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从生命起始直至生命终结,便注定了其所有的一切都与土壤、气候、温度、氧气、水等等相生相伴,白茶亦不例外。据说,茶的初生从茶籽在泥土中膨胀,种壳破裂,胚根渐渐显露,到幼苗出土,真叶长出后再进入一个生长休止期。整个过程大约历时4到8个月。遗憾的是我们来迟了,无法见证茶的初生,只能亲历茶从成熟走向生命终结的过程。

一声“采茶去啰”,十几个人立马戴上斗笠或草帽,提起竹筐向茶园挺进。早起的蜘蛛️已经在路边结好网伴着太阳迎接我们了。茶山也因我们的欢歌笑语顿时热闹起来。

白茶的采摘时间根据品种不同有所区别,一般而言,白毫银针在清明前进行,高级白牡丹在谷雨前进行,其他品种的白茶采摘则在茶的生产季节均可进行。经验丰富的师傅们一边给我们讲解这些采茶的基本知识和采茶的手法,一边组织我们展开了一场激烈的采茶比赛,看谁采的茶叶多,而且鲜叶质量好。

虽然只有一个多小时,但烈日炎炎下的我们个个都累得直不起腰了,大家叫苦不迭。可是看看身边的茶农们,他们却像没事人一样依然不紧不慢有节奏地忙着手里的活。那份悠哉悠哉又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如茶一般,令我等汗颜。

比赛结束后,我们将采摘的茶叶送去萎凋。所谓萎凋,也就是在一定的温度、湿度条件下将新鲜茶叶均匀摊放,促进鲜叶酶的活性,使其内含的物质发生适度物理、化学变化,散发部分水分,等茎、叶萎蔫,色泽暗绿,青草气散失。

白茶萎凋分室内和室外两种,因为海边风大,完全将茶叶放在室外萎凋比较麻烦,所以如今室外萎凋一般都采用阳光房的形式。阳光萎凋室内温度为50多度。在没有阳光的日子,茶叶只能送入室内萎凋处。室内萎凋是采用热风方式促使鲜叶萎蔫,它不受天气影响,可以提高白茶产量。

我们在阳光萎凋室内学着师傅的样子将茶叶均匀摊放于竹匾上,再把铺满鲜叶的竹匾斜靠在那里,让鲜叶慢慢萎蔫。​离开萎凋室的时候,我们每个人的衣服都被汗水浸透了。很难想象,师傅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如此高温的萎凋室内是怎么做到淡定从容的?其实,白茶的工艺流程并不简单,比如白毫银针和白牡丹,它们的工艺流程是:鲜叶→萎凋→烘焙→毛茶→拣剔→复焙→成品茶。而新工艺白茶的流程则是:鲜叶→萎凋→(轻揉)→烘焙→毛茶→整形→拣剔→复焙→成品茶。所以,短短时间内我们能够见证的也只是白茶生命轨迹中很小的一部分。

吃过午饭后,天湖茶业的施总从科学和人文两个角度为我们系统讲述了白茶的制作与文化传承。几个小时的授课过程中,她的言谈举止均让我们实实在在感受到了一个茶人应有的精神面貌。尤其当她再三强调天下茶人是一家时,她满脸真诚的表情让我非常感动。

夜幕降临,茶园山庄一片寂静安宁。在一曲空灵的音乐声中,禅修茶道开始了。净手之后,我们借着烛光赤脚跟随老师的指引缓缓前行,然后在桌前盘腿坐定,静静体验禅茶修心的每一道工序。

之前曾经听说,禅修茶道是集禅修、茶道、音乐、养生为一体,将感恩、包容、分享、结缘融于一身,引导学人品茶参禅,品茶品心、体悟禅茶一味。身临其境才知道,禅修茶道实际上就是让我们的头脑、身体和心灵安静下来,彻底放松、放空自己。只有在这样的状态下我们才会不再浮躁,学会感恩、包容和分享。​

这一天我们过得很充实,从采摘到品茗,一边见证着白茶的生命轨迹,一边感悟着人生之真谛。古人云:茶是儒,是仁、义、礼、智、信;茶是佛,是来世净土的精神寄托;茶是道,是乐天知足的自我心灵安慰;茶是和,充满着怡情温柔,至善至美,茶是静,充满着清淡天和,养精蓄锐。“茶”字拆开有人在草木间之意,这是天人合一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