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10

  在红楼女孩中,薛宝琴虽然算不上是人气之王,但一定能跻身于最人见人爱的女孩之列。关于她的故事虽然不多,甚至可以说是少得可怜,但就在她那亮相不多的场景中,她的举手投足,她的见识胸怀,她的诗意才情,都着实点亮了人们的眼睛。这位和宝玉同一天生日、直到第四十九回才登场的薛二姑娘,给人的感觉就是两个字:“完美。”

其一,容貌之美艳。


她到底长得怎么样?曹公并不没有正面描绘。也正是因为读者看不到直接的有关她眉眼脸容的文字描写,所以就如“远景烟笼”、“深岩云锁"、“山腰云塞”的中国山水画一样,给了读者以丰富的想象空间。在宝玉眼里,她有一种“形容不出”的美,是“精华灵秀”的“人上之人”;在探春眼里,她的美已超过了她的堂姐宝钗;在晴雯眼里,她和邢岫烟等都长得“倒象一把子四根水葱儿”。 从这些侧面的渲染和烘托中,都给我们传递了同一个信号:她美得惊艳,美得无瑕。

其二,见识之多广。


她与红楼其他女孩有一个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她不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深居“圈养”的大家闺秀,她从小就行走江湖,足迹遍布神州。用她自己的话说,她在“八岁时节”就跟着她那做皇商的父亲“到西海沿子上买洋货”,是一个见过大世面、跑过“三江六码头”的人。第五十一回,从那她以“素习所经过各省内的古迹为题”所写的十首诗中可以看出,她的足迹北至现在新疆的昭君墓,南至现在越南的交趾,沿线则有赤壁(湖北)、淮阴(江苏淮安)、钟山(江苏南京)、广陵(江苏扬州)、马嵬坡(陕西兴平)等地。第五十二回,她绘声绘色、头头是道地向宝玉、黛玉、宝玉和湘云等介绍那个和“西洋画上的美人一样”的“真真国的女孩子”时,更是让众人都听得睁大了眼睛,纷纷“称奇道异”。

其三,诗才之出众。


她一到贾家,第一次参加诗社活动,便展现出了非同凡响的才情。她先是和宝钗、黛玉一起联手“三英”战湘云;再是在四人以“咏红梅花”的限韵限律的诗赛中拔得头筹,然后更是以自己过去“所经过各省内的古迹为题,作了十首怀古绝句”,而且还是“内隐十物”的藏谜诗,其“自然新巧”、别开生面的诗风让众人“称奇道妙”不已。有读者甚至誉之为“冲破了传统观念的桎梏”,“折射出女性意识的初步觉醒”(转引自百度,盈盈一水间晴心《<红楼梦>诗词的女性意识之薛宝琴篇》)。

其四,性格之活泼。


她到贾家没多久,便和姐妹们打成了一片,在诗社,她可以和大家作诗;在酒席,她可以和众人喝酒行令;在院中,她可以和大家一起开心地放风筝。她能和探春下棋,也能和香菱闲聊;她能和宝玉开玩笑,甚至也能和袭人、湘云以及“地藏庵的两个姑子”一起讲故事;宝玉的作业来不及向父亲交差时,她帮他临了几幅“蝇头小楷”; 赖大婶子送给她“两盆腊梅、两盆水仙”,她转而就将一盆水仙送给了黛玉,将一盆腊梅送给了探春。她几乎和任何人都可以说得上话、交得上心。


她有着可卿一样的美貌,却没有可卿那样的绯闻;她有着黛玉一样的才情,却没有黛玉那样的尖酸;她有着宝钗一样的周全,却没有宝钗那样的心机;她有着湘云一样的活泼,却没有湘云那样的娇气。这样的宝琴谁会不喜欢呢?连贾母一见到她都马上喜爱得“无可不可”,又是逼王夫人认她为干女儿,又是让她住在自己屋里,更还把自己压箱底的“凫靥裘”送给了她。那可是让岫烟、李绮甚至黛玉和宝钗等都是想也不敢想的待遇啊!

(注:图片引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