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汉晋斋

五哥捯饬完地里的土坷垃,平整下,坐在堰头上歇歇,一边抽着烟,一边望着堰边上的火棘花,白花花的,枝上像覆着霜雪,又像浮动的一溜云烟。


火棘是常绿灌木,喜欢朝阳处,依坡,依石,有的就生在石缝间,仿佛有一点土就安家生长了,高可达三米左右。 树形展开,姿态优美,小枝横生有尖刺,碧枝绿叶,花白素雅,浸染韵味。


“春看花,秋看红果呢!”


五哥的脑屏上闪现出火棘秋天红果的情景。那果实密集,点缀在枝上,红彤彤的,像一些透亮的红珍珠,又像无数的小星星。悦目可人,有种让人意外的美。只是大家忙,或者爱看牡丹,玫瑰,芍药等等,不太关注这小的,细密的花或红果罢了。

五哥喜欢火棘花。说它洁白,漂亮,有意境。这主要还是因为在自己的山地边,层叠的石头像谁摆弄过的,棱角分明,矮的,高的,有的光滑,有的石纹斑驳,如千年岩画。


有的石头顶部有平台,还可以爬上去。火棘就生在石头的缝隙中,有的拥抱着巨石块,热吻着; 有的探着身子,伸着胳膊似的,在暮春初夏之交,星星点点的骨朵,有小米粒大小,晶莹润泽,花开了,一朵有黄豆那般大,五个小花瓣,微黄的蕊丝。


一点带面,簇拥开放,形成一个个花球,这花球又裂变似的形成一丛,一片又一片,又相连相互应,形成半坡,一山。


大的石块映在里边,与其说是点缀着石块,倒不如说是火棘成林,花如海。一片片白花像罩着白色的哈达,要飘动的样子。

“看这花,看那花,这火棘花咋样?倒是‘五月雪’了!” 五哥在心中给火棘花起了个美而雅的名子,颇为自得。又一想: 火棘红果,红红火火的,色相诱人,寓义吉祥,还是火棘的名好,名副其实呢!


五哥知道,这火棘可以在庭院和路边用作绿篱,以美化、绿化环境。而果实、其根、叶入药,保护人们身体健康。据说它的果实曾救了一支断粮数日的军队。因此又叫“救军粮”,平凡质朴之中充满传奇的故事!令人肃然起敬和回味!

五哥喜欢火棘的另一个原因,是秋后的火棘果酸甜,可以吃的。山村里没啥好吃的,摘些酸枣,火棘果等,来哄哄孩子,看着孩子津津有味的吃着,甭提多高兴了。


五哥曾听老人讲,旧时乡人们没啥吃,就摘来荆棵种子用,这荆种子往往伤身体,而火棘果则有利身体,所以将其晒干,磨成粉面作储备粮食。既是很好的食物,又居有药用价值。深受乡民喜欢。

这几年,五哥将这片火棘精心打理,注意剪枝修形,上肥料,还在地边种了一些,一则为了欣赏,二则为了结果。


果实有来收购的,鲜果二元多钱一斤。秋后果实熟后,五哥找个床单,铺在灌木丛下,用杆子打打,果子落在床单上,最后收起。


一年下来,五哥说可收入几百元。买点油盐醋和日用品等就够了。五哥说,这叫有意无意之中,是捎带着的。又说,不光看花,还有效益!

五哥说: 现在,随着年岁大了,孩子也成了家,且有着自己的观念和独立的生活方式,如果自己有能力,就再贴补下孩子,没啥能力了,种种地,种种菜,常言道“人勤地不懒,” 不是么?光是地头上,地堰边种上豆角,云豆,秋来就成筐的收成,就不用说种谷子,种玉米了……还能在歇脚之间,看看山花哩。


“是的,看看火棘花就不错。”


五哥心里很踏实,很自信。火棘花虽平凡,但不卑微,风雨里来,雪霜里去,山崖峭壁间生根,贫穷的土层亦成长,一任枝条变化伸展,美化装饰着田野,凸显顽强的生命力,摇曳出生活的希望,将美的花展现出光彩,做绚丽的自己,将红果托起,托起人生快乐,使人在寒风中也有一种温暖的感觉。

五哥有了一个新的想法,就在自己的荒地边,沿着斜坡,依势,依石,大量扦插种植火棘,将其它灌木清理,打造一片火棘园。


让花开的更多,就像花的海洋,让春来的一片洁白弥漫山野; 让秋来的红果染红山坡,让自然的色彩渲染出生活的本真和无限的情趣!


”是的,还要画一幅白石火棘图!”


五哥展望着未来时,想起了自己的画笔。他有这个能力的,那厚厚的写生稿曾是他绘画的梦想,如今好的素材就在自己的地边,就在眼前,就在那片悬崖峭壁上,就在火棘洁白的花里和红果上……

火棘红果图来自网络

特此鸣谢原作者


作者其它文章:


 一树白 一山白

 花未开时好看花

 山野桃花始盛开

 家乡的迎春花

 山野里 那些曲曲菜


感谢您的浏览支持和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