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波士顿华人摄影协会的摄影题目是摄影大师名言,把本月拍的片子配上相关的摄影大赛名言,以加深对摄影的理解。五月底完成之际,突然发现美篇"在系统维护"中到6月7日才能用(见图二),于是又给已经配好词的图一的加了一层新的含义,而以前的摄影大师早就准备好了回答。如果公开问为什么还是这样年复一年定时的"系统维护",想当年北岛那样还能吼出《回答》,现在大家大都心领神会地选择了不回答,哪怕是北岛本人,那文字也越来越晦涩难懂,并且玩起了避开危险文字的摄影。本月春夏之交摄影的这一小插曲,也打上了点时代的烙印,剥开了道历史的伤疤:


《不回答》

诗人都拿到通行证了

而墓志铭依然是空白


在文字的游戏空间里

我们在自由地苟且着


在年复一年的拷问下

我就是不说出你的名字

5.4这晚,风雨兼程三百英里来到这个深山中小城的湖边,依然能听到百年前的呐喊和三十年前的回响,正如摄影大师萨尔加多说的:"看遍黑暗,犹有希望"。


今夜我在普莱西德湖

今夜我不关心百年前的赵家楼

我只面对这幽蓝清澈的湖水

回响三十年前青春女神的招呼


如百年前的青春一样

我们一样的肩并肩手挽手

我们吼着唐朝崔健的节奏

游荡在世界上最宽最广的马路


诗人的旧梦碾入山海关的泥土

青春的激流汇入这远方的湖

风雨兼程暂停在他乡的小镇

回首依然见女神迷蒙的挥手


今夜我只陪这静谧的湖水入睡

今夜我只想着青春入梦

梦中我们依然肩并肩手挽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