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前言:
空谈理想与生活,却不识现实的骨感。不如脚踏实地,来一场勇攀高峰的尝试。直面奋斗人生中的挫折与煎熬,来上一堂教科书外的课程。

………………………………………………………………………

小子曾给我提过
想攀人生第一座雪山,体验生活
遂一直铭记于心
相较于常规景点打卡式出行
登山……更加考验人的意志和品质
更能激发对生活、生命的思考与探索
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直透心灵

……

正值小升初结束,可以彻底放松一个假期
离我们最近的一座雪山……四姑娘山
这是我曾经亲近过无数次的雪山
大峰太容易,三峰要技术,四峰大神级
二峰刚刚好

……

选定离手,选好出发

🔽

动身前,不忘敲打懵懂少年
不仅要认识自己,还要了解自我
做一个清醒的人,才能保持自己的棱角

🔽

辗转到日隆镇,海拔3200米
山友之家的餐厅
典型的户外接待客栈的配置
悬挂满各路各款镖旗
坐在这里餐饮,就像在经幡堆中觅食
🔽
出发前必须到管理中心
登记 ,按手印 ,画押
五一长假的四姑娘山山门前,人山人海
百鸟朝凤般排着长队等待进山
三五成群的冲锋衣
如同参加派对,攒足了兴奋
🔽
进山的第一步,都踏在架好的木栈道上
节日的热潮
带来络绎不绝的队伍入山,持续了一上午

🔽

正式进入海子沟大门
马帮驻守这里,休闲观光的就可以上马通行了
马帮见着小孩,就像笃定这是单业务一样
一个劲地夸大前途艰难,骑马为安
小子一扭头,迈开脚步就径自前行
有决心,有信心

🔽

“我是来登山的,不是来骑马玩的。”
主旨明确,意志坚定,为此辩解了一番
旅途中最好的附加品就是思考明辨
一念通,万事通

🔽

开满鲜花的拜姑脚
是海子沟里观四姑娘山海拔最低的地方
还在山涧之中
山石、草坪、白桦林
构成海子沟特有的景观

🔽

离开拜姑脚
随着前行的人群,钻进了一条便道
挺陡的小道,容不得后人超车
在灌木丛中穿行
细心一看,全是含苞待放的高山杜鹃
可以想象,晚个十来天
这里是花的海洋

🔽

临近便道终点,道路宽敞了不少
人群队伍已经拉开了距离
埋头上进的,走走停停的,干脆坐下歇息的
登山才开始的第一坡,就见分晓
而我只关注头顶那光影
阳光透在白桦林叶间,随风一抖
如鳞片一般闪耀

🔽

小路攀上来就是锅庄坪
正对着猫鼻梁,一个山脊间的草坪
视野豁然开朗,各路人马齐聚
五颜六色的冲锋衣坐满了草地
马帮也在此打尖整理,忙着找客户讨价钱
像个户外集市,好不热闹

……

阳光正好,包一扔,杖一放
靠着一块大石头,晾一晾刚汗湿的内衣
吃包趣多多,灌一口可乐
墨镜一套,两腿一伸,躺直了享受紫外线
很是惬意
🔽
休息妥当……出发 !
状态在线,热血激昂

🔽

小子的速度和我们不相上下的
按一下快门的间隙
他已经溜到前面去了,我得跑着追

🔽

这高原跑几步
追得我上气不接下气,他却一脸的不在乎

🔽

马帮也踩着节奏,择道一起出发了
殊途而同归
你上我下,往着一个方向前行
一条道路伸展进层峦叠嶂中
“ 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过一山拦 ”

🔽

绕着山一路过来就是朝山坪
大缓坡,懒阳坡,爬得人腿痒痒的
走快了气喘,走慢了腿软
草坪上道道路辙,阡陌交错
像在四姑娘脸上划下的条条伤疤

🔽

领头带节奏,丰简由己
跑出拥挤的人潮
才能找到
自己的步调

🔽

有的路段被马帮踩踏得一塌糊涂
别怜惜自己的鞋,该踩进去就得落脚
也比你去钻灌木小道来得安全直接

🔽

状态不错
休息时,也不忘游戏一番
玩笑着自己,过着有趣味的生活

🔽

“加油站”
当日所有进海子沟的人
都汇集于此
上二峰的、往大峰的、下海子的
天南海北、三教九流、五行八作
霸占了几乎每一个能安放屁股的落地之处
为最后的分道扬镳,各奔前程
而集聚能量,补充体力

