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冬天,雪花流浪太阳河畔

一点一点,缓缓地与这片土地休眠

没有触摸到气温的变化,开启了回归

自然地恒古定律,希望满足你的初心



从未改变,但愿你一生无法割舍的土地

包容的,眷恋的,能够接纳你

拥有的世界:充满幸福的家园,阳光

洒满屋顶,水烟筒,玉米酒以及所有的


被你匆忙带走亦或遗漏的东西,你都收藏了

因为那个冬天之后我已经无法轻言放弃

那些受冻了的日子,有那么丝丝伤感

让我确信,从此你不再用大碗喝与玉米酒对话


唯一的凭证是忧郁的大黄狗因你而绝食七天

之后我动容的时光慢慢宁静致远,撕裂的心脏

安放于烟火经久熏陶的房梁,等待跟随你的步伐

渐渐衰老,与你同行,共享自然的天伦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