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尼亚(Konya)-安塔利亚(Antalya)- 棉花堡(Pamukkale)


3月29日

前往科尼亚大巴上送饮料的小哥

在奥斯曼帝国时代之前,科尼亚(Konya)在12—13世纪曾为塞尔柱(Anadolu Selçukluları)王朝的国都,历经了几百年,是土耳其传统的宗教文化中心。

现在科尼亚是以苏菲派、也即西方所熟知的“旋转的苦修僧”(Wirling Dervishes)创始人鲁米(Mevlana Celaleddin-Rumi)而闻名遐迩,鲁米通过诗歌、音乐和旋转舞将苏菲信徒们引向对真主的爱,最终进入与真主合一的境界。


鲁米也是一位学者和诗人,他的诗歌表达爱情、生命、死亡,以及与真主合一的爱。

这是他的一首诗:


来吧,亲爱的

且让我们来相爱

趁你我

尚在人世。

1926年,作为世俗化的一部分,土耳其禁止苏菲派作为宗教信仰,但仍然肯定旋转舞在土耳其民间舞蹈的地位,允许其继续保持下去。

鲁米的陵墓就在城的中心,是这里最热门的旅游景点,也是世界文化遗产地,不过不收门票。每年的十二月,会有大批朝圣者来到这里敬拜。

鲁米的陵墓

我还参观一个土耳其国父凯末尔的纪念馆。馆员介绍,只要凯末尔住过的城市,都会建一个纪念馆,土耳其人对他的尊敬随处可见,他的画像也出现在很多地方。

科尼亚考古博物馆里精美的瓷砖

晚餐找了一家旅馆附近当地人的餐馆,谷歌上评论不错。我点菜时,店里服务员没有人能讲英语,刚好有两个来吃饭的土耳其人懂一点点英语,他们就当了翻译,介绍了几个菜。我就放心地坐下,虽然既没有看到菜单也不知道价钱。一开始上了几盘凉菜,给了一瓶水,过一会儿肉烤好了,是牛肉碎做成一个圆棒,穿在铁条烤熟的,味道还不错,比昨天的羊排强多了。

我吃完,突然发现竟然没有带钱包,这不是有吃霸王餐的嫌疑?我又讲不了土耳其语,那两个当地雷锋已经离开,没法跟服务员交流。我只能用谷歌翻译写了一段话,说钱包忘在旅馆,要回去取,很对不起。服务生痛快地回答,没问题,去吧。我急忙赶回去,拿了钱回来付账。

科尼亚虽然是土耳其的一个大城市,但民风淳朴,我要坐一段有轨电车,但是站台并没有买票的地方,当地人都是刷卡。我就跟貌似检票的人说,我没有票,他挥了一下手,痛快地放我进去了。

当地的出租司机坚决不收小费,几毛钱都很认真地拿给你。

科尼亚属于比较保守的城市,妇女一般都会包头巾,不像伊斯坦布尔那么开放,在这里你可以体验一种更原生态的风土人情。

3月30日 安塔利亚

从科尼亚开始自驾,下一个目的地是安塔利亚(Antalya)。

到安塔利亚要从位于安纳托利亚高原的孔亚,穿过金牛座山脉(Taurus Mountains),才能到地中海沿岸,山脉的最高峰有海拔3456米,山区的公路只有双线,不过也很好开。

由于周边国家的战乱频频,公路上经常会有军警检查来往车辆的证件,我也被查了好几次。

途经阿斯潘多斯古剧场(Aspendos),它被誉为至今保存最完好、且是亚洲最大的古代罗马剧场,位于安塔利亚东边47公里处。剧场可以容纳15000多人,最难得的是迄今仍在使用。每年夏季的阿斯潘多斯歌剧节(Aspendos Opera)和芭蕾舞节(Ballet Festival)在这里举办,表演不使用任何现代扩音设备,观众可以和古人一样,坐在两千年前的石阶上,欣赏完美的音响效果。剧场周围还有不少遗留的古迹。

歌剧节(网上照片)

