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往往感受不到父亲的爱,那是因为他爱得太过深沉。

父亲的爱浸透了我的生命里,但我却熟视无睹。今天是父亲逝世二十周年,忆起父亲的点点滴滴,深感内心隐隐作痛。寥寥数笔,仅为追思那远去的灵魂。

一一题记

二十年前,那个锥心的夏天,父亲化作一缕清风,飞向了遥远的天国。从此,思念父亲,我只能仰望星空。


我伤心欲绝,心如刀割,泪如血,只在心里流。


您走了,却未留下只言片语。


也许您是太累了,只想睡一觉,并不想作长久的别离。


是的,您真的太累了。您还未出世,爷爷就走了,您一出来就只得跟奶奶下嫁到异乡,过着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您曾告诉我,您那同母异父的弟弟经常欺侮您,甚至用扁担砍您,您却不敢回手,只能跑。


不到十岁,您就被迫回到故乡,一个人独自过起了生活。上无片瓦,下无插针之地,生活全靠左邻右舍接济。苦难折磨了您,也砺练了您坚强的意志和强健的体魄。

您年轻时到了一个大型钢铁厂上班,由于工作认真负责,年轻时在选矿厂任运输队长。如果一路顺风,您的生活是一定会充满阳光、春暖花开的。


可天不遂人愿,残酷的社会现实和家庭负担把您打了个人仰马翻。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农村生活条件极其穷困艰难。当时农村饿死人的现象时有发生,吃野菜,挖树根充饥比比皆是。而做为“半边户”,我们家更是过得极其艰难。我们六姊妹象刚破壳的小鸟,嗷嗷待哺,您为了这个家,为了我们这些儿女,毅然决然舍弃事业,抛弃希望,守护着家和儿女。


父亲,我知道您是一个刚强坚韧的汉子。但是家庭和子女却像一个紧箍咒,戴在您的头上,让您不得不在现实面前低头认怂。


回乡后,您就赶早赶夜,开垦了许多自留地,种上小麦红薯瓜果,让我们暂时不至饿死,度过了生死难关。


您为了让我们过得好点,就承包了供销社的商品货物运转。因为每天能赚上二块钱。


可这是一个苦差事。


清晨, 当我们还睡梦中,您就要顶着星星,挑一担农副产品,去三十里外的杨市镇上物资中心调拨站,中午顶着太阳从调拨站挑一担商品返回供销社,一个来回有六十多华里,还要挑二百多斤担子。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

有时碰上调拨站物资发放延时或下雨天,当我们进入梦香中,您披星带月,还担着担子行走在羊肠小路上。就这样,长年累月,赶早贪黑。那一路辛酸一路艰难一路委屈,以致我现在一想起就流泪。

我想起了李娜的《竹篱笆》
……
孤苦的竹篱色
你有苦也说不出那句心里话
自己捆住了自己
死守着那个家
你在世上竟不知活着为个啥

听忍那冷风吹
强忍那暴风打
……


可当时我们还幼稚地认为父亲您是钢铁侠,力大无比。乡亲们也称赞父亲好身体,力气大,肩膀厚。父亲您也总是笑笑而过。


其实,只有父亲您知道,只有坚强,才能支撑这个家。父亲您不是不累,只是不敢歇;父亲您不是不苦,只是不敢叫苦。既使内心早己人仰马翻,表面也要装做太平盛世。

小时候,我是您的跟屁虫。只要在父亲身边,我就能安安心心、踏踏实实、开开心心的玩。


您也总是喜欢把我带在身边,像一只大鸟用翅膀把我夹在羽翼下。我则像一只快乐的小鸟,整天叽叽喳喳围在您身边叫个不停。


父亲您下田插禾打谷,我常常在田埂上捉青蛙蚂蚱。


父亲您上山砍柴砍竹,我常常在树上捉鸟取蛋。


父亲您连走亲戚,也最喜欢带我在身边,给我夹最喜欢吃的菜。


……

小时候,父亲就是我梦想的天空和开心的乐园。父亲就像那蔚蓝的天空,任我展翅遨翔。

年少只知父亲勇。小时候,总认为父亲像一颗参天大树,伟岸挺拔!


