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016年8月

地点:三弄

摄影:九曲风

文字:摘自“青风 寂无声”美篇

        有人说,雨天,是放声哭泣的时间,一场秋雨,淋湿了一地的缠绵,静静地坐在音乐里,听一曲离歌水一样漫过心田,握一份悄然的思念,任时光于凝眸间迷离、婉转至疼痛。

  喜欢,一个人漫步于灯火阑珊,捡拾城市中大大小小记忆的碎片,那些华美的时光便如流苏般晶亮,照耀流年里有梦的时光,青春的忧伤总是无处安放,一任深深浅浅的思绪,唯美暗夜里苍白的月光。

        

        光阴无休止,那些绽放的、飘飞的、陨落的、消失的,都是曾经;那些绝望的、冷漠的、痛苦的,都是生命的滋味吧?

  如若,一场风花雪月可以感天动地,那么,蝶舞庄周,是否可以让泪水不再横流?如果一场轰轰烈烈可以让人肝肠寸断,那么,固守一池安恬,是否可以算做人生的一份收获?

       也许,走过、累过、笑过、哭过,就是成长;也许,温暖过、悲伤过、繁华过、寂寞过,就是飞翔。


        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里,不来不去。一些事,不需要捡拾,已在心里;一些人,不需要回忆,却挥之不去。

  我知道,我是你今生最美的相遇,纵只是一个擦肩。前缘,是梵音袅袅中,佛前的一言盟誓。今生,我们为践约而来,滚滚红尘中,注定一眼凝视,便盈笑相识已久的倾心。

  

        你说,我就是宋词中那个款款而来的女子,月华里,轻舞霓裳,而你,会用一生的深情,将我爱怜。我却知,镜花水月,那份用无奈串起的情感,只是若水穿尘。

  人世间有种爱,没有奢求,没有谁对谁错,亦不怪缘浅情深,对望,两两相知;转身,无怨无悔。默默里,珍藏聚散离合,只消得,一季花香,暖到落泪。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追寻,一曲一场叹,一生为一人。吟一句莫失莫忘,弹一曲千古绝唱,纵使生死相依,仍是美好且安然。

  吟一阕无边思念,梦几回柔情深种,立尽一岸晓风残月,望断一涯独倚栏杆。

        雁过处,惊回首,风华是一指流砂,苍老了一段过往年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