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莫非

演唱:莫非

世间有一种最值得感恩的称谓,叫做母亲。有一种最美好的亲情,叫母爱,它是世界上最伟大最无私的感情。


以前,母亲是我心目中的参天大树,默默的为我阻挡风雨。以后,我要做母亲心里的太阳,温暖她往后余生的每一个日子。


——题记

前几日,美友冬青老师留言提醒我,别忘了母亲节。七十多岁的冬青阿姨是我所有美友中年龄最大,也是我心里最敬重的老师,从相识的第一天开始,她就如妈妈一样亲切的住进了我心里。


自从进入中年,关于任何节日,早已没有了年轻时的期待与欢喜。默默翻看日历,很巧,今年农历四月初八恰好就是母亲节,这不得不让我将思绪拉回零八年的今日。那一天,妈妈的生日也与母亲节和护士节同天,所不同的,那时的母亲身体康健。那一天,我们还一起经历了汶川大地震,所幸,我们都安然无恙。那些个在外避震的日日夜夜,全家老小几乎都听从母亲的安排。那些惶恐不安的余震里,因为有母亲,我们才能平稳度过。

母亲对我要求很严格,很有原则性。记得小的时候,很想在妈妈的怀抱里撒撒娇,走路时挽挽她的手臂,但都被母亲拒绝。而父亲则总是抱着我背着我,母亲对父亲说:“带孩子只要不饿着,冻着,就行,别惯坏了!”


记忆中印象最深刻的,是生孩子那年,刚入院时,特别期待妈妈守护在自己身边。然而母亲把所需物品送进医院来,只跟我说了一句:“再痛都得忍着!”随后就离开了,直到我出院,母亲再也没来过医院。后来,婆婆逢人就表扬我,我家媳妇真厉害,生孩子那么多个小时硬是没有听见她吭一声。殊不知,那完全是妈妈的力量,妈妈的每一句话对我都是一种鼓励。

年轻时候的母亲面容清秀,善良热情,聪慧能干。每一年的节假日,家里都会来很多客人,全由母亲主厨,父亲则听从她的指挥,打打下手。而我和俩哥哥,几乎都不做家务,家里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被母亲打理得仅仅有条。


七十年代,一个工薪阶层的普通家庭里,供三个孩子温饱与念书问题,已经很不容易。母亲从早忙到黑,工厂车间里下了班,还要推着箱子卖冰糕,家里还要种菜喂猪。我记得家里最早的黑白电视机就是母亲那个夏天卖冰糕赚回来的。那个年代,谁家有电视机,邻居们都会跑来看,孩子们自己备好小凳子,在我家院子里整整齐齐坐成一排看西游记,看红楼梦,看武侠电视剧。


我的童年少年时代,母亲总是把我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大哥二哥难得有件新衣服,母亲却总是给我买新裙子,买新皮鞋。很少用语言去关心我,总是用行动来温暖我疼爱我。自己总舍不得吃穿,却把最好的给儿女。母亲做的菜很可口,把那时的我养得胖胖的,我还偷偷买来减肥茶在学校躲着喝。

母亲是一个性格急躁,做事泼辣的女人。记忆中,母亲总是打骂我,而父亲总宠着我。所以,一直以来,我心疼父亲比母亲要多很多。


记得我与孩子父亲相识时,本就是普通的异性朋友。然而母亲却不分青红皂白,只要看见我俩走在一起,就是一通责骂,号召全家人开家庭会议批评我,还要与我脱离母女关系。那时年轻不懂事,逆反心重,母亲不让我做什么,我偏要做什么。所以,我的倔强与固执,让我有了现在的这段婚姻。二十多年的婚姻生活一路走来,无论吃多少的苦,受多大的委屈,我总是默默承受着,就为了想证明给母亲看,我当初的决定是正确的。


直到为人母后才懂得,哪个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子女生活幸福,婚姻美满?如果,我能懂事一些,多听取父母意见,或许就不会有今天的诸多苦难。回首过去的点点滴滴,很感激妈妈养育我的艰辛,给我一个雪中梅花的坚强名字,也培养了一个吃苦耐劳的我。有了母亲当初的良苦用心,才有了我现在面对重重压力的韧性。