🔽

柴堆边的小猫,默默无声
看着习惯了电子支付的年轻人
在眼前相互奔走兑换现钞
只为凑上一口热饭菜,一桶方便面……
人间百态,形形色色
仿佛全都浮现在它那……淡定的眼神里
噬元兽的世界,我不懂

🔽

歇脚的马帮刚起身离开
留下身后打尖儿的柴堆
正好成了我们的“热炕头”
有窝了

……

收拾了一下扔得乱七八糟的地面
抬来倒在屋后没人要的马凳
塞上石块,垫平凳脚
勉强有了餐桌的样儿
一切都得自给自足,自力更生
没条件……创造条件

一桶心念已久的方便面
一碗红烧牦牛肉配饭
一瓶可乐
下肚
看着笑容可掬的满足样儿
一种异样的预感闪过

🔽

离开 “加油站” 3700多米的海拔
一踏上正路
笔直的陡坡攀升就给人一个下马威
刚吃下的午餐没来得及消化,能量还没产生
就成了负担
晃荡在肚子里,压得脚步沉重

……

尤其对吃了十分饱的小伙子

🔽

沿途总能遇见几只小狗
当你累得能听到心跳,气喘吁吁时
它像信使一般轻车熟路,小跑着匆匆来去
对擦身而过的山友熟视无睹
气定神闲,只管赶自己脚下的路

🔽

果不其然,没走出多远
预感变成现实
小子开始了不适
走走停停……渐行渐缓

🔽

随着坡道不断地延伸
小子的状态越发不堪
每走几步都会坐下歇息
消化食物耗费了血氧,随着剧烈的攀爬运动
身体缺氧越发严重
看得出已经开始进入高反状态

🔽

从富士山到ABC
小子都不曾被高反骚扰过
也许这次适应时间的确太短
两天上升到近四千多米海拔
连我都头紧得不能吹一点高原风
抱抱大腿
寻找一些依靠,也是安慰
初生牛犊不畏虎,纵有豪言壮志
在现实中也会遇见跃不过的坎
理想与现实的不同,就是那么残酷

🔽

加油站到打尖包
短短一段坡,却走出了冲顶的状态
打尖包是驮马上下坡道整理装备的地方
视线开朗起来,看着道路沿着山势纵贯而去
如释重负,舒缓精神

🔽

太阳已经打斜,半张脸都晾在了日光下
还有三分之一的漫漫前程,蜿蜒崎岖
小子的状态一直不在线,同道山友也渐少
为控制高反加重,让他上了马背

🔽

正是斜阳若影的大美时光
我坚持独自徒步,一路追着马尾掠影前行
终究赶不上马蹄急,转眼间就远远落在身后
马背上的小子心急关切我的安危
时不时叫停马夫等候同行

🔽

俗话说:路遥知马力
好不容易赶上等候的马队
刚站稳,喘足气,眨眼工夫
我又在“千里之外”了

🔽

这样走了一路
小子把 “爸爸” 也喊了一路
本可以上马同行
实在不忍舍去沿途的美景,需要双手按下快门
实在不忍丢弃登山的勇气,需要双脚步步丈量
家人既然平安前行,也容我随情任性

🔽

五月,春暖花开的季节
雪山报春竞相绽放紫色的容颜
马蹄翻起泥土的芳香,和着融雪的清新
一路芳菲,沁心润脾

🔽

没有了后顾之忧,没有了双肩包的沉重
迈开双腿,敞开心扉
景美,心情就美
连路肩的泥泞也变得美好起来

🔽

攀登大峰和二峰的分岔路口
往左去大峰,往右继续前行二峰
一路走来的山友在此分道扬镳,各奔前程
据悉当日还有我们的外交部长莅临大峰
二峰大本营也沾光不少,大大改善了落后的条件
有了短时发电,有了木板保暖护墙,有了床垫

