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庆纵欲而亡,西门府树倒猢狲散。府内妻妾包括家里的下人,每一个人心中都有了自己的小九九。


李娇儿是第一个有想法的人,最后找了一个借口大哭大闹,吴月娘眼看留不住人了,只好让李娇儿走人。


潘金莲和陈经济偷情事发,被吴月娘抓住把柄,趁机赶出家门贩卖,被武松诱杀。


孙雪娥和下人来旺偷情,偷盗家财准备私奔,被抓了现行,送官处理,被官卖。


只有孟玉楼城府最深,瞒着众人,不动声色地提前做好了自己的打算,孟玉楼也是结局最好的一个。


先是给自己将来出西门府制造一种声势。

孟玉楼就对潘金莲说“大姐姐如今有了自己的孩子,变得有点刻薄。”孟玉楼的意思已经十分明显了,为自己出门先找到借口打下铺垫,言下之意“不是我要出门,是大姐姐变的刻薄了,不能容人了。”


吴月娘有了自己的孩子,确实变得有点不近人情了,原因有几个。


首先,西门庆死了,若大的家庭有千头万绪的杂事,担子都压在了她的身上,心烦意乱的吴月娘性情难免有点变化也属正常。其二、因为有了自己的孩子,吴月娘变得小心谨慎了。李瓶儿和她的孩子死去时的情景历历在目,吴月娘不会忘记。所以,吴月娘为了孩子的安全,吸取了李瓶儿大意失去孩子的经验教训,对周围所有的人都保持着高度的警惕,唯恐走李瓶儿的老路。平日里言谈举止就变得有点敏感刻薄,这也是孟玉楼对潘金莲所说的“大姐姐变得刻薄了”,这也是实际情况。


用偷情、闹事、盗财这样的办法出门既不光彩,也没面子,这种方法对平时表面稳重的孟玉楼不合适。其次,有了前车之鉴,孟玉楼心中明白,即便是出门也不能走歪门邪道。心中有了这样的打算,孟玉楼自然就在平日的生活中多了想法和心机,她要另辟蹊径。孟玉楼就利用和吴月娘在永福寺上香的一次机会,和闲逛庙会的公子李衙内眉目传情,你有情我有意了,只是瞒着吴月娘。

李衙内派人来提亲,吴月娘都蒙在鼓里,不明就里地来问孟玉楼是否有嫁人的想法。老道的孟玉楼开始不承认,实际上暗度陈仓,不断地追问媒婆,话语中急切地询问李衙内的家庭背景、岁数、婚姻等敏感问题,把球又踢给了吴月娘。吴月娘再愚笨也明白了孟玉楼地意思,暗自长叹一口气,留人留不住心,只好给孟玉楼准备好了嫁妆,装着高兴地样子送走了孟玉楼。


孟玉楼表面上憨厚,其内心极其复杂,在人际关系复杂的西门府,如果没有独特的生存技巧,孟玉楼也不可能独善其身。


孟玉楼不动声色地完成了一次华丽的转身,轻轻地挥一挥手,告别了没有给自己带来多少欢乐和幸福的西门府,又一次踏上了寻找自己幸福的快车。


出头的椽子先烂。

只因为老实人不是众人关注的中心,所以,老实人周围的环境相对宽松,干什么事之前往往有足够的时间来准备,成功的机率本来就大。孟玉楼这样的“老实人”其实也是指在相对特殊的环境来说而已。事实上,没有几个人是所谓的“老实人”,换句话说,“老实人”才是真正的江湖高手,就如孟玉楼。

事实如此,能干出大事的人,往往就是那些不显山不露水的所谓“老实人”。


历史上的“楚汉相争”,刘邦和项羽争天下。刘邦给人的印象是一位忠厚的长者,还一直被热血青年项羽吊打,可最后成功坐天下的却是表面上看起来是“忠厚长者”的刘邦。


“老实人”一般轻易不出手,但动起手来就是风风火火闯九州,而且心狠手辣,往往能一剑封喉。


附读书笔记:

图片封面来源于网络。

特别声明:本文系美篇簽約作者原创作品,转载必须带有原创作者“风清扬”的名称,转载没有授权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表,否则将被视为侵权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