或许太过操心,太过劳累,亦或是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子女身上,忘了自我。母亲几年前不幸患上了抑郁症。县里市里大大小小的医院都看过,到如今,依然没有明显好转。医生说,只要不再继续恶化,就是最好的状态。抗抑郁的口服药副作用大,母亲变得举止缓慢,思维迟缓,记忆力减退,几年下来,看着母亲受着病痛的折磨,我却心有力而力不足。一种无奈感时常如针尖般刺在心里,在光阴里隐隐作疼。


母亲如今的状态很不好,总是静不下来,坐不了五分钟就得走,走不了几步,又要摔。每顿就餐时,连端碗的力气都没有,吃着吃着碗就要滑在桌上。由于每天不停的走动,脚趾与后跟被鞋磨起了厚厚的茧。每晚给她洗脚时,抚摸着她的脚,她总是本能的把脚缩回去,我知道,她很疼。即使疼,妈妈也从来不说,因为她不知道什么叫疼了。


去年冬天父亲入院那次,因为我有事去了一趟孩子学校,母亲床上的电热毯开了好几个小时,待我回来才发现,我的手都无法伸进被窝,母亲却睡得安然无恙。那一次,我久久的注视着熟睡中的母亲,心疼的抚摸着她滚烫发热的脸颊,眼泪不断的流。年轻时候的她是多么精明能干啊,如今却连冷热都不知晓了。

母亲的症状不断变化,前期出现过幻听,过公路时总要去拦车,她说老是有人叫她去撞车,去跳河。她甚至和父亲说,俩人身体都不好,不如一起去死,免得为难孩子们。医生说,抑郁症患者都有这样那样的自杀倾向,家人要多陪伴,多开导。于是,除了工作,我其它的时间全部在父母家,也因此疏忽了家里的生意,对马上面临高考的孩子也少了一定的关怀。


妈妈现在喜欢笑了,吃饭时鼓励她多吃她也会听,她常常傻傻的跟父亲说:我只听我女儿的,我只要女儿给我夹菜……每晚,待妈妈入睡后,我才回家。每次关门离开时,心里总是沉甸甸的,忐忑不安的。在经历过多次父亲夜里入院后,总是在夜里醒来时莫名的担忧。有时,索性起身去楼下,轻轻打开父母的门进去看看才放心。


凌晨的钟声敲响,母亲68岁的生日已悄然来临。因为母亲喜欢安静,每一年的今天,我和俩哥哥都要在父母家聚聚,陪母亲说说话,吃顿家常菜。在我眼里,给妈妈最好的生日礼物,便是每天的陪伴,好好的说话,让妈妈每天好好吃饭,平安度过。不需要任何华丽的语言,只要父母健在,便是儿女最大的幸福。

如果说这一生我欠一个人的永远都还不清的话,那这个人一定是我的母亲。年幼时,母亲是我的一片天,是我心里的一颗大树,为我遮风为我挡雨。而如今母亲老了,病了,头发白了,皱纹布满了双颊,我能为她做什么?


我除了工作之余的陪伴,我做不到任何。很多时候,我总是无力的幻想,如果能缩短我的生命去换取母亲的平安健康,我会义不容辞的去做。然而,现实中没有那么多的如果,有的,只是残酷的结果。那么,我只有理智的去改变,去接受。在母亲还没完全失去记忆时,还能清晰的认识我时,尽最大努力去爱她,陪伴她,做她心里的太阳,照耀她余生的道路,温暖她往后的每一天。


窗外的雨滴滴答答的下个不停,我轻轻的为母亲吟唱一曲《不说话》,希望天亮时有薄薄的阳光,微馨的空气。待母亲醒来,有曦微的晨光作陪,有小鸟清脆的鸣唱和悠悠扑鼻的花香相伴。


2019年母亲节凌晨匆忙留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