🔽

分道后,路上就只剩下了我们
走过山时,山不说话
路过云时,云不说话
唯有“爸爸” 的呼喊,依旧回响山谷

🔽

心安之处,就是我的家
我就是那位幸福的人
那位有人时刻关心的人

🔽

随着道路伸展
山谷间的海子也渐渐显露真容
这是海子沟的由来
在斑斑点点的耶稣光下,如梦幻境

🔽

曾经,我们两人也骑行来到这里
不猜人心,不问天意的征途
那是十九年前
同样的山,同样的海子,同样的两个人
像风走了八千里,不问归期
世间冥冥之中有安排
如今已是一家三口
重归故地

🔽

仿佛有神的眷恋
那一刻,撕开云缝的夕阳洞开了海子无限的好
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
片刻,思绪飞扬

🔽

当年止步在海子沟的山腰
正是二峰大本营的脚下
上达大本营,下至大海子
这次往二峰去

🔽

平路终结了
看着马队最后一次等待离我而去
正式开启了陡坡上升模式
抬头望去,蔚为壮观
骑行这一路空空荡荡,不见人影
原来各色的冲锋衣全都趴在了这里
曲折连绵,细如蝼蚁般蠕行而上

……

一咬牙,闷着头抬脚就上
没有一丝迟疑
眼睛紧盯着前人的脚印,仅管机械般地踏步
高海拔攀升,立刻就能听见自己的心跳
大口地呼吸,呆滞地思维
不能抬头,我知道抬头不见终点,低头就会见泪
这就是登山
登山就是这样

🔽

最为感人的一刻
是在你身心俱疲的时候
从头顶飘来一声 “爸爸 !”
只顾低头盯着脚印的双眼,这才寻声望去
太亲切! 太动心的一个身影在山头攒动
犹如灯塔里的暖光,犹如天边上的红旗

……

这是小子不放心徒步上大本营的父亲
不顾母亲劝阻,独自跑了出来一路寻找接应
他本以为我一直身穿红色外衣
不想我因为海拔渐高,空气渐冷
已套上了灰色羽绒
大家又一路埋头上进,他根本见不着头脸
一个空旷的山谷,零零散散爬满了冲锋衣
小子一睹满坡不见父亲身影
那是着急得喊了出来
喊了一声见有应答,却没瞧见红外套
慌着又再叫了一声
我连忙抬头举杖示意,其实已近身不远
小子关切地说了几句就返身带路重攀上大本营
我正爬得上气不接下气,心跳加速
大脑迷糊地深吸着高海拔的稀缺氧气
道了一声谢谢后,跟着他的小身影溜进营地
心底默念一句 “亲生的 !”

🔽

终于理解,什么叫不堪回首
回望一眼来路
尽是沧桑

🔽

二峰大本营,海拔4200米
五一节的壮观场景也是少见
整个营地布满了各式帐篷,人气满满
难怪有人上来一圈,为找不见自家帐篷而哭泣
累哭的!
庆幸我们是参加俱乐部的,预订了石屋
一般我到达这样的地方
最喜欢把食物看成O2;把帐篷看成O2;
……把美女看成O2
高海拔缺氧是最大的痛苦

🔽

高反立马侵袭了刚回石屋的小子
贴上暖宝宝,加上羽绒衣,裹上睡袋
依然没有止住呕吐
拥挤的石屋里引来了大伙儿的问寒问暖
灌下热水,检查身体状况,确认暂无大碍
他紧闭着双眼,不喊不叫,知道他很痛苦
最需要的就是家人的陪伴

……

五一节这几天的二峰大本营热闹异常
外出找伙房寻药,巡视了一圈
也就他一位小孩
这状态估计凌晨两点不能恢复
放弃冲顶势在必行
至少努力过,不遗憾

🔽

一家人,挤在平日单人床大小的方寸间
错身而卧
小子一夜地折腾,辗转反侧
间断地吸完了一瓶氧气罐
为了监察他的高反状况,一直亮着微弱的头灯光
拉扯着他不停踢翻的睡袋,怕他受凉
我精疲力歇,背靠木墙半卧而息
几个小时的目不交睫,仿佛过了一整夜
夜间的高原缺氧也跟着袭头上脑
算是熬到凌晨两点的起床灯
继续冲顶的队友们整装待发
大通铺才显宽裕
绷着头疼,躺直了挨到天明
石屋外已是一夜飞雪,满地泥泞白霜
极苦之夜,也就如此
能对着镜头强颜欢笑,算是苦尽甘来
……
小子以后要独自面对生活艰辛
回想这一夜
能有所释然吧!

