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喜欢这些粉色的月季,如粉色云雾一般。

     老树说:春天悄然已回,夏风正在劲吹。闲坐江山一侧,斜看彩云乱追。


      夏风习习了,但并没有太热。老树就是潇洒,还“闲坐江山”看彩云。我也闲坐窗前,只看满眼雾霾。那天写文刚说天气晴朗,今天雾霾就卷土重来。女儿从苏州回来,早晨过来又是嗓子沙哑。她说一到苏州立马就好了,回来立马又坏了。

     我告诉她,我们这样的女人都适合在江南生活。她说,等我去苏州工作,把你们都接过去。我笑笑而已。很早以前,我就喜欢说自己适合在江南生活,喜欢古镇的白墙黛瓦,喜欢小雨过后的石板路,喜欢撑着雨伞慢悠悠走过。


      女儿说,她这次去苏州去听了评弹,还去了“食荤者”(电视剧《都挺好》小石家)就是人太多了,根本进不去。女儿说,苏州市政府投资了电视剧《都挺好》,可以说“一部剧火了一座城”。据说五一假期,苏州旅游人数创历史新高。那个平江路都走不动,各个评弹馆也是人员爆满。

     我觉得还是南方人的脑子活,什么都可以进行商业炒作。记得有一年我和老张去普陀山,先从上海到杭州,接待方问我想去哪儿看看,我们说去西溪湿地吧。因为刚上映电影《非诚勿扰2》,里面葛优有一个在西溪湿地拍的镜头。接待我们的人说,现在来杭州都是去西溪湿地,都是电影炒热的。


      我们去了一圈西溪湿地,说实话没有什么可看的。葛优拍电影的地方也什么都没有,我和老张还在那里拍了一张合影。只有我自己知道,那是拍《非诚勿扰2》的地方。

      相比而言,我们庄里这方面就宣传的太差了。著名的《卧虎藏龙》就是在我们这里的苍岩山拍的,我一点儿都不知道。其实苍岩山那个景区很不错,有一座悬空庙宇很好看,山也不是很高,爬着也不累,景色宜人。可谁也没有借着电视剧大肆宣传。还有一个电视剧《征服》就是在石家庄拍的,还是著名演员孙红雷、江珊、石兆其、刘威葳他们演的,前两天电视里还重播。可是谁知道是在我们庄里拍的呢?我还是看电视剧的时候,看到了熟悉的国际大厦酒店场景才知道的。


      其实,庄里还是有很多值得看的地方。比如:赵州桥,小学课本就有,柏林禅寺也非常好。我看电视里“生财有道”节目里介绍,有一个地方就是靠每年开桃花搞旅游,我们这里每到春天,赵县有几百亩梨花盛开,那些古老的梨树特别好看,但这么多年了,也没有火起来。

     现在的正定古城曾是习主席工作过的地方。里面的文物古迹并不比平遥古城差多少,只是宣传力度不够。庄里还有一处始建于大唐天宝年间的毗卢寺,里面的壁画据说有唐伯虎真迹。但没有多少庄里人知道。那个地方连门票都没有,有一次我带北京的一个大姐看过,她说真好,像这样的壁画,在北京看一次很贵的。后来她又来一次庄里,又让我带她又去看了一次。


     七写八写的就跑题了。其实我也没有主题,就是瞎叨叨。由于这些日子光拍花弄照片的,把做饭就耽搁了一些。吃饭似乎就简单了许多。

     五一的时候,我大哥一家从保定过来,来我家吃了两个晚饭,第一天家宴招待了一下。我觉得是晚餐,就做得少了一点,结果吃了个盘光碗净的。我大哥家女婿说没好意思吃太饱,怕吃多了就没有别人的了,菜做的太好吃了。


     他们在的第二天晚饭人少,孩子们都出去吃了,就剩我和大哥大姐三家大人,我顿了一锅牛肉,吃牛肉面。我们小区卖牛肉的女人是无极县的,我们老乡,我每次买她的牛肉都是要哪儿就给剌哪儿,她的牛肉很好,能炖的很软,而且香。

      炖牛肉要买套皮和中肋部位。每次都是让她切成大枣块,回家先用水泡三小时以上,其中换两三次水,做得时候就不焯水了。炒糖色,放生抽老抽,放葱姜及炖肉用的各种佐料,高压锅35~38分钟。又软又香,也不噻牙。做面的时候,先把面煮熟,把绿色叶菜用开水焯熟,面菜捞出,浇炖牛肉的汤和肉,如果咸,再兑上煮面的汤,撒香菜香葱,一碗好吃的牛肉面就做好了。比李先生牛肉面好吃。


      那天我大嫂说她是不吃牛肉的,在我家也吃了一大碗,她说好吃,一点也不腥。老张每次都把牛肉面里的汤都喝干净,说特别对味儿。一百多元的牛肉炖了两次,很快就吃光了,老张又让买了一次。我现在炖的牛肉深得老张放心,他说我出徒了,不用他再指导了。

     第二次买牛肉的时候,还碰上一个女孩,她也买牛肉,她问卖牛肉的怎么做,卖牛肉的指着我说:你问她吧,她会做。我简单的给女孩说了做法,也不知道她听懂了没有。做饭这些事,必须热爱,还要经过反复实践揣摩才能得心应手,才能做出好吃的饭菜。


     过节时,青表妹给我送了一点槐花和花椒叶,是她们去郊区揪回来的。当天晚饭,我做了槐花苦累,用油炸了花椒叶。女儿说,好绿色的晚餐。

      花椒叶炸着特别好吃。我炸的时候没有调面糊,只是把花椒叶洗干净,在上撒干面粉,放一点点盐。炸的时候,油也不要太多,把花椒叶炸得叶子有一点干、口感松脆即可。炸花椒叶吃在口里,有一种花椒的香气,但不像花椒那么麻口,刚刚好的麻味儿感觉,炸焦了叶子咬在口里是酥脆的,特别香。这些天我一共炸了三次花椒叶,都吃光了。也不知道谁发现的炸花椒叶吃法,我以前去山里,看见那么多花椒树,从不知道采些嫩叶回来炸着吃。现在想来挺可惜啊。


      前两天在小区里买菜,看见路边停着一小卡车,上面都是甜瓜。一个农民打扮的人站在车边,即不吆呼,又不介绍,你上前问,他才切一小块让你自己尝。我没有尝,就拿过袋子装瓜。我是想起了我的一个闺蜜,她前几年一直给我家送她老家捎来的甜瓜。她曾经说过,种甜瓜特别辛苦,农民在塑料大棚里,又闷又热,每一株甜瓜秧要绑枝,打尖,开花了还要授粉。就不说日常的松土、浇水、施肥了。结出一个甜瓜特别不容易。她说很舍不得老家亲属送给她甜瓜,觉得白吃了人家的,对不住他们付出的辛苦。

     我看着卖甜瓜小伙子半车厢的甜瓜,心里替他着急,什么时候能卖完啊。我买了四个,我是想多买点,觉得瓜农不容易,辛辛苦苦种了这么多瓜,要是卖不完,再烂了,得多心疼啊。我能替他们分担一点是一点吧。主要是老张血糖高,吃不多,我买多了也是浪费。甜瓜还是挺好吃的,四个甜瓜很快吃完了,一个也没有坏。


     漫长的夏天就要开始了,天很长,日子很深,就想简单一点,平平静静,安安稳稳过日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