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


我赞美阳光

它把天空割成树下最温暖的碎片


我赞美春风

从无中来回无中去,是万物该有的样子


我还要赞美队伍

它让脱离找到了不再麻痹的个体


当我光脚走在草地上

我知道

小小谷荻,也有一颗白茫茫的心





手机

——源自电影《冈仁波齐》


九岁的扎西措姆从妈妈手中接过手机:

奶奶,我想你了,你想我吗

奶奶别哭


仁青晋美看着朝圣半年的女儿

又仰望向绵亘的群山

帐篷后边,尼洋河水流淌,风马旗飘扬


落日在米拉山垭口围起巨大的纱幔

翻过米拉就是拉萨


资料上说,米拉山以东,温暖湿润

植被茂盛

米拉山以西干燥寒冷,岩石,易碎落





屠夫

——源自电影《冈仁波齐》


他没有起身

等那只虫子慢慢爬过去


他也在等那些亲手宰掉的牦牛

一头一头,从身体里钻出来,从面前

爬过去


他高举双手,匍匐在平静的路面上

牛群越走越远


远处天空蔚蓝。南迦巴瓦雪峰高高耸立着

白雪之下

青稞正壮,菜花正黄





不写诗的人


三十年后,许多从八几年开始写诗的人

成了名诗人

三十年后,中年的我竟迷上了诗歌


修配间里,54岁的机修工王瑛强

边干活边低声哼唱着

我没打断他。他面前不是损坏的轴承


他正在修理的是悠扬的草原,涌动的羊群

和一条娓娓诉说的,额尔古纳河


三十年来,我一直以为我们,离诗很远





自在


大雨过境,蚁穴不知所踪

曾经那些忙碌的影子,荡然消失


几日后,看见草地里又有了新的蚁群

在另外一条曲径

虔诚地奔跑

仿佛他们不生不灭,仿佛他们从无苦厄


我也见过许多鸟群,马群,鱼群

更多的人群

他们向着不同的方向奔跑


向着不同的方向奔跑,都在回去的路上





石头

——源自电影《冈仁波齐》


高原上,他们万般变化


匍匐在朝圣路上,他们是虔诚的额头

流淌在拉萨河边,他们是快乐的锅庄


沉在水底他们是羊卓雍措纳木错

身披哈达,他们就是南迦巴瓦冈仁波齐


他们是风幡下的玛尼堆

是沉默的尼玛扎堆、江措旺堆和索朗卓嘎


那一晚他们清清烁烁

挂满天穹。是在等杨培的魂灵,一起回家





两朵桃花


朋友去西藏旅行,不断发来照片

在拉萨,在羊卓雍措,在雅鲁藏布


那里天高云矮屋顶金黄

居然还有一张桃花正开的照片


昨天我去这座城市的公园也拍了桃花

整个下午

我都在比较两朵桃花,有何不同





空相


地铁进入隧道

我面向一块透明的玻璃


玻璃上有张脸

后面,是无尽的黑暗


我对玻璃笑了笑,黑暗也笑了笑

未来有敞开之门


我们准备了同一片亘久的草地

和星辰





清明


那些破土而出的青草

多么低矮。风一吹他们就紧紧地抱住人间


那些佝偻的露水,复活的阳光

多么低矮。风一吹他们就紧紧地抱住人间


还有远处的村庄,更远的寺庙,和我

沉睡的先人

多么低矮。风吹不吹,他们紧紧地抱着人间





清明辞


我叫不上名字的树木还有很多

我叫不上名字的野草还在遍地开放


春夜又返青

我一生中叫不上名字的良人啊


他们守在墓前。这些紫苜蓿

也终将

覆我一层漫天的星光









文字/西卢

手机随拍/西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