🔽

一夜煎熬算是迎来了天明
屋外浓雾弥漫,顶着寒气挂着熊猫眼
外出营地查看了一圈,剩余一些没冲顶的队员
有高反的,有想睡觉的,有装备不齐不敢上的
还有走了半路被饿回来的……
(God! 这都什么年代了)
马匹都在,可马夫全上山充当冲顶协作去了
怎么也得中午才能返回,高反耗这里不是办法
昨日的来路得自己踩下去了
事不宜迟
收拾好睡袋行装,简单囫囵了几口饼干出发
小子勉强走几步歇息一下……还想吐
踉踉跄跄地踏着烂泥下撤
问他能行吗?他坚定地回答:“行 !”
一股男子汉的硬气
可惜,当时手忙脚乱……没留照片
……
运气不错,刚下大半泥泞陡坡
就遇见上大本营接客的马队
谈好价钱,赶紧驮上高反严重的小子撤退
一路下来非常顺利
降低海拔后,高反自然就解除了
下行骑马,很快回到朝山坪
我们才如释重负,席地而坐晒装备,补能量
整饬狼狈不堪的形象
手机有信号就赶紧给家里报平安

🔽

剩余的几公里,轻车熟路
晒晒温暖得脱皮的阳光,一身寒气尽褪
欢声笑语重回我们身边
虽然一身疲惫,一身狼藉
但比昨日进山的我们
一切都变得更加美好,更加热烈

🔽

短短两天的登山历程
犹如经历了一场浓缩的生命奋斗
哪怕有失败,有痛苦,有放弃
历练过
我们就能从容应对苦辣酸甜,笑看人生
珍惜生命,热爱生活
让少年……默然于心
四姑娘山,这里是最好的课堂
……
携子之手
纵有疾风起,人生不言弃
无悔

🔽

那种精神是潜移默化的
你可以一辈子都不登山,但你心中一定要有座山
它使你任何一刻抬起头,都能看到自己的希望
因为山就在那里,因为我们的追求就在那里
没有目标的人生,毫无意义
再并肩坐在草坪上,发呆着四姑娘的山
已有风卷云舒,洗尽铅华之感

……

携子之手
坐看风云淡,笑看云起时
无憾

🔽

透过经幡
远远望见鳞次栉比的屋舍
重返人间的欢愉
犹如劫后余生般地释然

……

天更阔,心更宽

🔽

每个人都有属于他 (她) 的痛苦与煎熬
也有属于他 (她) 的灿烂与欢乐
走过落满铅华的道路
鞋面上都会积下粒粒微尘
布满尘土的鞋
……
只留给飞扬的人生

🔽

生活
可以是繁华着锦
也可以是静水深流
工作,学习,亲情都包含在生活里
我们在努力过普通的生活
只想过得更加认真,更加热烈

🔽

生活
如同空气
默然无语,不可或缺
过有滋味的生活
才是世上最难
最了不起的事

…………………………………………………………………

到四姑娘的山

体验生活






我们凯途队二峰全体成员
下山回到成都集体火锅腐败
………………………………………………………………………………
行程
D1:4月30日 晚 重庆到成都高铁,住亚朵酒店。
D2:5月1日 成都乘车至日隆镇,修整适应海拔,海拔3200米,住山友之家客栈。
D3:5月2日 日隆出发徒步至二峰大本营,海拔4200米,住二峰大本营。
D4:5月3日 放弃冲顶,二峰大本营回到日隆镇,住山友之家。
D5:5月4日 日隆镇乘车返回成都,参观金沙遗址,晚高铁回重庆。
……………………………………………………………………………


在路上
可以体会不一样的人生,遇到不一样的自己
最好的一切
总会在路上与自己不期而遇


…… 回到2012年的四姑娘山猫鼻梁