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老太太拿到自家老头的肝癌晚期的诊断书,哭着跑到医院门口公共电话亭,给女儿打电话,手机关机,家里电话没人接。

老太太擦干了泪,回到病房,对老头说:“没事的,人老了,机器难免出点问题,养养就好了。”

办完出院手续,回到家,老太太系上围裙,准备做晚饭。

老头说:“别忙活了,我们到外面下回馆子吧。”

老太太点点头,拿了老头的外套,跟着走了出去。

在饭店,老头点了3个菜:

一个是爆炒腰花,是老头爱吃的;

一个是酸辣土豆丝,是老太太爱吃的;

还有个是糖醋里脊,是宝贝女儿爱吃的。

老太太看着菜,忍不住哭了。

3个菜,凝聚着家庭悲欢。

女儿从小喜欢吃糖醋里脊,每到周末,老头下班回来,总是变戏法从包里掏出一份糖醋里脊,老两口看着女儿狼吞虎咽的样子,一筷子也舍不得动。

这样的幸福:从幼儿园、小学、中学到大学,一直到出嫁前。

如今,女儿的儿子,已经读小学二年级了,父母的糖醋里脊,已失去了吸引力。

生活在一个城市里,年初的时候,女儿带着外孙来了,坐了一上午就走了。

中秋节前,女婿拎了一袋子苹果过来,临走放下500元钱,说:“爸妈,有事给我们打电话”。

如今,已到了年关了,再也没见他们的面,连个电话也没有。

老两口默默的吃着饭,谁也没说话,谁也没动那盘糖醋里脊。

回到家,老太太打好洗脚水,准备给老头洗脚。

老头把老太太按在椅子上坐下,说:“我给你洗吧。”

水哗哗地在一双老脚和老手中移动... ... 老头看着水盆哭了。

他说:“可能这是我最后一次给你洗脚了。”


女婿飞快的奔回家,取来盒子打开,里面有一封信,信纸已经发黄。

孩子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爸妈已在天国团聚。

这一辈子,爸妈唯一的快乐是你,唯一的牵挂是你,唯一的歉疚也是你——在这里爸妈请求你的谅解。

这些年,我们家除供你上大学外,没有多少积蓄,你成家后,爸妈吃药看病,也没多少钱,所以没给你留下一点儿遗产。

在这封信下面,装的是你妈的奶水。

当时藏着它,只是出于好奇,因为,我觉得乳白色的液体真是神奇,

竟能把如此娇嫩的小生命,滋润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

爸爸查出病的那天夜里,我们找东西,竟无意间翻出了这瓶奶水,

也是大吃一惊——奶水经过40年的沉积,已经变成了红褐色,俨然是一瓶血水。

但是,天下又有几个孩子能明白:自己是被母亲的血水养大的?

3岁时:爸,我爱你。

10岁时:爸,随便啦。

16岁时:我爸真的很烦。

18岁时:想要离开这个家。

25岁:爸,你当时是对的。

30岁时:我想要去我爸家。

50岁:我不想要失去爸妈。

70岁:只要我爸妈还能在这,我愿意为了我爸妈放弃一切。

对于爸妈,我们说的话最多的是:

“爸妈,你烦不烦?”

“爸妈,咱们晚饭吃什么?”

“爸妈,我能出去么?”

“爸妈,我饿了。”


随着时间的飞逝,我们逐渐长大。

因为忙碌的工作,我们很少有时间能陪伴父母左右。

每一次与父母的交谈,也多半都是行色匆匆!

可我们,却忽略一道算术题。

我们能陪父母的时间有多少?

假如父母能活100年,

假如我们平均每年回家1次,每次5天。

减去应酬、吃饭、睡觉的时间,

真正能陪在父母身边的大概只有24小时。

100年减去30年上学的时间,

70年总计1680个小时,

约等于2个月。

看到这个数字,我竟然哽咽了。

我也是一位在外漂泊打拼的人,

所以,希望大家常回家看看!

不到等到失去后才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