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荷风细语

图片: 萱草花(来自网络)

音乐: 《生命》


🌺🌺🌺1⃣🌺🌺🌺


五月的天空偶然飘来几片杨絮,像极了童年时母亲缝进棉袄里的棉絮。母亲是我们和这个世界第一个连接,是血浓于水的至亲,是一生的温暖所在。


不知从何时开始,我们越走越远,越跑越快。岁月的痕迹却悄悄地爬上了母亲的脸庞,时间都去哪了?还没来得及好好地看看,你的眼睛就花了……


《游子吟》

唐· 孟郊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辉。


深挚的母爱,无时无刻不在沐浴着儿女们。每个人的心中都会有一种记忆,或者那只是一句唠叨,抑或是一滴牵挂的眼泪,却让人刻骨铭心。无论是得意还是失意时,每每想起她,都让人觉得厚实且温暖。


我们常常借用孟郊的这首《游子吟》来表达自己对母亲的深情厚意。“线”与“衣”这两件极为平常的物件,将“慈母”与“游子”紧紧地联系在一起,那是一种怎样的母子相依的骨肉情感。


母爱,往往是从日常生活中最细微的地方流露出来,它不需要装饰。母爱,就像一枚橄榄,初尝虽苦又硬,但细品甘甜且留香;母爱,又像一把油纸伞,虽粗糙老旧,却能为我们避雨遮阳。母爱,就是那一次次无声的凝望,虽无言,却惊心动魄。


也许岁月会消磨我们多彩的记忆,却抹不去与母亲相处的点点滴滴,因为这是岁月中贯穿始终的旋律。


今生,我们的足迹可以踏遍千山万水,但无论怎样漂泊,始终根在母亲怀里,爱在我们心里。


母亲给了我们生命,今生的懵懂与宁静的,都是为了报答丝丝缕缕的温暖与恩情。







🌺🌺🌺2⃣🌺🌺🌺


当岁月的潮水退下,我们会轻轻俯拾起所有的记忆。朝着母亲所在的方向泪落千行,朝着那熟悉的土地岁岁年年守望。


《墨萱图其一》

元· 王冕


灿灿萱草花,罗生北堂下。

南风吹其心,摇摇为谁吐。

慈母倚门情,游子行路苦。

甘旨日以疏,音问日以阻。

举头望云林,愧听慧鸟语。


这是元朝著名画家、诗人、篆刻家王冕的一首佳作。萱草花是母爱的象征,南风吹着萱草,它在为谁吐露着芬芳,慈祥的母亲倚在门边盼望着孩子的归来,而游子行色匆匆,渐行渐远。


对于游子而言,最为难忘的永远是母亲站在门前遥望的身影,最感温暖的永远是家中摇曳的那一盏灯影,最为依恋的永远是故乡的那一份乡情,最觉亲切的永远是那一缕乡音。


走过山山水水,走过流年岁月,无论身在何处,母亲的牵挂是一根无形的线,终究离不开它的牵绊,躲不掉它的牵引。


当汽笛长鸣,车轮滚动时,游子身后留下的何止是一声声呼喊?当缆绳轻解,荡舟离岸时,游子身后留下的又何止是一串串涟漪。


恰如冰心先生的这首《纸船》,虽略有伤感,却在每一个纯善的心灵深处,守候成了最美的风景:


我从不肯妄弃了一张纸,

总是留着——留着

叠成一只一只很小的船儿,

从舟上抛下在海里。


有的被天风吹卷到舟中的窗里,

有的被海浪打湿,沾在船头上。

我仍是不灰心地每天叠着,

总希望有一只能流到我要它到的地方去。


母亲,倘若你梦中看见一只很小的白船儿,

不要惊讶它无端入梦。

这是你至爱的女儿含着泪叠的,

万水千山,求它载着她的爱和悲哀归去!









🌺🌺🌺3⃣🌺🌺🌺


“树欲动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这份感慨犹如青藤一样爬满心头,多年以后才明白,原来,母亲的唠叨里全是温暖的情愫,母亲的沉默里尽是无声的挚爱。


《送母回乡》

唐· 李商隐


停车茫茫顾,困我成楚囚。

感伤从中起,悲泪哽在喉。

慈母方病重,欲将名医投。

车接今在急,天竟情不留。

母爱无所报,人生更何求!


有人说,在这个世界上,你永远亏欠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母亲。“母爱无所报,人生更何求”这是一千多年前李商隐的感慨,直到今天仍能引起我们强烈的共鸣。


母亲一生付出,直至满头华发,犹如夕阳老去,西风渐紧,又仿佛一枚深秋的落叶。但金黄的落叶没有哀愁,因为她知道,自己的沉睡是为了新的醒来。


人生千灯万盏,不如母亲床头的青灯一盏。母爱,从来都是游子幸福的原动力,是游子的生命之根,是游子灵魂的栖息地。


母亲温情的注视和等待,温润且慰藉了游子的漂泊之心,几多风雨,几多沧桑,在心里,在梦里,母爱早已定格成永恒。


其实,母亲一直在我们面前,或远或近,或真或幻,或天堂或人间,她都在护佑着儿女,像啼血的杜鹃,像吐丝的春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