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柳宗元的《江雪》,虽短短的四句,但每一个字都极尽渲染的是一种孤寂、一种寒彻,让人感受这季节的巨大反差,体会这凛冬之下的彻骨寒意。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虽是极力描绘世俗之外的美好意境,但也因“鸟飞绝、人踪灭”而难免让这其中的情境过于凄凉、过于凄苦,隐隐地表明此时诗人的内心深处是孤苦的、寂寥的。“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两句承前启后,笔锋转换,营造出了一种极尽渲染,呼之欲出的独特凄美镜像,绝色精妙。画面里孤独的小船、孤独的老翁,在大雪纷飞的天色里,独坐在江边垂钓,凸显意趣自然而又超然物外。可以想象,这应该是诗人历经万般磨难之后,眼看着希望全部从身边渐渐的溜走,是一种失去而又无力挽回的无奈隐情。柳宗元给出的这个画面极为幽冷,虽然有艺术上的意境之美,但是,也会让人有现实中的不寒而栗。从這个千年不绝的景象,你能从中悟出些什么呢?


 在冰冷的世界生活久了,自然会迫切地思念那冬日的暖阳,而此时,所谓人间的温暖又在哪里呢?这似乎成了一个久久的天问。从客厅里传来特朗普欲加征关税的新闻播报,声音很大,她的刻意放大,是想把这个警讯及时传递给我来听。毫无疑问,这是个大事件,沒有人能置身事外而偏安一隅。我放下手中的诗选,到电视机前听了专家学者的热议,只是隐隐觉得凛冬已至,得有所准备,为将来生活考虑一二。

這個世界多纷争而少平静,旧的去了,新的又来。伤痛结束不久,人们又奏响了激昂的器乐,似乎是又去寻找新的悲伤,而你又不能置于事外,得继续活下去,难以想象這其中的恐怖。还是要抽时间再看一遍塞缪尔.享廷顿写的书,领略他神仙一般的洞见。不服不行,他预见的争斗正在世界不同的地方、不同的领域展开激烈地演绎,这究竟是现实的偶然,还是历史的必然,关于此,只有上天知道。

“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好潮湿、好阴冷的诗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