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琴语禅音

图:琴语禅音

我们在雨中告别赛里木湖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姬师傅开车载着我们直奔南岸山上的龙岭山庄,那是我们预定好住宿的酒店。山路弯弯,加上天黑,不一会我就被绕晕了。

突然,车子一阵颠簸,姬师傅说:果子沟到了。我们打起精神朝窗外看去,只见黑漆漆的山野间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从天而降悬挂着的白色条状物。“雪山”(后来发现是眼花看错了),我们几乎异口同声地惊呼,情绪再次兴奋起来了。

说实话,因为行前功课做得不够细致,我并不知道龙岭山庄就是在果子沟,所以果子沟对于我而言可以说是此次“四人帮”北疆之旅的一个意外惊喜,是这块神奇而广袤土地送给我的一个大大的礼物。

那一夜,我们冒雨到山庄附近姬师傅一个朋友的毡房就餐。虽然外面天气寒冷,但毡房内却被炉火烤得热乎乎的。我们四个姐妹加上可爱的回族80后小伙姬师傅在毛毯上盘腿而坐,一边吃着烤肉,一边喝着啤酒,一边听着雨点滴答滴答落在毡房上的声音聊天,那感觉真的美妙极了。多情的J再三强调她喜欢这样听雨的感觉。

第二天一觉醒来,我睁开眼睛就看见和我同屋的Y正趴在窗前拍风景,我也不由得一骨碌爬起来。站在凳子上朝窗外看去,只见果子沟云雾缭绕似仙境一般,美极了。

早餐过后,我们打点行装准备出发前往下一站,可是我心有不甘。我忍不住问姬师傅能不能带我们去看果子沟大桥,因为我看酒店的资料介绍说果子沟大桥很壮观。Y的关注点却与我不同,她的疑问是:果子沟里有果子吗?没果子为什么叫果子沟呢?可雾气蒙蒙的果子沟别说果子,就连那桥也只露出了一点点影子。

还算庆幸的是,姬师傅虽然没有回应Y的问题,却满足了我的请求。他开车把我们带到了路边一个高高的山坡附近停下,只见一条长长的木质栈道早已等候在那里,引领着我们朝山顶走去。姬师傅说,上山顶就可以看到果子沟大桥了。

J和X快速朝山顶奔去,而我和Y则落在后面。我慢慢走着,往右侧望去,果子沟大桥的身姿一点一点出现了,在那山间云雾中一会清晰一会模糊。我舍不得错过任何一个角度,走一路拍一路,急得早已登顶的小伙伴忍不住催我快点上去拍合影。

登上山顶观景点的那一刻,我的呼吸都急促了,心跳也加快了许多,天呐,太美啦!整个果子沟云雾弥漫,极目远眺,果子沟大桥若影若现蜿蜒于山间,就像一条长龙在摇头摆尾向前穿行。雾气一会浓浓地推进,一会淡淡地散开,一会又似袅袅的炊烟缭绕着,那一刻,我仿佛置身于梦境之中。

因为行程安排的原因,我们此次无法下到果子沟里去寻找果子,也不能开车上果子沟大桥体验与它亲密接触的感觉,我们只能略带遗憾地从果子沟大桥下面的国道仰着头透过车窗与果子沟和大桥作别。

如果今后还有机会去果子沟的话,我一定会选择在那里多住几天。我要登上果子沟大桥看看整个果子沟全貌,我也想下到果子沟去寻找Y想要的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