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言:

在中华民族历史的长河里,无数英雄儿女前仆后继,为实现民族崛起而自强不息,为实现国家富强的奋发图强!

一个民族的复兴不仅需要强大的物质力量,也需要强大的精神力量。

在几千年的历史流变中,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绵延发展,饱受挫折又不断浴火重生。

我们的民族积淀了自身最深沉的精神追求,它有着独一无二的理念、智慧、气度,增添了中国人民内心深处的自信和自豪。这种强大的精神支撑,成为中华民族奋发进取的动力之源。

什么是中华民族的民族精神?习近平总书记站在新时代高度作出精准诠释:伟大创造精神、伟大奋斗精神、伟大团结精神、伟大梦想精神。他多次强调,民族精神“是一代一代中华儿女创造和积淀出来的,也需要一代一代传承下去”

上世纪六十年代扎根深山的三线厂,是牺牲自我奉献国防、建设新中国的一代,他们身上的"东方红"精神,是中华民族精神的时代感召!

历史不应忘记他们!

一段历史,一份情怀,一种追忆,一辈子!

东方红是我们的童年很向往的地方!

这儿有受彬叔叔和老沈、张国雄亲人般的故事。

.

  自从大山上装了有线电话,妈妈常接到来自西班牙的声音,电话的那头,大洋彼岸的西班牙,有位叫张国雄的人,找我的叔叔接电话。

我叔叔怎么有国外的朋友?这是一段什么样的情缘?这要从我们山脚下的东方红三线厂说起。

上世纪六十年代,由于国际环境极端恶劣,我国大城市的一些有关军工厂都陆续迁入了深山窝,我们山脚下的厂就是由上海迁过来的,叫东方红材料厂。

上世纪60年代末,由上海上无七厂援建的国营第八三三一厂,也叫东方红材料厂,隶属于上海市后方基地管理局仪电公司。在皖南绩溪县大源人民公社虎山头村的山沟里,1967年5月筹建,1968年底建成试生产。东方红材料厂主要生产FC3数字集成电路,ss数字集成电路,大功率管。生产的产品许多用在了上天入地的两弹一星上,东方红卫星上也有该厂生产的产品。(资料来自原厂职工媒体公开)

  从小住山上,“松脂点灯,辣椒当盐”。山路崎岖,全是羊肠小道。每天上山艰辛劳作,对远处的山下好是羡慕,白天高音喇叭,整点吹号上下班,还放着音乐,夜晚灯头通明,远远望去如同满天繁星闪烁,山下还有柏油马路通向远方,而我们山上人总是披星戴月,肩挑背扛,还食不果腹。偶有下山到他们厂,看见这群上海人住的是洋楼,吃的是粳米饭(江沪一带的习惯,江苏盛产粳米),而且都用小碗,我们好奇怪,偌大一个人,吃那么点就饱了?

原来他们的米很有营养,物质供应充分,菜也是很丰富的,加上很少体力活。

能够衣食无忧是多么令人向往的生活!

长大了才知道,哪有什么岁月静好,是国家为了国防事业需要,全国勒紧腰带保证这些精英们能够安心扎根深山。



  与上海东方红材料厂配套的是在绩溪的雄路,上海瑞金第二人民医院。这医院还承担着附近百姓的医疗服务,在当时地方医疗资源极度匮乏的条件下,尤其一日三餐食不果腹的乡民,可是最大的福音!

那时,看病只交五分钱,住院也不贵,我大伯家两女脑膜炎、葡萄菌肺炎在当地可都是要命的,由于这医生精心治疗,均恢复健康,其他乡民中救死扶伤例子数不胜数。

回忆往事,真的满怀感恩,感谢毛主席好政策,感谢上海医生祟高医德!感谢三线厂视百姓为鱼水。


如今,点点滴滴都成了历史,变成了回忆,那时候家里穷,没好吃的,每次我爸去东方红我都要跟着去,或许能有好吃的解馋。上海人降温的水,我们叫凉水甜甜的,真好喝,味很纯,叫竹叶青(疑是柠檬水)降温解署,每次去都背个竹茶桶,希望接一些来喝。

那个年代,山上信息极度闭塞,物质供应也极度匮乏。而山下的厂却有自己的肉类,鱼类冻库,以保证生活的保障。山民们熟了,想买点鱼尝尝鲜,他们也肯帮忙。最令人记忆犹新的是,木坑尖的人在厂的帮助下,安装了高压电,晚上家里照明有了电灯,这些都是老百姓向往的生活。而我们去逛他们的百货店,上海牌的练习本是最爱,质量特好,写字也不渗水。橡皮,火柴盒,也做得特别精致!

这些职工们与山民们质朴的交往,让我的了解到有上海这座大都市,而且所有东西都那么先进!这些都成了向往美好生活的回忆!

