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渐渐降临,忙碌了一个工作日的人们陆续开着车鱼贯着回到了自己的巢穴。在一个高档的小区进口处可以看到一个弯曲的身影在默默的忙碌着,不时会有人打开车窗问询一下。其实,看一眼就知道他在干什么,一位磨剪子、菜刀的老人。

磨剪子嘞,锵菜刀……。这是我小时候经常在家的趟房里边听到最响亮的叫卖声,如今社会变了很多,包括声音已变得很现实,那种纯朴的乡村调已成记忆里快被抹去的淡淡滋味。

老人叫刘文生,吉林人,69岁,有四个女儿,来葫芦岛已有18个年头,如今单身一人。老人听我问的像查户口的,笑笑的对我说:我是本分人,问这干啥?我说给您做个征婚广告。老人还是冲我淡淡的一笑。其实,老人本行是个木匠,年龄大了之后改行做了这个,因为懂得刀刃的道理,对厨房里的切刀、肉刀、片刀、剁刀、剃刀等等都能够按照用途去开印、磨锋,外加人很和气又不失一点幽默,收费价格不高,还真的很有市场。听他讲全市干这行的也就十七、八个人,最小的五十六、七岁,大的七十多岁啦。真不知道再过些时日还有没有人再会干这一行。就像现在的年轻人不会做饭的越来越多😷。

有道是术有专攻,行行出状元。通过对老人手艺的了解,对我学习摄影也是一个很好的启示!一组夜幕下刘老汉的工作照供大家批评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