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文 飞天

人到老年常常会怀旧,

怀念那随风飘去的时光。

尤其是童年时代的点点滴滴

会不时在眼前如电影胶片拉过

并伴着清脆的童音在耳边回响。

那个时代鲜有独生子女,

兄弟姐妹像小鸟儿叽叽喳喳一筐……

我想起我亲爱的哥哥,

一同在大院里快乐成长。

我的唯一的哥哥哟,

就是我童年的偶像!

他有比同龄娃高一大截的身条,

帅气的脸上满是精灵顽皮相。

他调皮起来让爸爸头痛,

皮带经常会抽在他身上。

挨了打他躲到天黑也不回家,

让爸爸派人四处搜寻他藏匿的地方。

兵叔叔一个个报告无果,

原来他就躲在枝繁叶茂的树上,

捂着嘴儿笑看兵叔叔瞎忙……

他是猴崽子们的众拥之王,

玩打仗砸碎了玻璃实在是平常!

有次他招惹了也很调皮的战士,

叫几个战友把他衣服扒光,

摁在卫生所的治疗床上,

各色药水抹得身上花里胡哨,

杀猪般的嚎叫在大院里回荡……

他篮球打得的确不错,

战士们打比赛都争把他抢。

在农场的水塘学会了游泳,

那猛子扎得像小兵张嘎一样。

他爬树根本不用腿夹,

是手抱脚蹬蹭蹭地走着向上。

动图

院子里有一棵硕大的枫树,

树杈上有一处能靠能躺。

他用偷拽来的马尾套上竹竿,

树梢上的知了全无处躲藏。

搁炉子边成为我童年最美味的烧烤,

热滋滋的香气叫我口水三尺来长!

叫声好哥哥我也想上树,

笨笨的小妹我不会上。

我那无所不能的哥哥哟,

用绳子和木棍做了软梯绑在树上,

圆了小丫一个上树的梦想!

那个暑假我天天靠在树杈上读书,

谁能体会这是怎样的心旌摇荡?

部队的农场好一派田园风光,

那是我们暑假最喜欢去的地方。

地里的西瓜番茄果实累累,

要啃粗大的菜瓜得扛在肩上。

水井边的毛桃还有点儿酸涩,

急呴呴的孩子们馋得照样。

听说拔了地里的草可以卖钱,

既除了草也可以“中饱私囊”。

于是我卖力地忙累一天,

七分钱我人生的第一桶金来自养猪场。

午饭是孩子们最开心的时刻,

树枝当筷子番茄炒鸡蛋别提多香!

有一次我追逐一只小野兔,

跑累了沉沉地睡在田梗上。

哥哥找到我捏着我的小鼻子,

我睁开眼看见他疼爱的目光。

那一刻永远定格在我的心头,

哦,我最亲爱的哥哥我童年的偶像!

动图

哥哥不仅会钓鱼还会钓蛤蟆,

串起来搁在我脚边吓得我花容走样。

挥舞着长竹竿去放鸭子,

沿河岸走着我俩隔河相望。

鸭声嘎嘎 蛙声阵阵,

小河边柳枝婆娑摇曳着夕阳……

啊,再也没有了这动人的画面,

再也回不去了我的童年时光!

我们就这样在军营中渐渐长大,

军号声伴着我们茁壮成长。

那一年我和哥哥依依告别,

兵分两路一北一南同时穿上了军装!

军营悠悠兄妹情


                                                                     飞天


人到老年常常会怀旧,

怀念那随风飘去的时光。

尤其是童年时代的点点滴滴

会不时在眼前如电影胶片拉过

并伴着清脆的童音在耳边回响。

那个时代鲜有独生子女,

兄弟姐妹像小鸟儿叽叽喳喳一筐……


我想起我亲爱的哥哥,

一同在大院里快乐成长。

我的唯一的哥哥哟,

就是我童年的偶像!

他有比同龄娃高一大截的身条,

帅气的脸上满是精灵顽皮相。


他调皮起来让爸爸头痛,

皮带经常会抽在他身上。

挨了打他躲到天黑也不回家,

让爸爸派人四处搜寻他藏匿的地方。

兵叔叔一个个报告无果,

原来他就躲在枝繁叶茂的树上,

捂着嘴儿笑看兵叔叔瞎忙……


他是猴崽子们的众拥之王,

玩打仗砸碎了玻璃实在是平常!

有次他招惹了也很调皮的战士,

叫几个战友把他衣服扒光,

摁在卫生所的治疗床上;

各色药水抹得身上花里胡哨,

杀猪般的嚎叫在大院里回荡……


他篮球打得的确不错,

战士们打比赛都争把他抢。

在农场的水塘学会了游泳,

那猛子扎得像小兵张嘎一样。

他爬树根本不用腿夹,

是手抱脚蹬蹭蹭地走着向上。


院子里有一棵硕大的枫树,

树杈上有一处能靠能躺。

他用偷拽来的马尾套上竹竿,

树梢上的知了全无处躲藏。

搁炉子边成为我童年最美味的烧烤,

热滋滋的香气叫我口水三尺来长!


叫声好哥哥我也想上树,

笨笨的小妹我不会上。

我那无所不能的哥哥哟,

用绳子和木棍做了软梯绑在树上,

圆了小丫一个上树的梦想!

那个暑假我天天靠在树杈上读书,

谁能体会这是怎样的心旌摇荡?


部队的农场好一派田园风光,

那是我们暑假最喜欢去的地方。

地里的西瓜番茄果实累累,

要啃粗大的菜瓜得扛在肩上。

水井边的毛桃还有点儿酸涩,

急呴呴的孩子们馋得照样。


听说拔了地里的草可以卖钱,

既除了草也可以“中饱私囊”。

于是我卖力地忙累一天,

七分钱我人生的第一桶金来自养猪场。

午饭是孩子们最开心的时刻,

树枝当筷子番茄炒鸡蛋别提多香!


有一次我追逐一只小野兔,

跑累了沉沉地睡在田梗上。

哥哥找到我捏着我的小鼻子,

我睁开眼看见他疼爱的目光。

那一刻永远定格在我的心头,

哦,我最亲爱的哥哥我童年的偶像!


哥哥不仅会钓鱼还会钓蛤蟆,

串起来搁在我脚边吓得我花容走样。

挥舞着长竹竿去放鸭子,

沿河岸走着我俩隔河相望。

鸭声嘎嘎 蛙声阵阵,

小河边柳枝婆娑摇曳着夕阳……


啊,再也没有了这动人的画面,

再也回不去了我的童年时光!

我们就这样在军营中渐渐长大,

军号声伴着我们茁壮成长。

那一年我和哥哥依依告别,

兵分两路一北一南同时穿上了军装!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