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妞爸:“宝贝,下车吧。已经到小区南门了。”


胖妞:“爸爸,男门?那小区的女门在哪里?”

妞爸:& $ % ~ …

02


妞有个特别喜欢的毛绒玩具狗,每天都要抱一抱,昵称“大白狗”。


一日,妞把自己的上半身脱得精光,把大白狗的头按在胸前,嘴里念念有词。


我问:“你干嘛呢?”


妞白了我一眼,一脸的嫌弃:“你看不见吗?我在给我的狗儿子喂奶呢!”

03


无时不刻不在矫情的妞妈,用幽痴的眼神望着胖妞:“宝贝,无论什么时候,你都会爱妈妈吗?”


胖妞看着我,点了点头。


我心里一暖,再问:“那如果妈妈以后变得很胖呢?”


妞认真地想了想:“那可能就不爱了吧。”


……


心霎时降到冰点,但我还在垂死挣扎:“那你就没有妈妈了呀!难道你就不伤心吗?”


妞低头摆弄着玩具,抬头瞥了眼一旁更瘦的小瑞阿姨,看都不看我:“真要那样的话,我就换小瑞阿姨当我的妈妈吧。”


我听到内心的悲凉在呐喊——再不减肥,给人当妈都没资格了呀!

04


胖妞抱着“爱宠”毛绒大白狗走过来,摸着我的腿撒娇:“妈妈,这大白狗是假的,一点也不好玩儿。你什么时候给我生个妹妹玩儿呀?”


近来,她常问这个问题。


这一次,我决定彻底打消她这不现实的想法:“医生说了,妈妈身体不好,再也不能生了!”


胖妞被惊得一个趔趄,她失落地说:“哦,那算了吧。”


幽怨地往回走了两步后,她又回头:“妈妈,等下我可以用你的手机吗?”


“干嘛?”


她凝视着我,满脸认真:“你不是说你不能生小孩了吗?那我就打电话给小瑞阿姨,让她给我生个!”


我:……


苍天呐,小瑞阿姨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才会认识你这样的小孩……


05


胖妞穿了新买的裙子,又见到她喜欢的雅琪姐姐,于是兴奋地在电梯里转圈。


她越转越快,一个发晕,只听“咚咚咚”几声巨响——妞的头和身体螺旋式接连撞到电梯的四壁!


我心疼得滴血!


可我忍住没去扶她,因为我知道妞特别爱面子。


果然,妞扶着墙东倒西歪站起来,忍住疼,小手一撩散在眼前的头发,故作潇洒地看了看围观的亲人们,呲牙咧嘴地喊道:“没事儿!我不疼!”


众人咬住牙,默默点头。

06


小区里有减速隔离带,汽车开过去时总是一阵颠簸。


有一次,胖妞在车里喝水,车正开过隔离带,水泼了妞一脸。


妞气极,一拍大腿,用响亮的童音大喝:“操——!这是谁修的破路呀!”


我和妞爹被那声霸气的“操“给镇住了,面面相觑,满脸黑线。


这是什么时候跟哪儿学的,这么社会化的骂人方式?


07


胖妞不小心磕破腿,放声大哭。


我说:“别哭了,知道你疼,可哭也没用,一样还是会疼!所以,别哭了。”


妞很听话,努力忍住不哭。


五秒钟后,她憋着嘴,泪眼汪汪地问:“妈妈,我现在已经不哭了,可她怎么还疼呀?”


我:“不哭也疼,磕破了就会疼!”


妞认真思考了两秒钟,恼了:“不哭也疼?那你为啥不叫我哭?!”


我:……。


妞放声大哭。


08


一日,妞和我一起上厕所。


看到我换卫生巾,妞满脸惊恐:“妈妈!你这是怎么了?你流血了!!!“


我心里一阵暖,忙安慰她:“没事的,宝宝!女孩子长大了都这样的。“


妞更加惊恐了,她双手捂住嘴,表情像惊悚的琼瑶剧女主角:“天哪!你是说,我长大以后,也会像你一样烂屁股吗?“


我:……


整个房间都回荡着我鬼畜一样惨绝人寰的笑声。

PS:小妞语录持续更新中,如果你喜欢,就留言点赞告诉我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