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替人做广告,没人给我们劳务费,只是喜欢到处拍景。

  下班回家接近五点钟,看看太阳还是老高,本来就该出去散步的,所以约上同事老君,带相机走步捎带拍照玩。

  老君属区摄影家协会成员,受过专业训练,相机也比较高档,成像效果不错。有一次我们散步到过舜山府,景色很美,今天就各自背上相机径直来了。

  在一装饰豪华的门口,站着几个很俊秀的年轻安保人员,看我们俩用相机舞舞扎扎,急忙问道:“你们干什么的?”我俩赶紧解释说:“你们这里风景挺好看,过来拍照。”几个保安想了想说:“行,就照吧,帮我们做宣传,好事。”

我们俩就义务做起好事来了。

  舜山府就建在一座小山的半山腰。

这里属于仲村地界,仲村人住在北面,把这称作南山,我们村在南边,离得也不远,只是叫法不同,称这为北岭。在孩童时可是很向往这里的,孤陋寡闻地认为就是一座高山峻岭。

  记得当时还没到上学年龄,常来北岭玩耍,顺羊肠小道弯弯曲曲地走向山顶,山上有一个一个碾台大小的石头包,包上长有老婆指甲,胖胖的叶片酸酸溜溜很好吃,周围山土里可以挖出老哇芋头,模样像芋头,却特别涩不能吃。

  石头包上还有像深洞洞一样的水坑,水里有小蝌蚪、草虾还有其它小动物。

我和小意坐在石头包上,脱鞋把两脚伸到水里,凉凉地挺舒服。

小意来自即墨县城,他们家里的人见多识广。他一边用脚轻轻踢水一边讲故事,“俺娘说,这水里住着龙王,有个小孩儿不听大人话,往水里撒尿,天上很快飘来一块小云彩,打了一个响雷,就把小孩儿劈死了。”

我本想尿尿的,却赶紧憋住,生怕飘来一块小云彩。

  南山的土质很差,在以粮为纲的年代里,种上地瓜产量也不高,小麦玉米更不能指望,有一年栽了一片竹林,很快干死了,可能是管理也需要科学知识和专业人员吧。

  真佩服人家开发商,看见没,盖楼前先建花园售楼处,室内琳琅满目,金碧辉煌,室外奇花异草,人间仙境,确是吸引人的眼球,搞销售的还愁卖吗?

货卖一张皮,本来各个住房内部布局是一样的,东买西买,没事了就搬家,也不嫌麻烦。不明白,要那么多房子干嘛!

土财主,财主土。

关键是花草树木长这样好,是怎么管理的?当然经费更重要,做房产赚钱多。

  我们不管他们生意的事,就是到处找好玩的去处游乐。

  应该相信科学,比如经过现代科技训练的自由搏击,传统的跆拳道,空手道,中国武术都不是对手。

荒山变做绿色家园,就需依靠科学,人们素质的提高不光是会鉴赏音乐美术和美食,还包括掌握科学技术的多少。

2019.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