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与罚"是俄国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ф.М.Достоевкий)創作的长篇小说,也是其代表作,

小说描写穷大学生拉斯柯尔尼科夫受无政府主义思想毒害,认为自己是个超人,可以为所欲为。为生计所逼,他杀死放高利贷的老太婆廖娜和她的无辜妹妹丽扎市塔,制造了一起震惊全

俄的凶杀案。经历了一场内心痛苦的忏悔后,他最终在基督徒索尼雅姑娘的规劝下,投案自首,柀判流放西伯利亚。作品着重刻画了主人公犯罪后的心理变化,揭示俄国下层人民的苦难生活。

故事情节说的是:在彼得堡贫民区一家公寓的五层楼斗室里,住着一个穷大学生拉斯柯尔尼科夫。他原在法律系就学,因为交不起学费被迫辍学,现在靠母亲和妹妹从拮拮的生活费用中节省下来的钱维持生活他已很久没交房租了。近来,房东太太不仅停止供给他伙食,而且催租甚紧。这时他遇见了小公务员巴尔美拉陀.马尔尼科夫,不願象馬尔美拉陀夫那样任人宰割,他打算採取某种行動,釆證明自己是一個很「不平凡的人」。

拉斯柯尔尼科夫杀人后,因內心处于痛苦的矛盾冲突中,无法摆脫的恐惧,他感到自己原來的一切美好的感情都随之泯灭了,这是比法律惩罚更为严厉的良心惩罚。他意識到自己失败了。所以他怀着痛苦的心情來到索尼雅处受到索尼雅宗教思想的感召,向她说岀了犯罪的真相和动机。在索尼雅的劝说下,他向警方投案自首。

拉斯柯尔尼科夫被判8年苦役,来到了西伯利亚。不久,索尼雅也来到了那里。一天清晨,两人在河边相遇,他们决心䖍信上帝,以忏悔的心情承受一切的苦难,获取精神上的新生。

作者陀思妥耶夫斯基身处的19世紀是个沒落的世紀。「歐洲的沒落的到来是一场可怕的灭顶之灾,它或者是充斥着杀戳和暴力的革命,或者是犯罪、堕落、偷盗和一切罪恶的渊源。这是一个非理性的时代,人们怀疑一切定论、天生贵贱、王权、信仰。尼釆一声"上帝死了",人类最终还是从上帝的束缚中挣脱出来,获得了绝对的自由,但是同时也陷入了虚无之中。

1849年,陀思妥耶夫斯基曾因參加反沙皇的秘密集会,触怒当局而被捕,次年,被判流放西伯利亞,服四年苦役。与罪犯共度的苦痛生活,使他对俄國社会的阴暗面有着更为深刻的观察,同時对人类生活、人性中的善悪及俄國人的性格有了新的概念,这些观察与概念后來均呈現于"罪与罚"之中。

陀思妥耶夫斯基在创作"罪与罚"之前就作了充分的构思,这部小说是他多年酝酿的艺术结晶。早在1859年他在給其兄米哈伊信中就说到要写一部关于一個罪犯的忏悔录,而且自信地认為「这部忏悔录会確立他的名声」。他关注当时俄國社會的犯罪诉讼事件,這些社會新聞为他的創作提供了素材。他在1866年的一封信中提到要写这样一部小说,他向当时的"俄罗斯导报"出版社卡特科夫述说了这部小说的纲要。在这年8月他回国開始了写作。他對自己的第一稿并不满意。在他看來,小說是詩意的事业,应当用心去写。于是出現了第二稿第三稿,直到1866年底,"罪与罚"终于问世。在创作过程中,陀思妥夫斯基本人也经历了人生许多波折,这深深地影响了他在"罪与罚"中的结论。

在創作中,作家着重塑造了拉斯柯尔尼科夫和索尼雅的人物形象。

拉斯柯尔尼科夫乃小說的中心人物,這是个典型的具有双重人格的形象。他既是个心地善良、乐于助人,有天赋,有正义感的青年,但是同時他們性格阴郁,孤僻,有時「甚至泠漠无情,麻木不仁到毫無人性的地歩」為了证明自己是一个「不平凡的人」,竟然去行凶杀人!小说通過这一形象,深刻地揭露資產階級的弱肉強食的原則对小資產階級知識分子的毒害,有力地批判了這一原則的反人道主義的实质,并从客观上否定了建立在「超人」哲學基础上的无政府主义式的反抗,因為這种反抗決不能給被压迫者帶來新生活的转机。

作品中另一个主要人物索尼雅是社會上受歧視的妓女,却代表着至高无上的圣洁与救赎,頗具象征性。一個索尼雅告訴拉斯柯尔尼柯夫「去承认你的罪过,上帝就會给你新生了。」鼓勵他,以受苦去赎你的罪吧索尼雅自己保留銅制的十字架,另外她把木制的十字架送給拉斯柯尔尼柯夫,她就犹如圣母玛利亚,說:「我們一同受苦难,也一同掛十字架。」感动了无神论者拉斯柯尔尼科夫最終決心相信上帝,走上信仰之路,取得内心的平静,宗教信仰让他的生命找到慰籍和依靠,使他有了生活的理由。

小说有独特的艺术风格。首先,小说的结构紧凑有序。先写因果---歷史叙述模式的退場和以对话和独白为中心的新的結构的建立。对心理現实主义的推进;尽量不脫离人物自我意識以及最大限度地方挖掘人物潛意识的心理描寫;以及「複調」对「独白」的超越。

小說具有很高的艺术成就。小說全面地显示了作者关于「刻画人的心灵深处的奧秘」的特点,小說始終让人物处于无法觧脫的矛盾之中通过人物悲剧性的内心冲突,揭示人物性格,同时作者对幻觉,梦魇的变态心理的刻画也极为出色。

由于作者着力拓展人物的心理结构,情节结构相对处于从属地位了。此外,这部小说场面转换快,场景推移迅速,主要情节过程只用几天时间,在浓缩的时空中容纳了丰富的思想内容,小说的时代色彩和政论色彩也是十分鲜明。

鲁迅对这部小说曾经做过这样的评价,:"马克思的资本论,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与罚等,都不是暇末加咖啡,吸埃及烟卷之后所写的。""要将现在中国人的东西和外国的东西比较起来,象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与罚......对比起來,真是望尘莫及。"

Crime and punish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