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在江南水乡,河流就是生命,就是灵魂。江南的河流是温柔婉约的,就像流淌着的低吟的诗,浅唱的歌。蜿蜒的河流两岸孕育了人类的文明,书写了灿烂的文化。

从古至今人们都依河而居,自然而然地形成了一个个小镇、村庄。浙江湖州的南浔古镇就静静地依偎在古运河岸边700多年。

2019年5月17日中午我们驾车从上海的七宝老街出发,来到南浔。住的“巨人君澜”酒店就在古镇边上,我们在下午、晚上和第二天清晨,三次游览了古镇,在寻寻觅觅中感受古镇的千年沧桑。

  走遍江南九十九,不如南浔走一走。这句话虽然有些夸张,但似乎也有一些道理。如今所谓的古镇到处都有,但不少是人造的景观而已,毫无历史的积淀,而南浔冠以“古镇”却是名副其实的。

  南浔处于大运河延伸和扩展的河段,所以这里的河看起来要比其他古镇的河要宽一些,民居沿河而建,随河而走。

  一座座石桥,一个个弄堂,一条条小巷,一户户人家,是那样舒服地组合在一起,充满着诗情画意。古镇上到处可见那高高悬起的红色灯笼,烘托出古色古香的气氛。

南浔的石桥年代久远,造型各异,那石板或许静静地躺在这里已经修炼千年,它们见证了古镇千百年的变迁,走在上面,有一种穿越时空的感觉。

  小桥流水有人家,白墙灰瓦古建筑,曲径通幽小巷陌,河上漂着乌篷船。

此情此景,让老汉的思绪飞到了遥远的孩童时光。小时候我坐在父亲撑的小木船上,一边玩水嬉戏,一边啍着:摇啊摇,摇到外婆桥⋯⋯唉!时光的流逝就像那小河的水不停地流淌、流淌⋯⋯永不停歇,一路向前。一瞬间,坐在小木船上唱着歌谣的我已年过花甲。

  据有关资料介绍,古镇以南市河、东市河、西市河、宝善河构成的十字河为骨架,其间又有许多河流纵横交错,街道和民居沿河分布,随河而走,以南东街、南西街为串联,构成了十字型格局。古镇既有傍水筑宇、沿河成街的江南水乡小镇风貌,又有众多高品质的私家大宅第和江南园林,形成了小桥流水人家与大宅园林交相辉映的古镇特色。

  古镇民居的建筑风格具有徽派建筑的特点,富有特色的马头墙、小青瓦。

      我们走进了一座宏大的庙宇一一广惠宫。传说元末农民起义军领袖张士诚曾占广惠宫为行宫,故又名张王庙。广惠宫佛道结合,既供黄大仙,又奉观世音菩萨。

  大型旧上海情感电视剧《黑蝴蝶·白蝴蝶》和电视连续剧《十万人家》在这个小园林中取镜拍摄。

  私家名宅大多为中西合璧式建筑风格,也是南浔建筑的一大亮点。

      刘氏梯号外围看起来是典型的江南水乡园林建筑,但其南北部分融合了西欧罗马风格建筑,清一色的红砖房子,古朴的白墙灰瓦徽式建筑与华丽的西式建筑相碰撞,建筑整体看起来高大恢弘。

  古建筑上的木雕工艺精湛,木雕上的人物形象栩栩如生,为我们讲述着一个个遥远年代的故事。

  相邻建筑的隔墙形成了“一线天”的景观。

  像许多古镇一样,南浔古镇也有着浓厚的商业气氛。南浔的特色小吃还是挺多的,比如这里的湖州大混沌、熏豆茶、臭豆腐、清蒸白水鱼等等。但凡古镇店铺的商品大同小异,不过,南浔古镇上随处可见的湖笔庄、丝绸店彰显出这个古镇的老味道,正是这两样商品孕育了许多商贾巨富,也正是这些腰缠万贯的商人们建造起一座座高宅深院,成就了南浔的过去和今天。

  湖笔是湖州一大特产,古镇上展示的创造了吉尼斯世界纪录的笔王和笔后。

  和其他地方一样,广场不仅是人们聚会的场所,也是人们锻练身体的地方。你看,晨练的老人们英姿飒爽!

  店家在早晨就摆开桌椅,等待客人们到来。

  这位姑娘和我一样,一大早就在古镇上寻寻觅觅。

  古镇民居。看那些建筑,时光似乎停滞在上世纪中期,在我们上了年纪的人眼里是多么的熟悉!

  一大早,两位姑娘就在小巷内拍摄古装照片。

  清晨,工人用高压水枪冲洗石桥的台阶。

  比起白天,夜色里的古镇充满梦幻般的色彩,灯火阑珊中徜徉在夜色下的古镇街道上也是非常享受的。一串串大红灯笼及两岸的人家灯火将整个古镇映衬的非常美丽。

      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

我们来到南浔古镇的这段时间,天气有点阴沉,虽然不见蓝天白云,但烟雨朦胧的景象,倒与古朴自然的小镇融为一体,显得那么深䆳,那么迷离,那么诗情画意。南浔古镇是一本厚厚的书,我们仅仅只是打开了书的扉页,精彩的内容尙需要细细品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