受平叔叔回忆:

一石击起千重浪,我想生活在当時的杞梓坑人都能忆起东方红。当年此厂是人们向往的地方:整齐的厂房、平坦的水泥路、还有操场、饭厅丶电影院等;上海人个个服装整洁,就连头发都油亮油亮。

说来好笑,记得一次队里在阴培脚(离厂房约一公里)分玉米,我们几个还到厂里去看露天电影《冰山上的来客》,由于时间关系,一路小跑到操场,入场如入无人之境,上海人礼貌地纷纷让路,我们也落得自在,选好地一股劲地看起电影来,后来扭头一看,上海人个个捂着鼻子(乡民的汗臭味)……。

散场后饿着肚子还从阴培脚挑上百来斤玉米回家,到家已半夜三更了,做个好梦吧。

往事如烟,回忆还是那般美好!

  张国雄是我叔叔很早就认识的好朋友了,每年,我叔叔都去帮他们家砍柴火,用来做饭,总要够一年烧的,包括取暖。他们也视叔叔为亲人。(我们村都有很多人砍柴卖给上海人的经历,我同学说,为了能买到一只钢笔上中学,卖了两次柴火才够,格外珍惜)。斗转星移,进入八十年代,时势发生了变化,国际环境有了根本好转。而国内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也允许个人有自由发展空间,他选择了去西班牙发展。而此后好多年,他妻子仍然留在这,继续为国家做贡献。一个女人的家,远离家乡日子也格外艰辛,而一年烧的柴火,还是我叔叔这样一直承担着,每年冬季总要花数天时间伐薪劈柴,肩挑背扛,为了他妻子能安心工作、生活,而且从来不收钱,直至他们后来迁回上海,为此,张国雄甚是感动,他来信说:我世间唯一的农民朋友竟是如此友善……

  我叔叔还结交了另一位叫老沈的上海朋友,来往如亲戚,凡大事必到的那种,他儿子去参军,那年代是很光荣的事,特邀友人相聚;老人过世时因为请人帮忙,叔叔都是座上宾,他专门磨了一大框豆腐挑去送给他。

他们也经常上山来玩,看到老乡晾晒的花生、瓜孑,也买一些回去。因为这原因,我们儿时记忆中有了农副产品的概念。在艰苦岁月里,与我们相比,他们算是很富有了,七十年代拿七八十元工资每月,而我们一家一年还分不到一百元钱。

山下虽路远,可挡不住我们好奇心,我们也常到老沈那去玩。他对山上来的孩子格外亲切,总把西瓜切成一片片,分给我们这些小孩,这在山民来说可是稀罕物,都没见过。至今还回味老沈那西瓜甜甜的味道!

记得我弟弟跟着叔叔去老沈家,他们用青蛙烧菜待客,我弟弟不敢吃青蛙,又不好意思拒绝他们往碗里夹菜,偷偷地把青蛙塞入竹椅子筒里。

饭吃好了,来院子的葡萄架下晒太阳,拿椅子出来坐,却见熟青蛙掉出来,老沈一下就明白了,会心地笑着说:这小鬼是调皮鬼。

后来记得他们要回迁上海了,蝴蝶牌缝纫机,骆驼牌电扇,黑白电视机都给了我叔叔。

那个年代我叔叔成了最富有的人。第一个拥有大家电一一电视机。过去我们的家电可是手电筒,好一点是收音机了。

  我们老家的山上装上电话上世纪1999年了,离1987年三线厂搬迁已有12年,而离他出国快二十年了。

彼岸的远洋电话,在时空里回荡着久违而纯朴的乡音;

青春岁月,是一代人奉献国防,扎根大山,无怨无悔的情怀;.

纯真至朴的友谊,早己化作了异国游子思念祖国、亲人、曾经热血澎湃的故土那份永恒的乡愁。

往事已渐行渐远,厂房仍旧依存在,却是人去楼空。斑驳的墙体刻着时代印迹,峥嵘岁月,早已成为故事。而在此奉献火热青春的那一代人,却深深眷恋着这每一寸土地,一草一木,一砖一瓦,也无限怀念同祖国同呼吸共命运的奋斗历程!

我们唱着东方红,

当家做主站起来

我们讲着春天的故事

改革开放富起来

继往开来的领路人

带领我们走进新时代

高举旗帜开创未来……

这歌声真唱出我们对东方红的情怀。

又到平安夜,

有人总想过平安节

似乎西方的节日很留莲忘返。

所有平安背后,多少代人,多少家庭;多少艰辛,多少牺牲;又有多少默默坚守?

据国家政法委统计,仅十八大以来,公安系统牺牲2061人,法院、检院牺牲184人…

我们的部队守卫边疆,军工体系多少无名英雄默默奉献!

怀念那个时代,铭记历史,才会走得更远!

后记

绩溪县,隶属于徽州,上世纪六十年代,由于国防建设搬迁后方的需要,上海十家三线军工厂及瑞金医院,683运输队,703供电局,260电话通讯站入驻绩溪。

这片热土,曾铸就一代人奉献国防、建设后方的东方红精神。

正如当年老职工说的:

东方红厂编制没有了

东方红厂遗址还在

东方红精神还在

东方红兄弟姐妹,老厂长们还在。

随着时间流逝,东方红厂终将会变为一片废墟,但我们心中永远有一片宁靜的青山绿水。

由于本人多年未回老家,所用照片源自原东方红材料厂杭首平先生,特此表示感谢!

这段回忆,我们一起见证!

二0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七初稿,二0一九年五月十一日定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