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参加了上级集团公司组织的“新悦读”读书活动,一连认真而系统地阅读了好几本书,其中有一本是著名经济学家薛兆丰所著的《经济学讲义》,“大义”细说,令人大开眼界。他以一个“平常人”的视角和日常所见所闻,诠释和讲述着经济学最基本的运行规律和方法论,巧妙避开了一大套经济学深奥的理论术语和概念,而是通过大量真实的例子,告诉我们经济学原理就在每一个人的思维方式和日常行为举止当中,深入浅出,易懂易做。

  他在序言中有一段话尤其让我过目不忘,思考良久;他是这样说的:“人类社会面临四大基本约束:“东西不够,生命有限,互相依赖,需要协调。”并说,人类社会的种种现象和制度安排,无一不是为了适应这四种基本约束而衍生出来的。人们只有循着这四种约束的内在逻辑,开始稳扎稳打地生活和前行,就能找到幸福的方向和归宿。我觉得此话犹如拨云见日,尤为让人醍醐灌顶,这并非针对单一的经济学知识而言,而是对社会整体忧虑和人类集体诉求进行了一个集中归拢阐释、方向判定和警示导引,指出了人类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如何相互协调配合,并以此设计出各种合理的制度、法规,使“有限”资源尽可能向“无限”潜力和循环利用方面去衍进靠拢,达到最大的经济效用,发挥“无限”的作用。

  “四个基本约束”,我觉得归根到底就是要我们充分认识人生中的“有限”和“无限”概念逻辑与结果区分,知道自己有所行,有所不行;有所惧,有所不惧;有所忧,有所不忧。所以,针对“有限”和“无限”这个话题,我想谈点自己对经济学、对人生的思索与看法。

“有限”和“无限”,是哲学上一个表示时间刻度与容量的词汇。放大些说,反映物质运动在时间和空间上辩证联系,具体表现在:①无限由有限构成,无限不能脱离有限而独立存在;②有限包含着无限,有限体现着无限;③有限和无限是辩证统一的。放小些说 ,每一个人都在“有限”和“无限”之间完成人生之旅的;例如:在“有限”方面,生命年龄有限、躯体容纳多少有限、生理需求有限、利权与资源拥有度有限、活动范围有限......等等;在“无限”方面,人们的精神可以走的很远,达到无限远,思想与思考的触须可以伸向无限远,哪怕是广袤的宇宙边缘,思想一样可以抵达,对知识的追求可以做到无限,对道德水平、节操境界、人格修养的提升可以做到无限......等等。

  自古以来,而对无限时间中的有限人生,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诠释与看法。孔夫子站在岸上,联想起有限的生命时间,发出了“逝者如斯夫,不分昼夜”的感叹;庄子感叹人生有限和短促,发出了“吾生也有涯”的感喟;我们伟大的开国领袖毛主席也曾发出:“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的心声,这些都说明在有限的生命里,无限的时间并不因为我们的存在而消停或滞缓,更不会停下来等我们调整身心状态和幸福形态与长度,我们只有珍惜有限的时间,去争取无限的可能迸发出的人生增益或增值的幸福诸要素;譬如:学会在处理生命中各种矛盾的过程里获得生命无限意义和无限价值,学会在活到老、学到老的过程中体会“学无止境”这种无限乐趣,学会在有限的工作时间里体会为单位或组织创造无限业绩的荣耀,学会在有限的权利范围内体会和追求为广大人民谋求无限福祉的快乐......等等,这些都是将“有限”升级转化为“无限”的机会与路径,不是做不到,关键是许多人想不到,或者不愿意主动去做,而这些恰恰是人生最为宝贵而又真正增值增寿增福的内容与形式完美统一的方面。

  再回到经济学层面,为什么作者会说:“东西不够,生命有限,互相依赖,需要协调”呢?其中“东西不够”,就是说资源有限,大家要精打细算,细水长流,将“有限”尽量拉长;“生命有限” 就是生命长度受到了约束,物质享受是有限度的,应该尽量朝人生精神层面无限超越和升华去努力,莫让物质累赘填满精神升腾与跳跃的无限空间。至于“互相依赖”、“需要协调”,说明的是只有相互依存,分工密切协作,才能完成“有限”到“无限”的交接和转型,从而实现资源的最大优化利用和无限多次循环使用效应。所以在经济学上,我认为“有限”与“无限”,同样可以刻度出宏观经济与微观经济的向度与密度。

  无限是有限的尽头,有限是无限的起始。回到人生层面和人生视角中,我个人认为,每一个人应充分认识自身自带的“有限”和“无限”的光环和普世价值,善加利用和发挥其中积极的元素,扼制其中诸如“无限膨胀的物欲思想”等不利的消极元素,在有限的寿命、格局、空间中,创造无限的价值、意义和人性光辉来,并让她照亮未来的天空,助航子孙们的“精神之舟”驰向更广阔的远方。

2019年5月13日

(原创作者:杨德振,工商硕士,酒店职业经理人,广东作家,心智研究专家,专栏撰稿人。已出版著作七部,编导微电影两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