里的颜色,由绿色变成黄色。油菜籽黄了,麦子黄了,早稻黄了。

时间,又象变戏法一样,神奇的变出不同的花来。

广玉兰白了,熏衣草紫了,金鸡菊黄了,月季红了,五花八门的格桑花在风中摇曳着。池塘里的睡莲花盛开,小荷的叶子也长的很大了,己经有很香的荷香味了。

金陵初夏,似乎是一个长长的暖春。

初夏、初夏,什么都在变化!

在江南水牛多,黄牛并不多见。

  在自然界,有些并非同类、同宗的搭配,会显得更美。

比如花和蝴蝶,花和蜜蜂,花和蜗牛,牛和鹭鸟等等。

麦子黄了。

秦淮河里草帽多。

秦淮河水位很低了,河里的鱼也急的直跳。

农家刚割到的油菜。

薰衣草紫了。

初夏河边各种形态的鹭鸟。

桃子红了。

月季正红。

绣球花正艳。

格桑花海里的金丝雀。

初夏,鸟二代出来了,到处乱飞。

🐮打,打,打个劫!

观音殿格桑花儿视频。

 我每天都在河边拍鹭鸟。这不是扮酷或玩童趣,下午炙热的阳光烤的实在受不了啦!

戴上这个杨树枝编的帽子后,有只小鸟甚至向我飞来,当看清了我的脸后,“啾”地一声,一个直角急拐弯又飞走了。相信它一定吓的不轻!😱

本组照片拍摄于南京江宁外秦淮河、观音殿、大塘金(西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