安塔利亚(Antalya)位于地中海畔,据说是个文青打卡的地方,卡雷奇历史街区(Kaleiçi)是主要看点,它的土耳其语意思是“城堡里面”,其实是罗马时代港口城市的遗址,里边的道路曲折环绕,上世纪八十年代奥斯曼式老建筑被改造为民宿客栈、餐馆酒吧和店铺。古城风韵和美丽海景,让人的脚步和心灵都流连忘返,是游客和当地人都喜欢逛的地方,沿着爱琴海的海滨更是充满浪漫温情的氛围。

老城区不让机动车进入,我订的旅馆在老城区,到入口时被挡住,和门卫大叔一说就放行了,进去在迷宫般的狭窄街道里转了半天,最后还是逆行单行道,开了100米才进了旅馆停车的地方,连旅馆的接待生都吃了一惊。

时值周末,老城和海滨都人头攒动,大多是当地的居民,在享受着初春的美好时光。港口里,停了很多的游艇,夏天这里也是度假的胜地,大型游轮会在此停靠,带来滚滚的客流。

3月31日

清晨,老城显得格外宁静。白天喧闹的老城入口哈德良门,只有我和汪星人。
岁月的痕迹
安静的早晨
漂亮的装饰

送面包的人,当地人每天早饭都吃新鲜的面包。

这是没有被修缮过的老房子,还是老城大规模维修之前的样子。

离开安塔利亚前往棉花堡(Pamukkale),230公里的路中午就到了,订的民宿离棉花堡很近,走路五分钟就到了。民宿今天只有我一个客人,主人说我是今年第一个客人,之后预订的就多了,我说希望给你带来好运。

棉花堡小镇位于土耳其的西南部,自古以来就是著名的温泉度假胜地。1988年,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Pamuk在土耳其语里代表棉花,Kale是城堡,从山下看起来这片钙华池确实像是一座耀眼的白色城堡,闪闪发光的雪白石灰岩的表面,是由数千年富含钙的泉水形成的,泉水慢慢地从山坡高处滴下来,富含矿物质的水,形成泡沫状,凝集在钙化池中,漫出的泉水沿着钟乳石,瀑布般的池边流到下面的乳白色水池中。 据神话传说,这些地层是巨人们所固化的棉花(该地区的主要作物)。

吃午饭的地方

我从山下的入口进入景区,要穿过钙化池区域,进入钙化池区就不允许穿鞋了。我穿着袜子,踩在凹凸不平的池里,简直在不停地进行深度的脚底按摩,很痛的!走到山上后,就可以看见无数的碟形白色钙化池。说实话,著名的棉花堡有点令我失望:绝大多数的钙化水池都已经干枯,少数尚流淌着浅蓝色温泉水的池里,则是人头攢动。

游客最多的地方

干枯的钙化池,只能想象一下蓝色温泉水漫溢的美景。

景区里还有赫拉波利斯遗址(Hierapolis),是著名的古希腊—罗马圣城,公园前2世纪所建。目前这片遗迹存留着教堂、浴池等大的遗迹,也少不了古剧场,据说考古学家会根据古剧场的大小,来估计当年城市人口的范围。满目残垣断壁,也让人依稀感受到昔日的辉煌,想像这里曾经的繁华喧闹。

还有一个温泉池,池底都是古代建筑的残件,天气太冷,只有两个美女在水里玩耍。

据说以前在山上建过旅馆,对泉水源造成严重破坏,后来才被拆除,但棉花堡已不复当年的风采。我问民宿主人为什么水那么少,她也无奈的说,雨水充足的时候会好一些。

我好不容易在一个角落里,找到没人有水的池子,可惜云比较厚,日落时只有一点红色,景观也不是很出彩。

我离开景区的时候已经是闭园时间,游客散去,此时棉花堡,才恢复了宁静美丽。

下山时,进了一家叫“唐人街”的中餐馆,店里没有其他客人,几个中国店员在打扑克。我感觉疲累时,一碗汤面下肚,就能满血复活。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