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有一个地方,一个梦幻漫妙地方,这里每天沐浴着阳光或在迷雾中飘渺。

👉这里涨潮时是一片汪洋大海,海面上漂浮着竿影、小船。退潮时一湾湾浅浅的海水,深深浅浅的沟坎,伴随着赶海的渔民和游人。

👉大海之上,长空之下,这里有最美的梦,有传奇的故事,还有绝伦无比的美景……

👉一个绚丽的名字,似乎所有的霞光,都在这里流淌,似乎所有的霞光,都在这里迷离。

👉闽东霞浦,霞是天空,浦是大海。天与海的世代相伴,幻化最美的时空。

👉有那么一天这里一夜走红,成为世人关注和向往的休闲、旅游、摄影的地方。

👉己亥年4月下旬同影友从北京出发,抵达霞浦,开始梦幻般的霞浦采风。

👉在3天中,老天始终在考验我们,拿走了霞,搬来了雾,滩涂、鱼船、竿影像刚出嫁的姑娘,羞涩的飘渺在天地之间,妖娆的丰姿忽隐忽现,梦幻无比。偶然有一缕阳光从雾中穿越,但又是那么短暂尔淡雅。

——北岐山滩涂——

👉抵达霞浦的次日晨4时许,我们离开酒店,前往北歧山滩涂。停车场在渔港码头边缘,借灯光抢拍一张渔船吧!

👉我们扛上相机,沿着景观大道,爬在半山坡上,天刚蒙蒙亮。这里依山傍水,视野宽广,可俯视万亩海面。

👉这里是个近海拍摄的好地方,虽是“小海 ”,但劳动作业内容丰富,海面光影变化复杂,无论春夏秋冬季节更替,都是海洋滩涂风光摄影的绝佳去处,是闽东滩涂摄影 “拍摄一号”。

👉天亮了,赶海的驳船陆续离开码头,进入劳作场所,这里风景虽棒,但浓浓的雾封锁着海面,让人喘不过气来,创作的思维基本处于窒息状态,但咔咔相机的快门声始终未停。

👉返程的路上,路边树叶空隙中,海上的渔船穿流不息,创作灵感萌生,何不采用光圈优先模式,使用F2.8大光圈,虚幻前景框架,创作云中穿越月的作品呢?

——东渡滩涂——

👉下午5时许,我们驱车来到东渡滩涂,这时是退潮期,滩涂上有赶海的渔民,有揽胜的游客,半山坡茶树地里站满了摄影人。

——沙江S湾——

👉第二天早上8时许,驱车赶往沙江镇S湾滩涂观光行摄。

👉这里古老的民清院落,丽质的海带生产基地,千年滩涂营造的S湾融合成一首诗,让你回味无穷,留恋忘返。

👉这里的S湾,是不变的风景。变的是,无数双仰慕的形形色色眼睛。

👉S湾,像位婀娜娴静的女子,淡淡的愁思交予天际,没有人看得通透,也不需要人看通透,永远留一个美美的背影。

👉一叶扁舟,疏忽飘至,好似告诉我,再静的心,也会起涟漪。

——下青山滩涂——

👉下午5许,我们驱来到下青山,在大桥上看到海面之上,密麻有序的白色泡沫上栉比鳞次的人家房屋,才知道,这就是童话般的浮在海面上的村庄。

👉这里的交通工具是船,家家有船,比我们家家有车还要平常。

👉渔民风雨无阻在潮水中穿行劳作,养殖他们的海产品,他们顾不上回家,吃住在这漂浮在海面的房里。

👉船儿在水面上忙忙碌碌,机器的突突声不绝于耳。对于拍摄者,这是拍摄画面里最动感的元素。

——南湾甲骨文滩涂——

👉第三天上午,我们慕名驱车8时许来到南湾,这里有当今闻名的甲骨文滩涂和围栏景观。此时虽刚涨潮,观景台上已架满長枪短炮,静静的期待着心中仰慕的那一刻的到来。

👉一层薄薄雾笼罩着远方,不知是海是陆。

👉潮在慢慢的涨,雾在慢慢的散,甲骨文字图案在慢慢地漂浮出海面上,渔船在字划间游荡, 不时的驱赶着鱼群。围栏在淡淡的阳光下放射出彩色的光芒。

👉此刻的山坡上鸦鹊无声,按动快门的声音响彻云霄。

摄影后期:潘功书

撰 文:王晨军 部分来自网络

敬请各位老师斧正
欢迎网友转发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