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节到了,今天在这里夸夸俺老妈 

夸夸老妈,一时又不知道从哪儿夸起,小时候的记忆,清晰地、模糊的,就像电影的片段,在脑海里不时地浮现在眼前。。。

不知道人的记忆始于几岁?俺的记忆里存储最早的也比较清晰地生活片段,大概是5岁的时候吧。

为什么那年记忆深刻?因为那年是1963年,俺老家发了大水,至今脑海里的三个画面永远挥之不去,一是俺那天吃了一碗奶奶做的白面片儿汤,然后睡着了,醒了以后就发现自己怎么住在了别人家(俺家后面的一位大伯家,他家的房子地势高),再一看门外满村满院子的水,很多人推着笸箩载着东西趟着水前行;二是天上的飞机往下投放饼干,大人孩子跟着飞机跑来跑去捡饼干的画面;第三个画面就是俺老妈了,印象里好像是水已经慢慢褪去了,她在院子里整理晾晒那些被水淹泡了的生活用品,其中被淹的就有一张老妈当年照的一张放大的“艺术照”,那个时候的老妈可正年轻,大概是二十五六岁的样子,照片里的老妈那可是老美老美的啦! 


再大一点的记忆,就是1966年邢台地震的时候,那个时候俺已经上小学了,记得那天有一节课是写大字,放学了俺在学校前面的壕坑边上涮毛笔呢,恰巧当时来了一下很小的余震,感觉好像是趔趄了一下,反正是吓了一跳,回到家时看到老妈正好坐在自家院门口搭建的地震棚里和别人说着什么,俺一下子就像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扑到了老妈的怀里,这件事也许俺老妈都不曾留下记忆,但正是从那一刻起俺才真正地体会到了在母亲的怀抱里是多么的安全多么的温暖多么的重要 !


随着年龄的增长,年轻时候的老妈,在俺心里除了美,再就是能干了,用今天的话说那就是“女汉子”,俺爹从军了,家里这一摊子的活儿都得靠俺老妈干,白天在生产队干农活挣工分,起早贪黑得空儿就得推碾子磨面捣鼓全家的口粮,夜深了还要纺线纳鞋底儿。。。那个时候俺最引以自豪的就是我们姐妹平日里的穿着了,个个让老妈打理的整整齐齐干干净净而且从没穿过粗布衣裳,现在想想那个时候的老妈付出了多少辛苦和劳累啊,那真是一个拼体力拼毅力的年代,还好社会是在不断地进步中,听说现在俺老家的女银们那幸福的除了打打麻将就是串门儿唠嗑啊 !


后来,俺老妈听从俺爹的召唤,带着她的一串儿女娃(老大老二老三老四)还有没出生的老五,昂肚挺胸滴来到了部队,总算脱离了她的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劳累生涯。

老五的出生,凑成了五朵金花,对老妈而言,在城里上班,单程骑车45分钟,而且是在闹市骑行,夜班时还要三班倒,非常辛苦,家里的生活费用,身体的劳累还有心里的劳累,相比在农村时又能减轻多少?老妈曾经说过,有一年年过完了,家里就只剩下五块钱了,而这些生活方面的艰辛,我们做儿女的却从来没有感受到比别人家生活的差,真的敬佩俺老妈的能干,在单位,工作上老妈是先进,在家里,吃穿住行安排得井井有条。 

再后来,俺姐留在了部队,俺也分配了工作,妹妹们也都长大了,老妈也不再这么劳累了,而此时的俺爹也服从安排卸甲归田了,老妈又跟随俺爹回到了故乡,开始了她后半生的另一种生活。。。

2007年,俺爹独自去了天堂,留下了俺妈和他们的五朵金花。。。

女儿们都有着自己的家,老妈不给孩子们添麻烦,独自适应着生活的变化。。。


近几年,老妈的身体状况逐渐变差,腰疼、腿疼、慢阻肺、肝腹水,真的是岁数大了,疾病也就找上门了。。。在女儿们的悉心照顾下,老妈的身体状况得到了基本控制,特别是俺大姐和三个妹妹,对老妈可以说是关怀备至,呵护有加,常言道“多子多福”,老妈没有儿子,但她有五朵金花,在她辛辛苦苦养育的五个女儿这里,这个“福”,她接到啦! 


由于身体的原因,老妈早已抛弃了搓麻的“恶习',大概从2014年开始画画,爱上了涂鸦 !

开始时,老妈只是凭着自己的想象,画着她喜欢的花花草草,尤其喜欢画梅花,老妈可是没有一丁点儿的美术功底,完全是自己想象的花朵以及这些枝枝杈杈,俺姐妹几个适时的鼓励、表扬,并把大部分“作品”拍下来留存,装订成册。

这几幅梅花就是那时的作品,怎么样,是不是有那么点意思尼 !


后来社会上流行起了手绘涂色书,据说这些涂色书能培养人的想象力与创造力,在专注涂色的过程中,忘记烦恼、放松心情,并在涂色完成后享受到一定的成就感。

这是外孙女儿们先后给姥姥买的几本涂色书。


下面这些画作就是俺老妈在手绘书上涂色后的“效果图”,请朋友们欣赏,别忘了点赞哦 !

(以上文字写于2016年的母亲节,今上传至美篇,留作纪念)




如今老妈的年纪越来越大,眼神不济,身体也不如从前了,近两年再没拿过笔画过画。。。

母亲节到了,祝福老妈平安健康快乐!

祝福所有的母亲们节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