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雨水是奢侈的

连石头单色釉也盖不住

石缝中的积水如渐息的窑火

有几枚青梅

在淤泥里偶见翻身

一位晨练老人

从新时光里闪过旧影

那时桥对面叶子绿着

都是我前世过从的招摇

倘若绕过白漆皮的果木

一片苎麻过于茂盛

梗茎里斜逸出几只灰鸟

落照错认了土路上的痕迹

而将与你分离的事物

日益增多

在最西边的一角

阔叶林里漂浮出的行人

可朝饮的坠露

拍打着她的长发

但始终没激活

她表面的古意和凝重


一缸跌落牙齿的雨水

啃嚼着云岫被低估的厚度

大地安然

但一个故事才刚刚开始

你站在阴角

眼睛辐射出空明

怎么也合围不了那棵枯树

它面壁上刺青狂野

寒舍虽简但访客不断

你只好一圈一圈

重新填注你的心气儿

把一个异乡的空洞

与骨感的乡愁暗中隔开

索性把眉目间遂升的振翅

喋血般上下杀戳链接

余生有限

这幅空皮囊就交由

薄暮时分的人间

之后有人把酒东篱

再后等待新人借着月光杜撰


诗歌摄影系紫气东来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