四个男劳力搬不动的大树,父亲一个人就能扛起;父亲担二百多斤担子,一天能走六十多里小路。那时我总以为父亲您是个大英雄,无所不能。


别人家劳力多,小孩少,可还未到过年就断了粮。而我们家只有父母做事,六姊妹年幼力弱,却很少饿过肚子;那时我总会以为我家的庄稼会自已长。


别人家的孩子冬天就只有一条裤子穿,冻得鼻涕直流,我们姊妹棉衣棉裤穿得光光鲜鲜暖暖和和。那时总以为我家来了织布娘娘给我们织布。


别人家里只有两三个小孩读书,却期期欠学费,而且一欠就是一年二年。我们家六个小孩上学,但从未欠过学费,父亲您总会在开学前的晚上凑足学费,交给我们。那时我总以为父亲您会变钱。


…………


后来方懂父亲苦。我们的安宁幸福,是因为有父母的坚强守护和艰难付出。

人们总说,从来只有瓜里有籽,没有见过籽里有瓜。


大学毕业后,我分到了湘北小城工作。与老家相隔千里。年轻时不懂父母对儿女的那种挂念担心,总以为父母不会老。


父母时时刻刻在担心牵挂孩儿。好几次父亲在干活,干着干着就停了下来,嘴里絮絮叨叨:“这明儿,也不晓得怎么样了,好久都冒来信了……”


一九八七年,单位派我到省城长沙湖南大学进修。父亲得知后,一个人专程跑到省城来看我。我想留您玩几天,可您说看到我就放心了,担心家里的庄稼,吃了中饭就硬要回去,我便依了您。


在当时,父亲辛辛苦苦干一天,还挣不到两块钱,只抽一角五分钱的朝阳烟,可就为了看我一眼,花三十多块车费,倒两次车,父亲您不怕花钱,不嫌辛苦,这种心情我到如今才体会到,深感父亲您那种骨子里的牵念,令我感动一生。


父亲的爱,温馨而无言,就像一缕暖阳无声地温暖我的心房。

由于过度操劳和劳累,父亲病痛缠身,您衰老得非常快,原来钢铁般坚挺的身子,经过风雨的侵蚀,变得佝偻起来,弱不禁风。令人心酸。


然而,就在您需要照顾和安慰的时刻,我却身在千里之外,工作又非常忙碌,根本无暇照料父亲。


惨惨柴门风雪夜,此时有子不如无。


每当我感到悔恨的时候,父亲您总是笑着安慰我:儿啊,父亲不打紧,你在外面照顾好自已就行了,把工作搞好……


说实在的,当时真以为父亲您身体好,并且会一直都好,不可能被病痛击垮。没想到您结实的身体被苦难和劳碌早已击得千痊百孔。


在您被病魔折磨的日子里,我真的没有好好照料父亲一天。也没好好安慰父亲一句话,只给父亲您留下了无尽牵挂和担心。


就这样,把父亲您丢在生活的旮旯里,不闻不问。而您却像宽阔的大海,以容纳百川的心宽恕着我。

  人生如同这如锈的铁轨,一直向前延伸,祥和安静,又透着沧桑无奈。


跌跌撞撞,步入了知天命的年龄,沉淀了人生几许,雕刻了生活无数。花开花落,冬去春来,也懂得了世事难料,人生跌宕起伏。猛一怔,只是虚度了光阴,增添了皱纹。


面对人生的坎坎坷坷,家庭的琐琐碎碎,对父亲有了一个更深入的了解,了解做为一个父亲面临的尴尬和无奈,也更勾起我对父亲深深的思念和自责。如果我是一片绿叶,父亲就是整棵大树,而父爱就是地下的根。如果我是一滴水,父亲就是大海,而父爱就是宽阔的海水。如果我是一颗星星,父亲就是天空,而父爱就是浩瀚的宇宙。


(写于2018.06.08/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